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岛国的妖魔鬼怪也淫荡

岛国的妖魔鬼怪也淫荡


??老实说,日本这样的一个岛国除了地震和变态这两个特产外,还有一样东西特别多。那就是妖魔鬼怪!
  走两步一个山就有个某某神,隔壁某某地就封着一个鬼,这边什么乡有个大犬妖,那边什么湖就有个淫女神。比靠购物街边上的店铺还多,反正你想要什么鬼怪都有。
  这就导致民间有N多什么御前三家,四大退魔家族,八大本枪,里十三家之类的莫名其妙的人来对抗扔个垃圾也能产生的百鬼夜行之类的怪异。
  对抗方法也多种多样,仪式退治这种传统方法有,软弱的会进行活祭品,凶猛点的就真接拿刀上前砍死对方。不说亲自经历,就算只是在旁边看着也觉累啊。
  据某个闲得蛋疼的人的说法,这是因为这个岛国范围天地元气混沌所造成的。我最爱的亲亲淫乱巫女老婆刚好就是这些退魔人员中的一个。
  看着大屏幕里满天乱飞,叮叮咚咚的打个不停的霞和凌音,不得不感叹一下,明明我才是已经转职的非人类,怎么比较这些真正人类来,自己才是战五渣!?
  瞄了一眼屏幕里坐着抽烟的大佬,估计心里也是这样的在打鼓吧?
  「呜哇,这真的是活生生的人类吗?都比得上圣杯召唤出来的从者了!」靠在怀里的干女儿间桐樱将用小嘴温热的红酒喂进我的嘴后,小小的惊呼。
  「呼」胯下跪着的干女儿二号慢慢的将顶进深喉的鸡巴吐出,也发出来感想「除了没有宝具,正面对抗三骑士也不会输吧。」我低头看了看一脸媚态又将我那巨大的龟头又含进嘴里,丁舌缓缓舔着污垢的干女儿凛,嘿嘿怪笑的用肥腿轻轻挤压着凛那被灌进2500毫升牛奶的大肚子,问「凛你也练八极拳的啊,如果你上场,有胜算吗?」「嗯哼,肚子好撑!干爹坏死了!万一漏出来怎么办!」凛一下子吞出龟头,摇动那白嫩嫩的小屁股,只用收缩肌肉就让那个涂满芥末的肛门塞再深入的塞进她自已那粉红娇嫩的小菊花里,轻轻撸着我的鸡巴嗔叫,「啊啊,芥末弄到小屁屁好爽,干爹等下一定要先操我的屁股啊!我上场除了一开始就加持魔术用偷袭发动第一击可能有效果外,也只能用宝石剑作全方位轰炸了。但一进入运动战,胜率肯定是零。」
  「嗯,宝石魔术的确不能这样战斗。」看着屏幕里的霞又玩分身大乱斗,「樱,你呢?」
  「我吗?」樱将一颗葡萄嘴对嘴的喂给我后,苦恼的说,「如果有黑圣杯支援,用黑泥制造地利召唤巨人倒是有相当胜算,但机动不足,霞小姐要走我也挡不住。」
  「哎呀,你们实在太不努力了!你们还好意思吹嘘说自己领悟了第二法第三法的。」我一手拉扯着樱的粉红奶头,一脚踩着凛的淫小穴。
  「啊哼!」两姐妹一起娇喘!
