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令狐冲后传(下)

令狐冲后传(下)


????????????????????????????????????第三章  禁忌
  “奶奶的,这天怎么说变就变啊!看这样子要下场大的啊!”我回身向靠在
树上休息的师娘说道。
  离开溯州有一个多月了,为了避开官府只有弃车而行小道,两匹高头大马也
换成了一只傻傻的骡子。在过小西天进入陕西的时候我们似乎还没什么问题,可
韩城在哪呢?连着三天我们都好象在这山中转圈子,能吃的东西也早就吃完了,
只有靠每天打些什么野味来充饥。本来倒也没什么,可天越来越冷,师娘的脸色
似乎也越来越憔悴了。
  我知道,师娘的身体是支撑不了多久的,如果再找不到正确的路的话,师娘
一旦病倒,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
  “冲儿,快找个地方避一避吧!要不淋湿了可就惨了。”
  “哦!”我应声跳上了树,四处看了看,“师娘,上面好象有个山洞啊,哎
哟,快跑,雨下来了。”
  蓝凤凰已经和师娘向上面狂奔而去,我也急忙跳下树跟在她们后面。好大的
雨,跑了才没几步,雨水已经将我们淋了个湿透,好不容易跑到山洞,全身已经
象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
  “凤凰儿,你照顾师娘,我到里面看看。”我不敢向湿透的师娘多看,取出
怀中有油布包着的火煤,向里洞走去。
  在吹着火煤前我回身看了她们一眼,“嗯~?”映入眼帘的景象让我的心猛
跳了一下。
  哇,好地方啊!转了几个弯到了一个石室,外面的风已经吹不进来了。地上
的一个角落里铺着干草,另一个角落堆着干柴。
  “这两大缸是什么?”
  “哈哈,是酒啊!”
  还没揭开盖子我就闻到了酒香。虽然不是什么好酒,可对我这个断酒好久的
酒鬼来说,这就是天下最好的酒了,这一定是山里人家的暂居之所。
  “师娘,师娘,凤凰儿,快进来。”我一边喊着一边开始搭柴升火。
  师娘个蓝凤凰进来后也十分的高兴,可我才把火堆燃起,蓝凤凰就把我拖了
出来。
  “干什么啊?”一头的雾水。
  “主子在里面,师娘可怎么将衣服烤干啊!”
  “哦。”恍然大悟。
  “主子将外衣脱下,奴婢去帮你烘干。”
  “嗯~那也只有这样了。”我脱下了衣服:“那你帮我再拿些柴出来,我在
这里也烧一堆。”
  接过了柴禾,蓝凤凰便想留下陪我,我怕师娘的面上不好看,搂过她亲了一
下,在胸口摸了两把,便将她赶了进去。
  “嘿嘿,好象觉得师娘的大啊!”我看着我的手型,回味着进洞时看见的两
个玲珑的身影,“明显的大好多啊!”正在胡思乱想着,一阵冷风打断了我的绮
想。
  这里风怎么这么大啊,冷死我了,我心里暗暗叫苦。
  好不容易把火烧起,可在呼呼山风的威胁下,火苗子扭左晃右毫无热力,我
更是被吹的不停的跳脚。
  “哇!衣服都快结冰了。”赶忙将粘在身上的中衣裤脱下,闭目运功,驱除
身上的寒意。
  “主子,这里冷,师娘让我来叫你进去睡。”不知何时蓝凤凰来到了我的身
后。
  “哦~~”我忙不迭的答应着,赤身穿上刚烘干的长袍冲进了内洞。
  两个世界啊,洞内简直就是春天,我将手上的冰衣服交给蓝凤凰后三步并两
步的跑到酒缸前。
  “师娘你要喝点酒吗?”
  “啊!好啊,我喝点,驱驱体寒。”
  “凤凰儿你要喝吗?”
