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胆子挺大

胆子挺大


这天是六月初六日,天气甚为懊热,因此一大早,便有不少人怀着「六月六
日断肠时」心情登上庐山。
因此,不到盏茶时间,吴老实夫妇便打烊到园中去松土、剪枝、施肥,别的
摊贩却扯开嗓门叫卖不已。
晌午时分,吴老实夫妇在厅中用膳,却见一位老人巍颤颤的拄杖来到门口问
道∶「请问,这是吴老实的家吗?」
吴老实刚抬头,立即发现那老人拄杖的右手食指尖悄悄凑上拇指尖形成一个
小圆圈,他立即起身应道∶「我就是吴老实。」
老人道句∶「很好,我总算没走错地方。」
吴老实身子轻轻一震,忙问道∶「老丈,你找我有何贵事?」
「向你请教一件事。」
「天气炎热,请入厅喝口茶再说吧!」
「谢谢!」
入厅之后,吴玉兰立即端椅递茶道∶「老丈请用茶。」
「谢谢!」
吴老实重回座位道∶「老丈,一起来用膳吧!粗饭淡菜,请别嫌弃。」
「谢谢!我用过膳才来此地的。」
「喝口茶吧!」
老人道∶「谢谢!你们继续用膳吧!」
「我已经吃得差不多了,老丈,您请直言吧!」
「听说你们的种花技术高明,我有一位孙子颇想学习,你们可授徒?」
「抱歉!」
「小孙甚为勤快。」
「抱歉!」
「好吧!我该走了。」
「老丈,天气炎热,我这儿尚有客房,你歇会再走吧!」
「不会太打扰吧?」
「不会,愚夫妇正要歇息哩!」
「好吧!」
「请跟我来!」
吴玉兰立即出去关上大门。
老人跟着吴老实进入房间之后,只见房间虽小,却是床、桌、椅俱全,床上
另外铺妥凉席及枕头。
立见吴老实道∶「老丈,此地午后有西晒,我替你放下窗帘吧?」
「好,谢谢你。」
吴老实将窗帘一放,倏地朝老人躬身行礼低声道∶「参见少主。」
哇操!吴老实忙昏头了吗?怎将老人唤成少主呢?
那老人朝椅上一坐,微驼之背部倏地挺得笔直,正好与椅面形成垂直,哇操
!实在有够奇怪。
立见吴玉兰匆匆站在吴老实身旁行礼道∶「参见少主。」
「嗯!有否那人的消息?」
「没有!」
「你们没有偷懒吧!」
吴老实忙道∶「属下不敢,属下蒙主人器重,十年来一直战战兢兢的注意来
往之人,玉兰可以为证。」
「玉兰,你不会袒护你大姐吧?」
哇操!大姐,吴老实是母的?
「禀少主,玉兰敢吗?」
「嘿嘿!很好,玉春。」
「属下在!」
老人嘿嘿一笑,倏地起身解开襟扣。
吴老实身子一震,立即低下头。
「怎么?你不意侍候本少主?」
「属下不敢,只是,外头来往游客甚多,熟识的摊贩亦不少,为了少主的安
危,属下斗胆建议可否┅┅」
「不行,本少主难得有机会出来,宽衣吧!」
「是!」
「玉兰,开启密室,你到厅中防守。」
吴玉兰恭身应是,立即将木床轻轻向内一推。
立听床下传来一阵轻细「轧┅┅」响,一个黝黑的丈馀圆洞赫然呈现在三人
的眼前,吴老实毫不犹豫的迅即钻入。
那老人嘿嘿一笑,立即尾随而入。
吴玉兰暗一咬牙,便低头步回厅中。
笔者利用这段空档补叙这三人的来历,免得各位看官被他们的忽男忽女及忽
老忽年轻,瞧得「雾煞煞」。
这位老人事实上才只有二十二岁,他姓纪名叫天仇,其母纪凤娇情场失意,
所以才替他取了「天仇」名字。
纪凤娇原本是绍兴望族,行道江湖不久,便因为武功卓越及美貌出众,获得
「一枝花」美誉。
可惜,红颜命苦,她居然被一个在庐山一见钟情的男人把肚皮搞大之后,一
走了之,她在身心受创之下,只好返家。
她那双亲在火大之下,不到一年先后「嗝屁」了。
她含恨生下纪天仇,立即再入江湖寻找那位负心郎。
不知是上天故意安排,还是对方有意逃避,她连找六年居然一无所得,为了
调教孩子,她只好返回绍兴。
她带着纪天仇来到庐山太乙室下芦林拜访一代奇人「佛手」池耀亭,经过一
番恳求,池耀亭收了纪天仇。
因为纪凤娇之祖纪天民与池耀亭私交颇深,他岂能不答应呢?
