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暧昧三年

暧昧三年


 暧昧三年
  最终,这段感情和这种状态还是走到了尽头。回首,已经三年了!
  记得在分开的前一晚,一起在长沙江边的那家秦皇食府吃晚饭后,我们两个一起去江边小坐。此时,一切都回到刚认识的那种状态,我们之间,不再有亲密了。
  “呵呵,一晃,三年了,你后悔吗?和我认识,和我做那些事情?”我先问出着句话。
  “没什么后悔的啊!刚开始的时候,更多的依赖彼此之间的感情,到后来更多的是彼此身体的碰撞吧!不可否认,和你做那些,我真的很享受!我嫉妒并诅咒你现在和将来的女人!”她还是一如既往的那么狠!不会四川女人都这样吧。
  我是在刚去成都工作的时候认识她的。大学毕业之后就去了成都的一家事业单位。刚上班时候的清闲,无聊与压抑只能靠网络和香烟来发泄。我也喝酒,但是不会一个人去独饮。饮酒时需要气氛和朋友的。一天上网的时候,无聊再次袭上心头,决定找个人聊聊天。于是,漫无目的的搜索着成都的女人。突然,一个叫“如风”的网名映入眼帘。呵呵,我也很喜欢飘逸自在。真能像风一样就好了,无影无形却有真实存在。再一看她的签名:“我嗒嗒的马蹄,是你美丽的错误!”于是,毫不犹豫的,我加了她。结果,我被拒绝了!
  “不加陌生人!”她拒绝的理由。
  “人和人都是由陌生人认识的啊!”我再次加她,呵呵,千万不要逗一个无聊的人。
  “……”她没说什么,依然没有通过。
  “我不想美丽的错过!”我再次坚持发送请求信息。她逗起了我的兴趣,我飞要加到她不可!
  终于,成功了!呵呵,对于自信的有些自负的我来说,越是受挫,就越是要完成。后来,就是这种性格导致了我再赌场上一次次的大输大赢。
  接下来的,就是那些傻呼呼的认识,查户口般的问着问那。
  “小伙子蛮执着啊!”她说
  “我骑着马嗒嗒的向你走来,你却轻易想错过,而我不想!”我说
  “呵呵!你还蛮会说话!”她发着表情说
  认识中,我知道她叫妮,比我大两三岁,在成都另一个区的一家机械部件公司任财务主管,而且她还分管一个厂。我粘糊糊的叫她妮妮,她笑着让我滚一边而去。最后,我们商议决定我叫她妮姐,其实她坚持我叫她如风的。我说太网名了不过亲密。
  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们经常在上班或者下班的时候,在网上聊天。我就是那种可以和一个美女聊一两年却不见面的人。因为,有些人一旦见面了,或者发生了点什么了,就意味着你们要永远结束这种关系了。没有必要为了一次性爱而失去一个异性朋友!因为有些女人只适合和你做朋友,哪怕她很漂亮,很性感。
  我整天无聊的上下班,她却整天忙着忙那!呵呵,如此年轻能混到那个地步一定不简单,我喜欢比较强的人。哪怕她是女人。
  “妮姐!咱都在成都,什么时候我请你吃饭吧!”在拿到第N个月工资之后我说
  “想和我见面吧!网友见面,不觉得俗气吗?”她一语中的
  “没办法啊!我们都是俗人的嘛!再说,大家聊得这么投机,我几乎连你记号来大姨妈,你连我祖上三代的事情都知道了,还算网友吗?”
  “你小子说的也是!那,你来决定吧!”沉默了几分钟之后,她终于开口了
  “女士优先!再说您是忙人,我一个刚参加工作的小青年,有的是闲暇时间啊!”我讨好道
  “呵呵!小伙子蛮有风度哦!那……那就星期六吧!刚好我想去春熙路买点东西。”于是,我们约好在天府广场见。
  周六,稍加收拾,我九点多就到天府广场了。她说她过来需要一个小时。我一个人在广场上闲逛着,看看美女,帮游客拍拍照,或者逗逗别人家的小孩。
  终于,一个女人向我走了过来。
  “你是XXX吧?”她问道
  “你怎么知道是我啊?!”我笑着打量着她问道。她身高1.62米的样子,身材蛮好,前凸后翘的,穿的不是蛮职业,但一看就知道是个肯在自己身上花钱的女人。皮肤还行,呵呵,在成都说皮肤还行换做外地的话就是蛮好了!