  “我也喝点。”蓝凤凰凰应道。
  酒很淡,好象是果酒,应该是山里人自己酿的。她们都说好喝,我却觉得太
淡了。
  不一会儿那一大缸就被我们喝了个见底,一个酒嗝上来才知道这酒的后劲竟
不在陈年女儿红之下。
  转眼看去,眼前的两人似乎都已醉态可掬,师娘披在身上的长袍不知何时已
经被她脱去,贴身的中衣勾勒出师娘近乎完美的曲线。
  “冲儿,还有酒吗?怪好喝的啊!”师娘好象已经醉了,拿着碗晃晃悠悠的
走到我的身边找酒。
  一股幽香冲入了我的鼻端,是师娘的体香,心神没来由的一荡,慌忙低下头
去。晕了!映入眼帘的是一双纤细的小腿,秀美的脚趾象是踩在了我的神经上,
分身一下子就暴怒了起来。
  “呜~~没了啊!”师娘似乎很失望,歪着头想了一下,摇摇晃晃在我身边
坐下,嘻嘻的看着我。
  “小家伙,是不是还藏了点酒自己喝?快交出来。”
  “呵呵……呵呵……”我一面努力的镇压着分身的暴乱,一边向蓝凤凰急使
眼色,口里还应付道:“没了、没了……”
  “小滑头,打小就不老实。”脑袋上结结实实的吃了个爆栗,“一定是藏好
了,被我搜出来了,叫你思过一年,不~~两年……”
  “师娘。”蓝凤凰及时的出现了,轻轻的将师娘摇晃的身体推向草垫。
  师娘似乎也没有什么反抗的能力,倒下后口中嘟囔了几声,在蓝凤凰的安慰
声中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
  “主子,师娘已经睡了。”已经赤裸的蓝凤凰的小手抚上了我的分身。
  我不禁暗赞她的乖巧,被师娘刺激起的高涨的欲火已经急不可耐了,我用力
将她推趴在草垫上,双手抓住两片臀肉便将分身挺入了微润的花道。
  涨痛的分身令我的动作愈发的激烈,我已经不在乎是否会吵醒醉了的师娘,
也许,也许我的心里更加希望的是让师娘看见我的勇猛。
  蓝凤凰就跪在师娘的身边迎合着我的抽动,我的眼光渐渐越过了她的身子,
师娘肉光光的小腿令我不可遏止的狂乱运动着,似乎身下的蓝凤凰已经幻化为我
美丽的师娘。禁忌的快感冲击着我的神经,阳精就象火山爆发似的打在了蓝凤凰
的花蕊深处,早已不堪的蓝凤凰也随着我的喷射痉挛的卷起了娇躯。
  我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沉浸在那异样的快感之中,恢复过来的蓝凤凰转过身
来,灵巧的舌头帮我清理我肉棒上的淫液。在分身又一次的涨大时,她又一次的
跪了下来,就跪在了师娘的身上,湿润的阴牝就悬在了师娘的俏脸之上。
  我的喉中不由自主的发出“咯~咯”的声音,一只温暖的小手伸了过来,将
我那红得发紫的肉棒引入了她湿润的花道,我几乎感觉到师娘脸上的温度,肉棒
在此刻膨胀到了极点。
  蓝凤凰在我屏息抽动了几下后,再次转过身来,小手一把抓住我的肉棒,点
向了师娘微微开启的红唇。我好象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任凭她把着肉棒在师
娘的唇上划着圈子,只是摒住了呼吸看着眼前这淫糜的景象。
  龟头已经越过了红唇,叩向了齿间,轻微的刺痛让我哆嗦了一下,平生最快
的一次喷发了。蓝凤凰似乎感觉到了我喷发的迹象,凑上小嘴承接着。我失神的
坐了下来,看着她将我的阳精大部分都吞入了肚中,更将剩下的渡进了师娘的口
中。
  睡梦中的师娘无意识的吞咽着,似乎还意尤未尽的舔了舔嘴唇。
  待我回过神来,蓝凤凰已像以往一样伏在我的跨间,含着我的分身,等待着
伺候我平日夜间睡醒时的发泄。果然,我的分身已经开始膨胀,在她张着小嘴准
备接受我的脔弄时,却发现我的肉棒正离开她的小嘴。
  “主子,还是在奴婢的嘴里弄吧,奴的下面不行了。”蓝凤凰告饶道。
  我笑着坐起身,告诉蓝凤凰说我今天酒喝多了要小解时,蓝凤凰眼中闪过一
阵异样的妖媚:“主子,你就放在奴的嘴里吧,奴接着。”
