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破女同学处

破女同学处


不多久,由贵子的底裤也被扯脱了,她已成为一丝不挂的姿态,她已无法再作反抗,只是缩手缩脚,将肉体卷成一团。

  她那又长又黑的头发,覆盖著雪白柔软的肌肤,闪著艳光的黑发与那雪白的肌肤,正好形成鲜明的对比。

  就在由贵子闪闪缩缩,全身发抖之际,圭介也三扒两拨,很快脱去了衣服,全裸著身躯。

  「喂,你是第一次看见啦,我的身体好好地让你欣赏一番吧!」圭介说。且伸手去拉由贵子。

  由贵子仍是哆嗦著缩作一团。但是很快被圭介猛力一推,成了仰天的状态。当然,在客厅的一角早已支好了三脚架,那个电视摄影机要拍下这个纪念性的一刻,摄影机也一直在拍摄著。

  圭介绝对不想为了满足自己的性欲而急於上马,他不想立即摘取这朵鲜花。既然经过多年的忍耐与等待,现在他更不必性急。他要冷静地观察,要尽情地慢慢地来欣赏由贵子的肉体美。

  「啊」由贵子抱在胸前的双臂,被圭介左右分开了,她感到羞耻与恐怖,粗声粗气地喘息著。

  「真漂亮的肌肤呀。。。。。。世界上的任何一位女子,都比不上你这麽美呀。。。。。。」圭介也一面紧张地呼吸,一面自言自语。

  但是,由贵子并末因得到圭介的赞美而感到丝毫的开心。当然这些赞美她早已听惯了,她本来就是长得美嘛!

  由於圭介全年对由贵子进行监视,他很清楚由贵子仍是个处女,且除圭介自己以外,她尚未与任何第三者接过吻。假如有那个男人敢於去追求由贵子的话,圭介便会不择任何手段将对手诛杀掉。

  好在与由贵子同时代的男子,也没有一个可以配得上由贵子的美貌,也没有一个人的家庭环境可以与由贵子的门第相匹配。谁都视由贵子为高不可攀的美女,而敬而远之。由贵子除了与男子跳乡土舞蹈时与男子握过手外,便再末有与别的男子拖过手了。

