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黄蓉和彭长老 完

黄蓉和彭长老 完


 别说是男人,就是黄蓉自己,平日也极少触及这敏感常的地区,即使洗澡,也只是用香巾轻拭,未曾越界深入,因此彭长老只是轻按在那萋萋草原上,未有动作,黄蓉已经震撼得轻抖起来。她这种敏感、青涩反应,让彭长老暗自窃喜,心中暗叹娃儿经验太嫩,只要稍施手段,不难让她全面投降。他食中两指灵活地左右轻拨,就已经把那薄薄一片的小草丛拨开,黄蓉全身上上都细致玲珑过人,就连宝穴,也娇巧得很,而且色泽粉嫩,犹如未开苞的处女。

  「你敢…你不要…」黄蓉别无他法,唯有求饶。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根本生不出任何抗拒的意识,甚至想不到脱身的办法,纵是狡计百出,但脑中空空如也,反应更是像个未经人道的小女子,只能於言语上稍作抗议。

  彭长老理所当然的无视,手继续前探。「帮主,你的阴户很美啊!」彭长老目光痴迷。「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如此紧窄的小洞。噢!如果把阳物插进去,真的是爽死了。但如果不是情场老手,被你一夹就弃甲而逃,精关失守,相信郭大侠一开始和你交欢时,总是不到两三下就泄了…」黄蓉听得愕然,完全不知女体有这麽多学问,几乎冲口而出:「你怎知道?」但那欲言又止的表情,还是出卖了她的内心,惹得彭长老又是一番大笑。

  「可怜的帮主,可能现在还不知高潮是何物。本长老为人为到底,就教教你怎样对付这类特别窄的宝洞,他日你回家到襄阳,教导一下郭大侠,更增夫妻之间的感情。」在淫笑声中,彭长老已是两指灵巧一撑,将那小洞口微微的撑开一道小缝,然後另一手以最灵活的食指轻抵其中,却不是强行插入,而是手指轻震,重复的在那嫩肉之上磨擦。

  黄蓉只感到那最羞人的地方被异物稍稍插入一小截,无处可避,唯有紧张地绷紧肌肉顽抗,想不到对手根本无意硬闯,反而在洞口边缘处大玩花样。虽说是洞边,但触感已经颇为敏锐,频率极高的手指震动,带来像是蚁咬,又是酥麻的奇异感觉,虽然轻微,但却直达脑海中心,似轻实重,既痛苦,又有种莫名快感。

  偏生彭长老的花款又多,黄蓉还未适应被指头撩弄的感觉,他的手法已变,先是由左至右的打圈,指甲还有意无意的轻刮缝间;然後由圆变直,指头上下挑弄,很快就把那片嫩肉弄至充血涨大。黄蓉还是首次被男人这样玩弄,芳心大乱,头脑发热,难忍下身传来的强烈感觉,面上的表情也不住的变化着。由一开始的皱眉,到呼吸开始急速,然後轻咬下唇,似是难抵那又痒又麻的感觉,身体还不自觉地随着彭长老的动左而轻摆柳腰,每骚到痒处,就会忍不住的大声喘气来抑压那娇吟的慾望,同时间眼泛水波,肌肤渐透出一股诱人的嫣红…对黄蓉的身体反应,彭长老自是一清二楚,特别是佳人那迷乱的眼神,已经曝露出她的不知所措。黄蓉越乱,彭长老越是淡定,手指继续挑逗的动作,只是力道及幅度不住的加重,另一双指头技巧地用力,让那小缝一步步的张开,迎接着更深入的动作。黄蓉的呼吸越来越急速了,虽然不愿承认,但一股奇妙的感觉正在不住涨大,提醒着她身体正被自己最讨厌也最害怕的男人侵犯,但快感却在缓慢的滋生着、加剧着…彭长老却於这时施以重重的一击。「美人儿,你的这个地方已经湿了,是不是很有感觉呢?」黄蓉芳心剧震,俏脸绯红,仍自口硬:「你胡说…你…噢!」她无法再说话,因为彭长老的手指已从张大的穴口中插了进去,而且还有是一只,而是两只. 充实刺激感觉无比的强烈,黄蓉只可以用全力的力量及意志来抵抗。彭长老又是另一番感受,他眼看着黄蓉那十只白玉般的脚指随身体的绷紧而屈曲起来,应是刺激难忍,偏偏又为面子及贞洁,强忍着不喊一声,心中的征服慾望高涨得无以复加。他双指不顾一切的向前推进,但被重重嫩肉围困,竟然深入不了,只是稍稍向前,就感到陷入包围,肌肉蠕动的吸啜力,有如一片泥泞,将两指重重紧紧裹着。