  “凤凰儿,你这样可是要把我宠坏的。”我心中虽然对她的提议很是意动,
可还是站了起来。
  待我小解回来时,蓝凤凰已经乖巧的将师娘嘴角的痕迹擦去,更是将长袍披
了上去。见我回来,将我拖上了她精心整理的另一个草垛,卷起身子,偎入我的
怀中。
  “主子,既然很喜欢师娘吧,为什么不……?”蓝凤凰似乎也不知道如何形
容。
  “哎!”我不由的叹了口气,“我是师娘带大的。我是孤儿,师娘就象我母
亲一样,我爱她敬她。可有一天,我看师娘就象看你和盈盈一样,觉得她好美。
很想好好的‘爱’她一下,可师娘她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的,刚才的事让
我很兴奋,可以后再也不要这样了,刚才师娘如果醒来,一定会……我现在已经
很后悔了。”我说完已经是冷汗淋漓,不由将蓝凤凰再搂紧了些。
  蓝凤凰似乎还想说些什么,却也只是呢喃了一下,便不再说话。
  次日清晨,我和蓝凤凰早早起来整理妥当。待师娘醒时,似乎也没感觉到任
何的异样。在留下一锭银子感谢那不知名的主人后,我们三人继续向韩城行去。
  天气和这座大山没有再作弄我们,才过中午,我们已到了韩城。稍作休整,
我们便向华山进发,两天后,华山赫然便在眼前。
  上得峰来,三人在过思崖找了很久,也叫了很久,一直到天黑了下来,也没
找到太师叔的一点痕迹,这才失望的回到了“正气堂”。
  望着梁间的“以气御剑”,两壁悬着一柄柄剑鞘黝黑的长剑,似乎还在告诉
我以前的辉煌。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师娘,师娘她已经是满面的泪痕了。我不
想打扰师娘回忆,可更不愿见到师娘流泪。
  “师娘,太师叔既然不在过思崖,我们还是快些赶回杭州,这几天赶路您也
累了,让凤凰扶您去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起程,您看好吗?”说着便向一旁的
蓝凤凰打了个眼色。
  “好吧。”师娘渐渐收住了泪水,“冲儿,你大了。师娘老了,往后不用再
问师娘了,一切你拿主意吧,师娘这以后要靠你照顾了。”说着又向蓝凤凰瞥了
一眼,“回到杭州你便和凤凰成亲吧,这没名没份的。虽说都是江湖儿女,可总
是不好,瞧你们这一路上,也不知道背着我点。”说完,转身向后堂走去,娇红
的脸上还挂着一点晶莹的泪珠。蓝凤凰也红着脸跟了上去。
  我呆在原地,这几日好不容易压制住的对师娘的情思,被师娘这一番话又勾
上了心头。望着师娘愈发柔弱的背影,一时不由痴了。
  当我们回到杭州,恒山弟子早已到齐,黄伯流也斥巨资买下了西湖边上的几
家红楼和客栈。更在进梅庄的路上兴土动木建了两座山庄,互成犄角之势,外表
是两个富商的居处,内里却是别院众人和成高道长的精心布置,不止防卫严密,
机关更是让人胆寒,除非是大军的强攻,先毁了这两个地方,否则可说是鸟也飞
不进。
  盈盈也派人带回消息说她已到了扬州,正在等候日月教八大长老的的来到,
会晚些时候,让我不用担心。其他的却没有消息。
  我安顿好师娘,便让蓝凤凰去联络唐家,一面召齐了众人,将我路上得到的
口供告诉大家。“好了,大家以后就勤练暗器,以便日后却敌。外庄的兄弟以后
就归黄帮主和成高道长统领,大家回去休息吧!”待送走众人,我回身对剩下的
恒山弟子道:“以后大家进出小心,没事不要到外面去。特别是出家的师妹,你
们都先住在后院吧!于嫂带着几个小师妹住在东院,照顾一下我师娘。”
  “仪敏,”
  “在,”仪敏听见我叫,慌忙站了出来。
  “仪清上次犯了错,罚净衣一月,杖击三十。你带下去打了。仪琳,你去看
着。”
  仪清三人下去后,“大家不要怪我这样,我是要给外面的兄弟一个交代。强
敌当前,万不可再生内乱。”
  “师兄,我们知道。”仪和带头说道,众人也附和道。
  “大家能体谅我就好,大家各自回去休息吧!”