  她那透明似的嫩滑肌肤,就像施了一层白粉般的洁白,连一个疤痕、一粒黑痣也没有。她的肌布如璧玉无瑕、天生丽质,曲线之美,无与伦比。

  她那成熟的一对乳房,呈半月型,向上翘起,既丰满又富有弹性。但是她那有如鲜嫩的樱桃色乳头,也因全身哆嗦而不停地抖动。

  她那纤细的腰肢,柔软的腹部,长方形的肚脐眼、修长的美腿,丰满的臀部,令腿间形成一个丫字形,柔软的耻毛,如烟似雾,隐约可见。

  「喂,你叉开双腿呀!挺起腰身、抱住双膝,让我好好看看你那个神秘的部份呀。。。。。。」

  到如今圭介还不想过多触摸由贵子的肌肤,他很有耐性地等待由贵子自己作出主动。

  「啊,这样太羞耻啦。。。。。。我不能照做。。。。。。」由贵子说。

  「好哇!不能的话,就这样来吧!」圭介从散置在客厅内的由贵子的和服中,取出细小的绳子,开始要将由贵子的脚踝捆绑住。

  「啊。。。。。。求求你,不要绑住我。。。。。。」由贵子扭动腰肢挣扎著。

  但是圭介很快手,很快就将由贵子捆绑了。而且将绑住足踝的绳子左右一拉,分别将绳子绑在柱上及一张大桌的桌脚上予以固定。

  「唉呀。。。。。。可恶!你。。。。。。停手啦。。。。。。」

  由贵子的大腿已被巧妙地分开,任凭她如何用劲挣扎,也不能再闭上了。

  「对啦!这样看得一清二楚。你那神秘部位的最里面也可以看到啦!」圭介说著,抓住由贵子捂著腿间的双手,又绑住她一双手踝,像大字一样地将她拉开。

  「啊。。。。。。不要啦。。。。。。你不要看我。。。。。。」

  身为千金小姐的由贵子,要死要活地感到十分羞耻。

  圭介这时又开亮了客厅内辉煌耀眼的挂灯,特意将电视摄像机的镜头接近由贵子的腿间,进行录影。

  「喂,让我慢慢地观察吧!我要看一下那个部位的形状、颜色、气味。。。。。。」圭介的脸已挨近由贵子的腿间。

  结实的美腿之间的肌肉,冒著一股热气,一种美妙的气味。

  圭介从正面注视著由贵子的腿间,鼓起的耻丘上一片朦胧的耻毛,耻毛之下是一道小小的裂缝。小阴唇呈粉红色,一点皱痕也没有,看上去又滑溜,又富有弹力。

  连那吓得不断收缩的肛门,也被圭介看到了。

  「噢!」极度的羞耻,令到由贵子想喊,但又出不了声。偶然她能感觉到圭介呼向她腿间的鼻息,令她双腿一直哆嗦,细声呻吟起来。

  不久,圭介伸出两个Ⅴ字型的手指,向左右拨开小阴唇来偷看。

  「啊。。。。。。啊。。。。。。」由贵子仍在继续挣扎,被绑住的双腿不停地蠕动著。

  小阴唇内侧的粘膜稍微有点湿润,放射出粉红色的光泽。

  圭介将自己的鼻尖挨近由贵子的耻部,他猛然闻到一股女人的性臭,令他立即将鼻尖擦向由贵子的耻毛。

  「唔。。。。。。」由贵子的腹肌一起一伏地呻吟著。

  尿骚加上汗臭,以及由贵子早上并未冲凉,残留在身上的香水气味,一齐袭向圭介的鼻端,令圭介得到前所未闻的官能刺激。

  圭介摇头晃脑,鼻尖像狗一样在里贝子的耻毛各处擦来擦去,嗅了又嗅。

  「噢。。。。。。你不要这样啦。。。。。。我受不了啦。。。。。。」由贵子频频摇头挣扎,大腿内侧的肌肉不停地抖动哆嗦。同时耻部也不停地收缩,她感觉到圭介的舌头已舐向她的下体。

  圭介的舌头舐向由贵子下体的裂缝,大概尿道口残留著尿液的关系吧,他嗅到了阵阵腥臭,舌头好像受到异味的刺激。

  大概被舐到阴蒂的敏感部位吧,只见由贵子如哭似泣,断断续续地呻吟,大腿内侧在不停地哆嗦,整个肉体不停地挣扎。

  毕竟是敏感部位受到圭介舌头的刺激,由贵子的下体也开始分泌爱液了。

  「湿湿的啦!都是小便的臭昧,让流出的爱汁冲洗乾净你的下体呀。。。。。。」圭介以羞辱的口气对由贵子说。

  而这时的由贵子似乎甚麽也没有听到,她只是不停地呻吟,肌肤不停地起伏。

  「唔」由贵子细声地呻吟一声,她感到下体被异物插入。原来是圭介的中指插进了她的阴道。

  「我说呀!你要准备丧失处女之身啦,可能会很痛吧!」圭介说。他已经观察、欣赏完了,便解开了由贵子被捆绑的手脚。

  由贵子的手脚尽管可以自由活动,但她已经似魂飞魄散,身体仍在哆嗦,她感到孤独无助,只能将被分开的双腿合拢起来。

  然而圭介,又分开了由贵子的大腿,而且将他的下半身压在由贵子的身上。

  接著他在充分勃起的阴茎上,涂上自己的口液,用手托著,朝由贵子的下体挥去。。。。。。

  「哇你停…手,不要。。。。。。」茫然若失的由贵子,也本能地领会到危机的降临,同时亦本能地再度拚命地开始挣扎。

  但是,终於被圭介找到了易於插入的体势,圭介的腰身用力一挺,终於被圭介插入了。

  「噢。。。。。。啊。。。。。。」由贵子感到被撕裂似的剧痛,她喘著气,两手有气无力地想将圭介推开。

  「你不要推我。。。。。。你自己放松点啦!」圭介细声地自言自语,一下子被他插入到底了。

  「啊。。。。。。」圭介的身体完全压在由贵子的身上。由贵子顿觉透不出气,整个身子一下子变得僵硬挺直了。过分的刺痛,她既出不了声,也无力再挣扎了。

  圭介将舌头伸入由贵子张开的口中。由贵子因不停地喊叫,感到口乾舌燥,圭介在她口中乱舐一通。

  圭介接著体味著插入後的肉体感触,以及由贵子身上诱人的体温。不久便开始抽动起来。

  圭介阴茎的根部碰触著由贵子的耻骨,令他感到非常刺激。

  「最妙啦。。。。。。即使躺著不动,这也是最舒服啦!」圭介自言自语著。他的胸部正好压在由贵子丰满的乳房上,那种莫可名状的快感,令圭介的腰身开始有韵律地冲刺。

  「啊。。。。。。噢。。。。。。」由贵子偶然会缩起身体。

  到二十岁才失去处女之身,在现代也许稍为迟些吧!加上由贵子一向洁身自爱,对性欲方面有很大的抑制力,可能反而在潜意识中令自己对注交会产生好奇心理吧!

  加上由贵子也是充分成熟了的肉身,她不仅感到破瓜的痛楚,而且另一方面也许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是,还有稍许的快感吧。

  圭介也正是为了期待由贵子成孰的性爱决感,由此他才会耐心地等待。由贵子虽然是个处女之身,但圭介对她冲刺时,好像并不费力,也毋须多大的技巧。随著圭介腰身的前後挺动,两人的结合部位粘膜的摩擦,还发出阵阵之声浪哩。

  「唔。。。。。。我快要射出去啦。。。。。。你好好地体会一下射精时的快感啦。。。。。。」圭介将交合的动作推向了最高潮,全身立即得到激烈的快感。。。。。。

  由贵子被圭介搞得精疲力尽,一时好似神志昏迷似的不能动弹。

  圭介为了挤出他的全部精液,他也伏在由贵子的身上,停止了一切动作。他吻著由贵子的红唇,闻著她的发香和体香,沉浸在最妙的快感余韵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