  嚒,我们这些魔术师又不追求战斗力…「我们是通过研究魔术来寻找到达根源之涡的道路啊…」
  「哼哼,别找借口了!当我不知道你们这两条淫荡的小母狗是天才吗?而且第二法第三法都是超强的魔法吧!快学习人家霞和凌音!看人家多厉害!」我更加用力的挖着两个小丫头淫水四溅的小浪穴,继续调笑她们。
  「嚒,干爹您嘲笑人家!」凜又把我的淫臭大鸡巴放到嘴唇上,伸出那丁香小舌像舔雪糕一样痴迷的舔着边说,「明明就知道我们姐妹从还是胎儿时就泡着母狗妈妈背着爸爸偷情时奸夫中出的精液,伴着那些臭精液出生后就是喝着妈妈她的奶拌精液长大的!」
  「而且我们还是儿时就被调教成肉便器呢,在小淫穴还太小塞不下妈妈的奸夫们的大鸡巴时,就学会了舔食肉棒喝精液尿液呢!姐姐后来就是在妈妈举行的母女丼轮奸会上破处三通的!!而我就更可怜了,我被爷爷(虫爷)收养后当天就关进淫虫巢里面,被虫子破处呢,结果变成了不在小淫穴里塞满淫虫就不舒服的体质呢。」樱吃吃淫笑,把削好皮的提子喂入我口中。
  「所以我们俩姐妹还能保持自我意思不变成只知道吸精的肉尿壶就不错了。」「人家霞小姐凌音小姐从小就努力修练,又是天才,当然非常厉害啦!我们姐妹从小就只知道怎么才能从男人的鸡巴里吸出更多更臭的精液,这当然不能比呢。」
  「呵呵,看起来你们这俩贱货好像对这样子的生活很高兴啊?」「嘻嘻,当然很好啊!有个真心爱着我们姐妹的男人——士郎,有无数只想奸淫我们的雄性。多好的生活。」凛一边说一边舔着我的蛋蛋,陶醉的说道。

  「就是呀,嘻嘻,没想到学长这个一心想当正义的伙伴的男人居然有着强烈淫妻癖好啊!」樱也笑吟吟的幸福的说。
  「嗯,估计是当年四战时只有自己一人得救的罪恶感变成了强烈的自我牺牲的自毁性格在我们的引导下转变成了强烈的精神自虐淫妻癖好吧!」凜一边嗅着我鸡巴上的浓烈腥臭一边认真分析着。
  「嘻嘻,没差啦,反正他也开了个大大的后宫嘛,saber酱虽然一开始强烈反抗,现在不也常常故意不带钱吃霸王餐被人轮奸?一天不喝个两公升精液就浑身不舒服呢。上次故意搾干了她身边的男人,她这个英伦之王实在受不了的跑去猪场里被肥猪轮奸喝猪精液啊!而美杜沙就更直接,到藤村组经营的妓院里买身做妓女呢,作为神代有名的美女,生意火爆到不得了!还出席秘密俱乐部的表现,和马交合一直是保留节日啊。」
  「对啊对啊,依莉亚这个怀孕伪萝莉也常去呢!深受变态萝莉控的喜爱啊!
  而且玩的都是超重口的戏码呢,表演猛男操怀孕小萝莉每次都是大轮奸收场呢!
  人造人玩得就是开,普通人根本就受不了的!」凛兴致高昂的八卦起来…「你们姐妹也很好嘛,姐妹都是上流社会上最受欢喜的公用肉便器。」我轻轻拉扯着她俩充血兴奋的阴蒂上的钻石婚戒,这两丫头和男朋友交往后就要士郎亲手将戒指刺穿在自己的阴蒂上,表示两人已经有了归属。
  后来听说士郎的后宫团里所有的美女都要求士郎帮自己的阴蒂刺上订婚戒指表示身心所属。让无数男人心伤不已,虽然能操到她们的小屄高潮迭起,但她们的芳心永远都是系在那个可恶的红色刺猬头身上。这个也是我只能当她俩的鬼父干爹,而当不了她们的主人的原因。
  就在我一边看着同组织的朋友「大佬」被超级色气巨乳忍者袭击,和性奴保镖凌音大打出手的现场直播,一边和亲亲性奴干女儿调情的时候,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一看号码,也是组织同事「总监」。这货是本市警察头头,更多精彩小说就在 www.de_d epa.com据说本来能当上警视总监,结果自己不想当跑到我们这当了个土皇帝。
  「喂,胖子吗?」
  「是啊,大半夜的干嘛?我现在正在操女高中生姐妹边围观大佬那货被霞揍呢。」
  「快来我家,超紧急通知啊!」
  「啊?什么事啊?」
  「你滚过来就行了!」
  「没头没尾的想干什么,喂?喂喂?你妹!挂了!」「好了,乖女儿们,你们的干爹有事情忙了,你们先自己玩吧。」「嚒!!干爹你才操了我们几次,就想跑了!」「就是啊,我肚子才刚被干爹你灌满牛奶呢!你不操操我的小菊花怎么办啊!
  哼。」
  「这不是那边发神经嘛,我有什么办法,要不,你们去院子找我养的那条杂种狗?你们也很熟了,先玩一下吧。哈哈」
  打发了春情荡漾的远坂两姐妹去找杂种狗发泄性欲,我没即时向车库出发,而是向地下室走去。「总监」没头没尾的突然叫我过去,结合「大佬」这货被袭击,让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这货可能是被活捉了,做鱼饵引我们上门受死!