  遣散了大家,我慢慢踱回自己的房间,回身正要关门,院中一个俏生生的人
影映入了我的眼帘,抬眼时已站在了我的面前。刹那间,满眼尽是温柔。

             第四章??如愿
  我痴痴的看着眼前的玉人,心跳的如小鹿一般,本以为这是女儿家才有的感
觉。“师娘,”看着师娘带上房门,站在我的面前,口干舌燥之下几乎听不出是
自己的声音,“不知师娘有何吩咐?”
  “我来问你,这是什么?”随着话声,一本发黄的旧书落在了我的眼前,正
是不可不戒送我的新婚礼物《奇淫宝鉴》,我的脑袋轰的一下,一腔的柔情顿时
化成了惶恐。这才想起,师娘现在的卧房正是我和盈盈的新房。
  “这……这是……”我期期艾艾的说不出话来。心中把田伯光骂了个狗血喷
头,“什么不好送,送我这么本书,唉!也怪我自己不小心收好。”
  “这书……这书是我一个朋友送的。我也没怎么看。本想毁了的,可一时忘
了……”定了一下神后,我开始飞速的转动我的脑子应付着眼前的危机,一边说
一边偷偷的察看师娘的反应。
  “咦……!”师娘的脸上并不是想象中的震怒,而是一脸的担心,夹杂着一
点点的羞涩,“你的朋友是那个田伯光吧?他送你书的时候难道没告诉你练习会
带来的后果吗?”
  “什么后果?”我茫然的抬起头。
  师娘转身避开了我的眼光,“书上的‘固阳大法’你练了吗?”
  “嗯,练了一点,也不是很用心思。”我应声道。其实这么好的东西我练的
很是用功,可能都快练到第四重了。不过师娘怎么会知道这功夫的呢?要知道这
可是书的最后才记的功法,若不是仔细看是不会看见的,以师娘的性子怎么会发
现呢?我不由怀疑师娘不是第一次看这本书了。
  “那你练到第几重了?”师娘似乎松了口气,随即又惶声问道。
  “这……弟子也不知道……?”这下我心中的疑惑更深了,师娘似乎对这门
功法知道的不少。
  师娘转过身,盯着我看了好一会,似乎要从我的眼中看出些什么,直看的我
又把抬起的头低了下去。好半晌,才听见师娘幽幽的叹了口气。
  “没想到这本书真的在田伯光手里,唉……!”师娘又是一叹,“你师傅以
前和我说起过这本书和这功法。说这功法看上去只是增加闺房的……乐趣,普通
人也练不到第二重,可内力练至通二脉者便可将此功练将下去,据说练到第六重
者不止在房中……勇猛非凡,内力更可以突破瓶颈,从而达到无坚不催,无往而
不利。至于再练下去会怎样,你师傅也不知道了。你师傅以前一直在找这书,可
是他的‘紫霞神功’练不到二脉,又一直抓不到田伯光,无法知道他是否有这本
书,还有可能是你师傅已经在打‘辟邪剑法’的主意了,所以就放弃了。”
  我听完这话,眼睛不由一亮,“那不很好吗?师娘你担心的又是什么呢?”
  “哎……!你不知道的。这功夫十分的霸道,练过二重天后,便无法停止,
要一直练到九重为止,否则将亢阳入体走火不治。而且……而且练到四重天后,
练者的欲求将日旺,且如果无法令练者……练者……畅意的话,也将爆血而亡,
而练到四重的人阳精极固,若无三五个女子是无法令练者……满意的。”师娘似
乎费了好大的气力才说出了这一番话。
  听着师娘断续的声音。虽然头上已经冒出了冷汗,可还是忍不住偷看了一眼
师娘娇羞的表情。
  “你自小就聪明,又蒙方正大师垂青,习的少林绝学‘易筋经’,想来早已
是打通了二脉了。那天在路上看你擒获那道士的一剑已远非我能想象的。原以为
是少林功法的独到之处,原来是……唉……!看来你是早已练过了二重天了。告
诉师娘,你练到哪里了?”