  “我在你空间里看过你的照片啊!本来想打电话问你的,后来就发现了有个在广场上无聊晃悠的人长的和你蛮像,估计就是你了!”她笑着说
  “我是为了等你,才装的那么无聊的!这样,你好认出我嘛!”语言上千万不要被对方压制。
  “呵呵,蛮聪明!算打个平手吧!”她笑着说
  “那我蛮荣幸啊!妮姐,咱逛逛吧!”
  于是,两个人超春熙路上晃悠。她果然是个肯在自己身上花钱的人,我像个小跟班儿似地在各衣服专卖店和化妆品店里傻兮兮的等着她。还好,最终,她买的并不是蛮多。也算是对我的一种照顾吧!后来,我问她,“第一次和别人见面就自顾自的逛店子,未免不太好吧!”她反驳说,“一个男人,如果他对你好,却没有耐心,那么这种好肯定是假的,他无非想迅速的想从你身上得到什么,然后再毫不犹豫的甩掉你找下一个目标。”还好,我当时蛮有耐心的!
  中午,两个人在春熙路上那家味千拉面将就了哈。下午一起去了个公园玩。当我们两人走在公园的小路上,看到路人超我们开来的时候,双方都感觉怪怪的。我也脸上发烫,好像我们在偷偷摸摸做什么,怕被人看到一样。后来,每当我们回忆起这一节的时候,都觉得当时蛮傻,蛮尴尬。
  晚上,一起吃火锅。成都的火锅不是盖的!两人吃的都蛮开心,结账的时候,她坚持要AA.我坚决反对,最终拗不过她,她把钱偷偷的赛给了我,让我去结账。
  “既然这样,为什么不明着AA,一人一半呢?”结账之后,我问她
  “你是男人的嘛!面子上的事情,我还是晓得的!”她促狭的笑着说。
  “真是个聪明,识大体的女人!”我赞美道
  “呵呵!马屁少拍!”她笑道
  结束了这顿愉快的晚餐之后,我很绅士的先给她拦了的士,并给了钱。她谢过之后,愉快的坐车回家了。
  就这样,我们保持着断断续续的联系。只是开玩笑的尺度越来越大了。她整体都在忙厂里的事情,财务的进进出出,产品质量的问题,应付各式各样的人。有一天交换了彼此手机号码。我一般不轻易给别人我的号码,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不爽。这样一来,就能QQ加短信联系啦。有时候,遇到什么特殊的事情还有通通电话。我的工作也渐渐步入正规,经常要在四川各地出差。每次,都能遇到一些新奇开心的事情。第一次上海拔4500米以上的地方,第一次去海螺沟看雪山,第一次进入藏区……我都用短信兴奋的和她交流着,就像个在老师面前表现的幼儿园小孩,而她也总是很有耐心,笑着听我一一叙说。在我回来的时候,我们也间或聚一聚。吃吃火锅,逛逛街之类的。
  元旦的时候,单位给每个职工发了一千块的鄂尔多斯购物卷。奶奶的,只能买两条围巾,于是我给我妈和她各买了一条。收到礼物之后,她很兴奋,我知道这点东西对她而言根本算不了什么。她之所以兴奋,可能是因为是我送的吧。
  一个周末,我去她那边玩。晚上七点多一起出去吃饭,那天吃的很开心,彼此都没留意时间。当我们从餐厅出来的时候,才意识到在这个工厂聚集区打的很难,更别说公交了。
  “要不,去我那儿将就一晚上吧!反正你刚回来,明天也不会做事情。”在我们拦了半天车都没有结果之后,她有点赌气的说道。
  “好吧!”我也只能这样同意。于是,就一起朝她家走去,朝我们的第一次走去。
  她没有住在工厂里。毕竟自己是工厂的高管,一个人住比较安逸,也比较方便。走了半个多小时,终于到她住的地方了。她一个人租的单间,比宾馆标间还大,装修的也蛮好,蛮适合单身白领一个人住的。
  “妮姐!就一张床,咱连咋睡啊!难道我和你一起睡?”我不正经的打趣道
  “滚!要不是拦不到车,才不会让你来我住的地方呢!好在我一个人住,也没什么熟人,否则碰到的话就尴尬了。今晚,呵呵,你睡地上!”她边回应着我的打趣,别给我打地铺。
  我也没闲着,在她的屋子里搜索着新奇有意思的东西。最后,眼光定格在了一瓶红酒上。
  “妮姐还蛮有情趣的啊!一个人在家还自斟自饮?”
  “哪儿啊!那是上次山东的顾客送的!他们买了我们五十多万的设备,我看这红酒还行就收下了,要不,才不收呢!别人会以为我占小便宜!”她没看我,边回应边铺地铺。她做事情,很小心。看着她撅着屁股爬在地板上忙着铺地铺,第一次我有一种想扑上去把她压在下面的冲动!