  而根据以前众多不靠谱同事的前科,换上我们任何一个,也肯定乐意坑队友的!反正不会真死,就当让美女仇人减压呗。
  「出来吧。」我来到地下室门前,向身向示意。
  一声高跟鞋脚步声的清响回荡在走郎上。一位蓝色马尾的爆乳低胸白色紧身衣女忍者出现在我的身后。咳,这个不是刺客——虽然我也被很多正义组织订上了,但我可是有着双重身份的男人,表面上俺可是超慈善教育家!——所以这个突然出现的高挑爆乳美女,是我的性奴肉便器外加保镖!对魔忍,八津紫。
  「紫酱,你好像是当值到明天就换班了吧?」身为妖化人类的我一手摸向向这位冷艳美女那弹手的翘臀,一边推开地下室的门。
  「是的,明天贱货就是休息时间。主人您问这个干什么?难道是安排了我去招待客人?鸡巴大不不?最好不是人类哦?」一直猎杀妖魔的对魔忍美女丝毫不介意被我这个妖魔胖子吃豆腐,反而微笑着享受着被抚摸的快感。
  「哼哼,明明都帮你压制了性欲冲动,怎么还是那么淫乱!」我笑着大力一拍紫那被紧身衣勒得浑完的俏臀,「没有安排什么淫活给你这贱货啦。我是担心总监那货故意坑我们啦,估计有什么高手伏击,如果变成了长久战,就会让你的假期泡汤了啦。」

  「啊,好舒服,主人啊,请更加虐待我吧,性虐待最舒服了!」长达一周的当值禁欲让这个本来就有点变态的百合痴女烧坏脑子了,但她倒是还记得自己的职责:「但是,主人啊,如果是担心被袭击,那就更不应该换下我啊,有不死身的我在前面当MT,不是有更大优势吗?」
  「不,不,我才不要为他们这堆无节操的家伙让我的肉便器受伤呢!我要看看是不是猜的那样。真的是被伏击的话,我要换个高机动跑路的。你这贱货防御力和攻击力都得好,但机动性差点,所以干脆让你早点休息吧。去找阿莎姬她们玩不?她们俩姐妹都在政府陪那些老家伙玩呢。最强对魔忍校长姐妹丼,这个轮奸派对可是对魔忍养成学校?五車学園的一大经济来源呢。」「嘻嘻,那些认真修练的学妹们是想不到堂堂对魔忍养成学校?五車学園的理事长就是淫魔一个呢,更想不到美丽的强大的对魔忍最后的宿命就是成为淫乱的妖魔用精液肉便器!」
  「喂喂,你这个贱货不要破坏我的清誉啊!!」我用力的猛扇紫酱那高被紧身衣勒紧的高挺美臀,像赶母猪一样把这个大美妞赶进地下室,「我们五車学园可是一流学校,教授强大的战斗技巧,提供专业的身体保养,还有舒适的环境甚至还提供身体素质的改良课程,还配备专业战斗服。每年都为社会安定提供大量人才呢,在斩妖除魔上有着良好口碑!」
  「嘛,也是呢,我这个妖魔专用射精壶是不会告诉学妹们,她们学习的战斗技能只能清理杂鱼,被精心调理的身体是为了让上位妖魔大人奸淫时更舒服更快乐,被改良肉体也是为了能奉仕更加狂暴的野兽和长期的轮奸啊,而这有着强大保护效果的衣物,其实根本就是调情用品吧?我们的奶子和小淫穴全都被强调出来了呢?」紫酱淫荡的笑着说,任由我把她的美臀扇得拍拍作响,她扭着猫步来到一个由深红触手交织成的肉壁前。
  「哼哼" 那只能说明你们是天生的贱货!我可没有在你学生时代调理过你们这些对魔忍啊!但被我们俘虏了之后,都堕落成母猪了呢。跪下,解除工作模式吧。」我招招手,一条大触手伸过来当椅子,我一肥屁股坐下去,晓起了二郎腿。
  「是" 是" 我的主人大人」紫酱笑吟吟的在我面前跪下,这个平时完全是冷漠美女的对魔女忍,以优雅而流畅的正跪姿势将嘴唇凑到我的皮鞋上。双手点地,两脚並笼的光靠贝齿就将我的皮鞋脱了下来。「啊?主人的味道?母猪最喜欢您了?让下贱的母猪为您服务吧?」
  对魔女忍八津紫,这个母猪正用一种依恋而又幸福的表情嗅着我袜子的气味,伸出刻录着表示性奴的魔纹的粉舌,慢慢的舔着我的脚掌。
  「蠢货,别光顾着舔我啊!」我伸出另一条腿踩到紫酱淫水四溅的嫩穴上,用力碾压。