  “嗯……这个……,可能……这两天就到四重了吧!”我不敢再瞒了,“我
练的满勤的,和凤凰儿在一起进境也满快的,也许……今天,等凤凰儿回来我就
知道了。”
  “那……”师娘沉吟了良久。似乎在做一个决定。
  “冲儿,你是不是……是不是喜欢师娘?”师娘的妖娆的声音在长久的静寂
中象惊雷般击在我的心里。我看向师娘,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山洞里那天,师娘是醉了。可你对师娘做了些什么,师娘都知道!师娘
也听见你后来和蓝凤凰说的话了。”
  我的脑中已经炸成了无数块,每一块都瞬间都化成了师娘娇羞的模样。
  “师娘原来都知道,师娘不怪我,师娘也是喜欢我的。”一把上前将朝思暮
想的人儿拥在了怀中,对着那娇艳的双唇吻了下去。
  师娘一下子软倒在我的怀中,全身就象是没了骨头。根本无力抗拒,任凭我
的舌头叩开了双唇。一时间,我忘记了盈盈,忘记了蓝凤凰,什么都比不上我怀
中的人儿重要。
  当我抬起头,师娘晕红的脸颊已变得苍白,眼中的柔情象要把我化在当中。
  “冲儿,当我再次活过来的时候,本以为可以放下一切,可独独放不下你。
在路上见你和凤凰儿亲热时,总感觉心中酸酸的。那时就知道你在我心中的位置
已不是徒弟这么简单了。在山洞里,你轻薄我的时候……我根本没想到要反抗,
好象还在暗暗欣喜。你后来和她说的话更是让我感到高兴,我知道了你并不是贪
图师娘的身子。”
  “本我也害怕发展下去的后果,可刚才我进门时你看我的那种眼神,让我觉
得我是世上最幸福的人,何况你又遇到了这样的事。可能这就是天意吧!上天让
我活着就是让我做冲儿的女人吧!”
  我不由的再次深深的吻了下去,情火开始慢慢变成了情欲之火。双手也忍不
住在师娘的身上游动起来,虽是隔着衣裳仍然感觉到师娘双乳的硕大。师娘的鼻
中也发出了微微的吟声。
  我不耐慢条斯理的寻找师娘衣上的暗扣,一手运劲将师娘身上的衣物一下撕
了下来,另一手扯下了自己身上的衣服,抱起师娘将她放在了身旁的圆桌上。
  羞不可奈的师娘紧闭着双眼,两手遮掩着根本遮不住的羞处。我抓住那对绵
软的玉足,伸出舌头顺着足尖舔舐着每一根足趾,再慢慢向上舔去。待我舌尖划
过那紧绷的大腿时,随着师娘的一声娇吟,美丽的花道口布上了一层雾水,让我
不由吻了上去。
  “啊……!”师娘提高了音量叫了起来,不停的叫唤着我的名字,双手虚抓
着。
  我起身抓起师娘的大腿,将师娘的臀部拉到桌边。笔直的分身对准了粉红的
花瓣,一下插入了大半。“呜……”师娘的脸一下变得惨白,似乎承受不了我的
巨大。我不敢再动,只是伸手在师娘的身上抚摩着。好一会,看师娘的脸上再次
泛起红霞,我才轻轻的在那温润的花道中抽动起来。
  看着师娘渐渐的随着我的动作而发出动人的娇吟,我也开始加大我的动作,
每一下动作都能让师娘提高音量。师娘的花道比不上盈盈的深邃,也及不上蓝凤
凰的多汁,但花房深处的火热及伦常的错乱却让我感到一种异样的快感。放弃了