  「咦!」以彭长老的阅历,也对黄蓉宝穴的紧与浅大感惊讶。「奇怪…明明已为人妇,还是如此紧窄?」他有意试探,手指轻轻抽回,沿洞边轻抚一圈,又再深入…如此反覆数次,小洞虽有放松的迹像,但始终无法再越雷池,似是已到洞底。

  彭长老的一再试探,却苦了黄蓉。她感到自己好像变成彭长老的玩物,完全不由自己,他手指的每次进退,指尖的每下抚弄,都让那已经发涨的中心渗出层层蜜液。彭长老的抽插速度开始加快,她已经顾不得仪态,身体弓起,形成一个弧形,胸前肉峰更是高高的撑起。黄蓉无法理解为何会有如此强烈的感觉,快感弥漫全身,牵动身体的每分感感觉,就连呼吸也带来悸动,胸前双丸更变得异常敏感,磨擦在衣物上也可以激起强烈的感觉。她面上的表情已分不清是享受还是抗拒,唯一始终坚持的是,宁死不喊一声。

  只是在彭长老的手下,黄蓉的所有抗拒都是徒然。他只不过是往後一抽,手指拔离,黄蓉就从高潮的边缘重重的落下来,就连身体也跌回椅上。她还未认清是什麽回事,彭长老已经戟指再次插进来,而且还较之前任何一次更有力,更深入。一松一插的巨大落差,激起滔天的快意,黄蓉最後防线终告失守,发出一下震天撼地的狂呼。「啊!」彭长老得势不饶人,使出类近高深武学中「轮指封穴」的手法,戟指如刺,连环抽插,虽然速度较真正的「轮指封穴」慢得多,但用在此处已经足够,加上他认穴又准,再一下都直插到最敏感的中心,往往先一下的快感未消,新的一浪又紧接而至,在浪接浪之下,终形成一股无可阻挡的海啸,把美人儿的整个人淹没。

  「唉…呀…别…我…噢…呢…啊…」黄蓉完全不知如何去表达那份感觉,她只是感到很爽、很舒畅,彷佛全身毛孔都在喷出一种名为「快感」的强烈气息。

  她完全忘了身在何处,忘记身份,只懂忘我的夹紧双腿,好留住带来快感的双指,继续温泉那难忘的美意。她深深的呼吸着、呼吸着…回味不已的高潮退去,意识重临。她有点不舍的睁眼,看到一个胖胖的中年男子笑嘻嘻的眼神,立即醒觉现时的反应是何等羞耻的事,震惊地张开双腿,想让那双手指撒退。但这大胆的动作只惹来彭长老的另一番嘲笑。

  「嘻嘻!打开玉门关准备欢迎我吗吗?还想再来一次?」黄蓉不知如何回答,好在彭长老也没有再催迫,抽出手指,临离开前还有洞口轻勾一下,惹得玉人娇睁一眼。但随着,黄蓉的俏面再度红得通透,因为她看到彭长老的手指间赫然连着一丝透明的液体…「美人儿,你可还真湿啊!简直可以用「春潮泛滥」来形容…」招牌的淫笑加上浪语把黄蓉羞辱到极点,更令人难堪的是,彭长老还把手指放到口中吸吮。

  「美人儿真的是美人儿,就连蜜汁也有一点甜味。」黄蓉感到颜面无存,堂堂天下第一大帮帮主,东邪之女,襄阳守城大侠的妻子,天下第一美女,竟然被一双手指插至高潮迭起,此事一旦外传,桃花岛的脸都给她丢清了。

  「美人儿帮主可爽够了,但本长老还未享受过。这回应该到我了吧?」彭长老可不会就这样放过黄蓉,又一次向前迫近。她低着头,视线刚好看到男人长袍下隆起的一大团,实是慌乱到了极点,唯有把头埋得深深的,躲避着视线的接触。

  「帮主放心,本长老担保,绝不会只顾自己快乐,一定会让帮主你尽兴,较之前更畅快淋漓,以後也忘不了本长老的滋味。」此话令黄蓉不由得惊恐起来。

  身体既然已被侵犯,女人最重要的贞洁已经半失,再被奸淫固然羞人,但已经不如之前般难受。但现在身体变得如此「古怪」,仍有股火辣辣的快感存在,任何动作都好像引来酸麻难耐的感觉。方才的快乐尚是记忆犹新,单早手指已让她爽个不停,如果是粗大阳物,她不能担保自己会浪成什麽模样,更害怕的是从此沉沦,从此成为这男人的玩物。

  事实上,只要想想被他再次侵犯的感觉,她就已经全身火烫,小穴再泛春潮。

  她完全不知道如何抗拒,又抑或…根本不想抗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