纪凤娇继续的寻找数年之后,仍然没有找到负心郎,她几经检讨,知道负心
郎一定故意回避她。
于是,她命令异中之一对婢女吴玉春及吴玉兰扮成是老实夫妇来此地种花,
一边暗中注意负心郎的行踪。
因为,她知道负心郎甚欣赏庐山佳景,迟早会来此地的。
且说纪天仇由床下暗道进入地下密室之后,只见室中甚暗,朦胧中只看到吴
玉春正在脱去布衫。
他跟着佛手池耀亭练了十五、六年武功,虽然尚未到达「目能夜视」境界,
眼力倒也不弱。
他凝神一瞧,立即看见密室虽窄,却摆着一床一柜、一几及两张小圆椅,几
上另有一盏油灯。
他立即上前引燃油灯。
她羞赧的立即转身道∶「少主,小心被外人瞧见烛光。」
「放心,玉兰在外面守看哩!转身吧!」
「是!」
她一转身,他立即发现她那雪白的半裸趐胸,他的双眼欲焰乍闪,沉声道∶
「把抹胸取掉!」
「是!」
她一取下胸前那个宽布条,一对雪白、高耸的乳房立即雀跃万分的弹跃而出
,他的双眼不由一直。
她羞赧的立即低头而立。
他的呼吸一阵急促,立即上前抓住右乳捏揉着。
她的身子一震,柔顺的任他揩油。
他越摸越冲动,立即褪下她的布裤。
不久,那条平口内裤亦被「驱逐出境」了。
她今年已是二十七岁,身心皆已经发育成熟,加上自幼即练武,这十年来又
勤于种花,那身胴体更显得健美。
他贪婪的遍抚她的胴体,那两片滚烫的嘴唇更是到处吸吮着,尤其双乳及迷
人的桃源胜地更令它们流涟忘返。
她们自幼即被买入纪家,由于她们秀丽乖巧,甚获纪凤娇双亲之欢心,因此
,自幼即蒙他们调教武功。
纪家的遭遇,她们一清二楚,因此,她们毫无怨尤的在此地种花,卖花,更
把收入交给不定期来探听消息的纪凤娇。
此时,纪天仇要吴玉春侍候,她毫不犹豫的答应,不过,她毕竟是头一遭,
因此,难免会羞涩及紧张。
她经过这阵子的揩油之后,全身没来由的觉得燥热及趐痒,因此,她的胴体
不停的轻颤及扭动了。
汗水亦徐徐汨出来了。
呼吸更是急促粗浊了!
他匆匆的脱着衫袍。
她羞赧的上榻躺妥,另以一条白毛巾垫在臀下,双眼一闭,头儿向内一偏,
准备要「挨宰了」。
他将衫袍及内衣裤一脱,立即现出那身白晰,挺拔的身子,他一望见床上的
玉体横陈情形,立即热血沸腾。
胯下那玩意儿颤动更剧了。
他迫不及待的翻身上马。
目标正前方,前进!
他的下身一挺,立即挺入「桃源洞」中。
幽径未曾缘客扫,想不到这一扫居然似撕裂般的疼痛,她的胴体一颤,险些
叫出声来哩!
身为婢女岂有叫痛的馀地,她暗咬贝齿忍下来了。
他亦是初次玩女人,乍遇到这种窄紧的压迫快感,他兴奋的继续向深处挺去
,根本不管她的死活。
「太妙了!太妙了!」
他兴奋的不停顶挺着。
她疼痛不已,冷汗也汨出,却咬牙不吭半声。
大约过了盏茶时间,她由痛得麻木之中逐渐觉得一种怪怪的舒畅,她不由暗
暗的松了一口气。
他却在冲刺及兴奋之中,享受到前所未有的舒适,他在欣喜之馀,更加卖力
的顶挺着了!
她逐渐的体会到「先苦后甘」的道理了。
她不由自主的轻轻迎合着。
可惜,好景不常,她正在觉得「有点味道」之际,他那身子一颤,好似「车
子抛锚」般不停的顿颤着。
她立即觉得洞中深处被一股股水箭喷洒着。
她知道完成任务了。
他吁了一口气,立即下床。
他望见胯间的血迹及臀下毛巾上面的斑斑落红,他愉快的穿上衫袍沿着木梯
离去了哩!
她认命,她自认为是他的泄欲工具,因此,她丝毫不怪他没有留下半句话,
或者是多碰她一下。
她默默的躺在榻上回味方才那种奇妙的滋味。
不久,倏听地面房中传来步声,她知道玉兰要来瞧自己了,她立即挺腰打算
起来穿衣了。
这一挺,倏觉下身一阵剧痛,她不由自主的闷哼一声!
「姐,你怎么啦?」
她一见到玉兰已经掠来,立即取衫遮住下身,道∶「没什么!少主走了?」
「嗯!姐,你歇会吧!」
「我没事!」
说着,羞赧的站了起来。
鲜血及秽物立即沿腿流下。
「姐,你先净身再歇会吧!」
说着,立即放下那桶水匆匆离去。
吴玉春以湿毛巾擦净身子之后,蹲在桶旁小心翼翼的擦洗「桃源洞」,脑海
中一直回荡着方才的苦、甜感受。
从那天起,纪天仇在食髓知味之下,经常「跷班」来此地报到,吴玉春每次
皆温驯的满足他。
他的「作战经验」越来越丰富了,耐力也越来越强了,她逐渐的享受到夫妻
间「鱼水之欢」了。
他来得更勤快了,为了避免被佛手池耀亭或外人发现,他改在深夜来报到,
事了之后再匆匆离去。
这天晚上,他在子丑之交又来报到了,两人一见面,激情的一边搂吻一边宽
衣解带,然后直接上床。
反正夜深人静,他们直接在她的房中「宣战」了。
吴玉兰反而躲入密室去「避难」了。
因为,她今年已经二十五岁了,若在平常人家,老早就出嫁,因此,她实在
受不了那种「噪音」的挑拨。
吴玉春面对他的密集攻击,她毫不示弱的还击着。
她的热情立即激发他的旺盛斗志,隆隆炮声立即传出老远。
大约又过了将近半个时辰,两人「同归于尽」了。
她习惯性的拿着毛巾欲替他擦身,他却搂着她道∶「别忙,师父带着师兄及
师妹外出访友,我可以多留一阵子。」
「少主,练武苦吗?」
「的确很辛苦,不过,已经习惯了,家母最近来过此地吗?」
「十天前刚来过。」
「她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吧?」
「没有!」
「玉春,你为纪家付出不少的心力,我不会亏待你的。」
「谢谢!小婢蒙沐主人厚恩,理该效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