所谓的几浅几深,只知道每一下撞击都用上我的全部气力。师娘的双手紧紧抓住
桌沿,丰硕的双乳上下不停的晃动着。
  “冲……儿,停……一下。”师娘开始用颤抖的声音求饶,双手已经扶不住
桌沿,垂了下去。我并不理会师娘的哀求,紧紧抓住她的双腿继续冲刺着。师娘
的高潮瞬间就迸发了出来,龟头就象被沸水给包围了一样,舒爽得我便想立时缴
械投降。
  就在我要爆发的时候,丹田涌出一股强横的内劲,硬生生的将我的阳精逼了
回去,这可是我平时刻意施为才会出现的状况。而师娘已是脸色苍白,似乎连呻
吟也只是鼻间发出的蚊吟,花房中也象是连蠕动的力气都没有了一般,似乎已经
昏死过去。
  我抽出肉棒,看着它愈加狰狞,心知自己已经处在“固阳大法”四重天中,
若无法泄身,可能就会像师娘说的那样走火,可师娘如此模样,是万万禁不起我
的再次驭动的。
  我抱起师娘,将她轻轻的放在了床上。看着那近乎完美的躯体,心中的得意
与爱怜已是无以复加。
  师娘此时似乎缓过劲来,轻轻张开双眼,正迎上我深情的眼睛,不由柔情万
状。
  我不由再次伏身上去,吻上了她的小嘴。师娘热烈的回应着,香舌主动的探
入我的口中纠缠着,并开始轻轻的吮吸着我的唾液。坚挺的肉棒在她的大腿根处
摩挲起来。
  师娘轻唔一声,分开双腿,准备再次承受我的进入。肉棒却沿着她的身体滑
了上来,停在乳间蠕动起来。师娘又是讶意又是害羞,不知道我要干些什么。我
拉过她的双手按向她的双峰,硕大的乳房紧紧的包住了我的肉棒。我开始挺动起
来,紫色的龟头不时从乳间探出,乳间的干涩令龟头传来微微刺痛。
  我手指伸向师娘的嘴中,师娘不自主的含吮着,任凭我的手指在她的口中搅
动着。
  我抽出手指划向龟头,目中流露出哀求的神色,“师娘……”
  “师娘已是冲儿的女人了,还有哪里不是冲儿的呢?”师娘说完放开双乳,
引着我的肉棒向她的红唇探去。师娘的动作生涩,只是轻含着。我一面缓缓的在
她的嘴中抽动,一边指导着师娘如何才能让我舒爽。
  随着师娘渐渐熟练的动作我的肉棒也越送越深,看着师娘的嘴边开始流出的
口水,快感再一次凝聚到了马口。可丹田的那股劲力再次把我送回了起点。而师
娘的口舌也已经酸楚起来。我颓然抽出肉棒,坐倒在床上,只觉得丹田之气开始
有混乱的迹象。
  师娘立时明白了我这时的状况,一手抚着我的肉棒,偎在了我的怀中,“冲
儿,不用怜惜师娘。做了冲儿的女人,师娘就是死过去也是甘心的啊!何况师娘
还行的……”
  我看着师娘那又是泪水又是口水的脸,又摸了摸那已微微肿起的花瓣,“师
娘,这样可不行,我可是希望天天和我的师娘春宵呢!”
  师娘轻啐了我一下,随即又担心的的问道:“那怎么办啊?”
  “我可是要活下去呢。”看着怀中的可人儿我心道:“何况还有盈盈和凤凰
儿呢!我怎么能就这样挂了呢?”
  “对了,凤凰儿怎么还没回来,现在回来不是就解决了吗?要不……”我的
心里陡然升起一个邪恶的想法,“仪琳……还有秦娟……还有这么多的女人在这
院子里呢!”