  「是" 是" 好舒服,请主人再狠狠的调教下流的母猪吧。」紫酱爬前两步,用白嫩贝齿咬着我的臭袜子拉了下来,然后用那雪白的巨乳托着我的肥脚掌,慢慢的吮吸着我的脚指开始了解除工作模式。当吸着我的右脚尾指时,她的脑海深处就响起一个空灵的声音,表示压制性欲的力量开始解开,这是我为了让她这个已经完全堕落淫欲的对魔忍能正常担任保镖而在灵魂上种下的机制。
  当然,这也是她对我完全开放,双方共同制定的,比如现在吮吸脚指的解除方法就是紫酱本人定制的。随着紫酱吮吸的顺序到了姆指,她的身体也变得更加下流,一直充血的粉红奶头变得更加挺硬,挤压着我脚掌的白嫩胸部发热膨胀,雪白的修长美脚不断的磨擵,淫穴甚至高潮的喷出大量的尿液。
  「哈,这个小母猪,才一个礼拜没被轮奸,居然馋成这样!」我笑着看看完全解除工作模式的紫酱,她光是为我舔脚就失禁高潮了,但如果我要安抚这个已经完全被淫欲吞噬了的亲亲小性奴,不操她一整天都不行,现在实在是没时间啊,我再挥挥手,无数触手就卷起双眼反白紫酱,奸淫着她任何一个肉穴,拉入了肉壁之内。
  「好了,我也去找个新保镖才行呢,到底找那个比较好呢?」我也溶进了触手之壁。
  ——————————————
  刚才我也说过,我们这些妖化的人,就算被杀也不会死,其实真正的原因就是我现在所在的地方。我现在在我家房子的地下,是完全的一个由触手组成肉球,依靠吸纳大地邪气为生,其实这才是我的妖化本体。我平时用来活动的只是分身体。就算我们的分身死掉也只是精神回归本体,这也是我们热衷于为美女作死的原因。

  而本体,很大的哦,我的本体现在已经成长为一个两层楼那么大了,其实这是很年轻的了。而且也只是没有什么特别形态的肉球,期望有新的进化呢。我回到本体,是为了找下一个保镖,我有一个习惯,会把喜欢的肉畜养在我的体内。
  刚刚的八津紫酱就已经回收了,而现在,我正在收藏室寻找着新的保镖。
  面前的是两个大透明囊,在里面的是我以前的收藏品,穿着白粉色半透明婚纱的伪娘,曲林静树和宫小路瑞穗!泡在能永保青春的培养液里的两位伪娘,都是以繁殖肉畜为生存目的嫁给了我呢,现在,她们正日常的为我进行配种:一条巨大的鸡巴从她们的透明婚纱裙摆上突出来,她们的肉棒都为了配种而特化了。
  我的触手正刺入静树酱的可爱蛋蛋内,产下大量妖卵和她的伪娘精子相组合。体织也膨胀到弹珠大小。这可几乎撑爆了静树酱那可爱的小蛋蛋,输精管也被一颗颗巨大的妖卵撑出一个个突起!
  而可爱的静树酱在这几乎被撑爆的泄精欲望下吊着白眼疯狂的撸管,拼命的将蛋蛋里面的卵子一颗颗的从自己肉棒的马眼上射出到连接的透明榨精管里,同时不断的享受着无数巨大粗糙触手爆菊轮奸的营养补充。
  「喔!喔!!射出来了,好大!啊!!又!又一!一大堆!蛋蛋!蛋蛋爆炸!
  要爆了!!!主人!!我要死了!!死了!!女爽!!精管裂开了!!卵子!!
  屁屁也爽!!喔喔!!!」
  看着高潮射精不断的可爱的静树酱,我揉了揉她的白色短发,亲了亲这可爱伪娘的粉唇,看向另一个伪娘肉畜。瑞穗酱是培育苗床,静树酱射出来的妖卵通过榨精触手不停的射进了到了瑞穗酱的粉嫩菊花中,产进直肠里等待出生。
  而瑞穗酱的蛋蛋也同时被两条针型触手刺入,分泌的激素刺激得睾丸正疯狂的制造着精子,一股股粘稠浓密的精液正被直接捅进瑞穗酱的马眼,将她肉棒当成淫穴疯狂抽插的透明吸精触手抽出,注入她自己的樱桃小口内,灌入口内的自射浓精填满了肠道后,让出生的小触手得到营养。而成长的小触手就会爬进瑞穗酱的膀胱,从捅进肉棒的另一条触手爬出,成为我本体的一部分!看完我心爱的伪娘收藏,我将目光转向另一边的肉壁,上面正吊着几个仿佛标本的女体,而也是我现在要找的保镖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