  终于,她弄好了。打开了电脑,让我上网,她进卫生间洗澡去了。咔!锁死了门。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在网站上随意的看着,那些平时看都不看的广告此时却能入得了我眼。什么阴茎增大啊!夜夜高潮啊!……我坐在椅子上,慢慢看着这些。并没有翻她的电脑,没有翻别人东西的习惯。
  咔!门开了!她穿着浴袍走了出来。头上扎着毛巾,看起来分外诱人!我没敢多看她,怕自己把持不住。
  “把红酒开了吧!反正你不来,我一个人也不怎么喝的!”
  于是,我开了红酒,倒了两杯!那晚,我们都喝了一满杯,聊了一些过往的事情,最后,她爬在床上,我躺在地上聊天。我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她聊着,一边玩着手机。突然,我把摄像头对准了爬在床上的她,咔咔,就是几张!
  “你在干什么?!”她一下子叫了起来
  “哈哈!你走光啦!我看到了你的沟沟!”我大声笑着刺激她
  “你这个坏小子!快把手机给我!”
  “我的手机,干嘛给你啊!”我说
  “再不给我,我生气啦!”她假装生气说道
  “气吧!气吧!反正又不是我!”我无奈道
  “你!”她说不过我,只好从床上下来抢手机。我一见她下来了,马上往被窝里钻,把自己捂得紧紧的,把手机藏在被子里。她疯狂的扯着我的手,试图从我手中得到手机。我才没那么傻呢!最后,她看来硬的不行,立马来软的。苦苦哀求啦!说好话啦!拍我马屁啦!不管怎样,我就是不就犯!
  “要不,我亲你一口,你把手机给我好不好!照片好的话,我就不删掉了,不好再删行不行?”她使出这一招。
  我没做回应,她见我在犹豫,就睁大眼睛看着我朝我亲了上来。边亲,边哄我交出手机。我躺着她在上面。向我压力下来。我顿时血脉喷张,一下子就抱住了她,朝他的嘴吻了上去。
  “啊!你干嘛!”她叫着,我趁着她张嘴叫,迅速把自己的舌头伸进了她嘴中,寻找着她的那根。渐渐的,她瘫软了,不再反抗,换成了沉重的呼吸,我一下被这香喷喷的娇喘刺激了。更是紧紧的抱着她,疯狂的吻着,下面早已一柱擎天!渐渐的,她完全失去了反抗,开始轻声的哼着:“嗯………嗯…………”我一边亲着她,爽手也没有闲着,一只手紧紧抱着她,一只手在她背部和屁股上游走着。连个人的身体,就这样紧紧贴在一起,我能感觉到下面跳动的肉棒对她藏在薄薄的浴袍里的神秘地带的刺激。终于,我的手游到了她那块神秘地带里。她小小的内裤早已湿透,从外面都能感觉到那些湿滑。
  “嗯……。不要…………求你了……。不要碰那里………”
  “不要碰哪里啊?”
  “就是…………就是……。那里”
  “那里…………那里是哪里啊?”
  “讨厌!啊……啊……人家好难受……”
  工作关系会很快补完。
  傻子才会放开她!我坚定的朝着她猩红的嘴唇吻了上去,一直游走到她的下巴,脖子,最后到耳根。以前就在《MM公寓》上看到耳根是不少女人的敏感地带。当我超她的耳根舔上去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身体的高频颤抖。就这样,上面咬,舔,吸,含着她的两只耳朵,下面紧贴着下身,一只手在她那里游走着。
  “啊……啊……”最终她快活的叫了起来。
  看着她紧闭着眼睛,满面含春,额头上出着细细的汗,全身潮热。终于,她放弃了抵抗转为投入,享受。她抓着我的头发,把舌头伸进我嘴中和我疯狂的纠缠着,吮吸着。我看时机差不多了,就从下面转过来到她上面。
  “妮姐,我想要你!”我坚定的说着。
  “嗯……”她享受着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我一看这样,就把她从地铺上抱了起来。两人终于上了那张大床。我趁势解开了上衣,脱掉了她的裤子,慢慢退下了那早已湿了一大片的小内裤。那片黑森林下面是早已充血肿起的大阴唇还有中间那粒可爱的小豆豆。我没有立马进去,而是开始了新一轮的刺激。
  费力的扳过她的身体,从后面解开了胸罩的扣子。两只白白丰满的奶子呼之而出。我从她的脖子开始亲起,再到乳沟,然后是两只奶子。一只手捏着一只奶子,一边亲着,含着,咬着乳头,另一只手揉搓着另一支奶子。就这样在两只丰乳之间来回刺激着。慢慢的奶头挺了起来。妮姐也随着我的刺激,不断的闭着眼睛“啊……啊……”的叫着。看着她眉头紧锁,张大嘴巴,想要忍住,可是还是忍不住最终叫出来的样子,我很是享受。此时,她早已开始享受这种令人疯狂的刺激了。
  一看她下面已经出了很多水了,而且她也下意识的超我的下身紧贴着,摩擦着。总攻的时机来啦!我退掉了自己的内裤,露出早已肿胀,不断流出透明液体的鸡鸡,超她的阴核摩擦着,不断发出“哗哗”的声音,妮姐也随着我的摩擦配合的挺懂着下身,嘴里啊……啊……的叫着。终于,我对准着那个因肿胀而微微张开的洞洞,慢慢滑动着,渐渐的全只没入!就这样,我压在她上面,一边和她激情的亲吻,一只手紧扣着她,另一只手激情的在她的背部,屁股游走着,下面也有节奏的抽插着。我每次全根入底的时候,都能插得她“啊……”的大叫起来。毛片上看的东东,终于在这里得到了体验。我九浅一深,时快时慢的抽插着,逗的她密洞里淫水不断,她乖巧的听着我的指挥。我抬起她一条腿,骑在另一只腿上插着;把她双腿架在我的双肩上插着;让她爬着,小狗式从后面进入插着;她在上我在下有她主动的套弄着……屋子里充斥着“啪啪”的撞击声,“咯吱咯吱”的摇床声,我们两人沉重而急促的喘息声,以及她因猛烈刺激而没能人住的叫声。
  “啊……啊……我要死啦!”她大叫着。“啊……”她在这声悠长的尖叫之后,面部扭曲,全身瘫软了下去。她软了,我还硬着呢!终于,在她后面的冲刺中一泻如注,她也迎来了第二次高潮。
  事后,我们两个紧紧的拥在一起,疯狂的亲吻着,我的鸡鸡依然停留在她温暖,湿滑的洞里。最终,在她阴道的紧缩下滑了出来。
  “坏小子,人家被你整的快死掉了!”她在我脸上咬了一口之后说道。
  “我也被你夹的好舒服啊!妮姐,和你做爱真的好舒服,我想每天都能日你!”
  “那你喜欢我吗?”似乎,女人都喜欢问这种问题。
  “当然喜欢你啊!”
  “那你喜欢我什么?”不依不饶的女人
  “我喜欢你的自立,喜欢你的干练,喜欢你的身材,喜欢你有思想,更喜欢你的洞洞……”记住,男人很多时候有些话,说得越露骨越好!女人很多时候就是在这种刺激下缴械投降的!
  就这样,我和妮姐暧昧的在一起了。她比我大,我让她做我老婆,被她婉言拒绝了。说她之前经历了一段失败的感情,不再轻易相信一个男人,和我发生这些也是出乎意外的。不过,真没想过和我做这些会那么舒服。有时候,真的很想要。
  我们就这样保持着这种关系,三年了!一起在武汉江滩激情接吻,在七天宾馆让她体验一次做爱来四次高潮的疯狂感受。第一次口交,第一次肛交……她也越来越放得开,说既然这是生活,那就应该放开来体验。我们换着花式的纠缠在一起,榨取着彼此身体里的点点滴滴。我能在不进入的情况下让她体验高潮。老是拿“再不听话,我买个大香蕉去!”来玩笑的威胁她。在我们的交流下,她吹箫的技术越来越好了,每次都能让我疯狂,而我边抽插边刺激她阴核的绝招更是让她难以招架。三年里,记不得我们在一起抽插了多少次。她高潮时全身抽搐,面部扭曲,悠长而放肆的尖叫无怎么也无法忘记!
  最终,她因为生意关系要到另一个城市发展了。她也和另一个适合和她结婚的男人走到了一起。我也遇到了现在的老婆。我们之间又回到了朋友的位置。
  “妮姐!我想你了!”
  “少来,你不是有老婆吗?”
  “可我还是想插你啊!”
  “呵呵!休想再碰我!”
  “为什么有时候,我一闭眼就想着第一次我和你上床的样子呢?你的娇喘,你流了那么多水,还有你花生米那么大的阴核,你骚骚的淫水味……”
  “混蛋……又来逗人家?”她娇嗔道
  “哈哈哈哈!还说不要我碰你,又发春了吧!”
  “我再也不会上你的当了,也不会那么傻跑那么远和你做那些!”
  “可是,如果,我去你那边玩呢?”
  “再说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