  我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怎么可以这样,我不由自责着。
  “唔,”我的肉棒在此时再次进入一个柔软的腔体。师娘已伏下身将我的肉
棒含入嘴中,摆动着螓首吞吐起来。我知道以师娘现在的口中技巧是无法让我射
出的,便轻轻的将师娘翘起的雪臀拉到自己的眼前。由于我是坐着的,师娘为了
迎合我的动作而将臀部翘的老高,我双手分开臀肉,那白白嫩嫩,光滑无暇的菊
花呈现在我的眼前。我伸出舌头。舔向那紧闭的菊蕾。
  “啊……!”师娘吐出我的肉棒轻呼道:“冲儿,脏……那里脏。”
  “师娘难道不知道后庭花吗?”我笑道。一手在花道中沾了些淫液,在菊蕾
上轻抹了一下,食指便向内探去。
  师娘全身都颤动起来,肛门处传来的感觉似乎不比前面差,甚至还要刺激一
些,连花道中也有一次火热起来。我也没想到师娘的反应是如此的强烈,开始用
手指在肛道中挖弄起来。
  后庭传来的快意令得师娘无法再含吮我的肉棒,只是呻吟着。
  我抽出手指,起身跪在了师娘的身后,再次插入花道抽动了几下便移向了菊
花蕾,“师娘我要来了!”涨痛的龟头向着菊花挺了进去。
  才将龟头挺进,师娘就全身绷的笔直,张着口强忍着那种开裂般的疼痛。我
也感觉象是被一张小口紧紧的咬住,涨的难受,却也不敢再动,只是双手开始在
师娘的乳间捻动,待师娘慢慢放松才又向内挺进一些。如此这般数次之后,也已
有大半没入了肛道之中,便开始慢慢抽动起来。
  不久,师娘的菊花随着我的抽动开始蠕动起来,紧窄的菊道也象高潮中的花
房般吮吸起肉棒来,火热的程度也毫不逊色。
  师娘跪趴在我身前。狂乱的叫喊起来,异样的快感冲击着她的身体和意志。
我的快感在瞬间爆发了,阳精象箭矢一般打在了师娘的肛道之中,象是要将师娘
射穿了一样,一时间只觉丹田一片清凉,好不惬意。
  师娘也觉得舒服到了极点,软软的趴在了床上。
               
??????????????????????????????????????第五章??反击
  我试着将真气运行了一次,发现内息已经强大的令我不敢想象,心中很是欣
喜。但这个远比不上得到师娘的那种心情。
  师娘还趴在我身前,绽开的菊花还收缩着向外吐着我的阳精。“那是我的阳
精,是我射在师娘的肛道里的,师娘今后就是我的女人了。”我心中狂喜着。
  “师娘……师娘……”我将师娘搂入怀中叫着。
  “嗯……冲儿。”师娘还在享受着刚才那种特殊高潮所带来的余韵中,声音
显得格外的媚惑。
  “师娘……真的是你吗?我真的和你合欢了是吗?”
  师娘一声轻笑:“都占了师娘的身子了还说这话。”
  “不是,我是怕这是梦,梦醒了师娘就又还是我原先的师娘,而不是这样的
了。”
  师娘轻轻的抚着我的鬓角:“师娘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什么都看开了,就是
放不下你这个小滑头。本也只是想你有个宝宝。让我和你们一起享天伦的。可这
段时间以来,渐渐发现,你不再是需要我担心的小滑头了,而是一个会照顾人的
男人了,师娘那时就想,盈盈一定是很幸福的。”
  “尔后这一路而来,你和凤凰把我的心思又撩拨起来了。在经过山洞那一夜
后,我就想啊:我不做冲儿的女人怕是不行了。何况……冲儿这么……勇猛。师
娘从来没这么快活过,后悔没早点就让冲儿知道师娘的心思。”我喜的看着师娘
只是傻笑。
  师娘白了我一眼:“好了,师娘什么都和你说了。以后师娘就把下半生交给
你了!不过在人前你可给我老老实实的。我可不想让人嚼舌。”
  “哎!”我大声应道:“那在人后我就可以不老实了。”说着作势要将师娘
按倒。
  “别别……冲儿。”师娘刚板起的脸一下子变成了惊惶,“冲儿可要怜惜师
娘啊!再……师娘会死的。”“我怎么舍得。”我重将师娘搂入怀中,爱怜的抚
摩着。口中絮絮叨叨的说着不着边的情话。师娘更是敞开了心扉和我说起华山、
师傅还有师妹。
  我拖过被子给渐渐熟睡的师娘盖上。“凤凰儿怎么还不回来?别是遇到了什
么麻烦了吧!”我心中不禁有些担心。起身正要穿衣,门环一响,蓝凤凰走了进
来。
  见我赤裸裸的坐在床沿急忙回身关上房门,口中说道:“主子也真是的,门
也不关好,万一不是我进来,那主子可多尴尬啊!这院里可都是女人,大都还都
出了家,主子皮厚无所谓,她们还不要羞死。”转眼瞥见了地上撕裂的衣服,眼
珠一转向我望来。
  我双手一伸,将蓝凤凰拉入怀中。蓝凤凰斜眼向床上看去。嘻嘻一笑,附在
我耳边道:“果然是师娘,我就知道主子忍不住的。”我将我练的功夫的情况告
诉了她后,便向她问起唐门的情况。
  “唐大小姐现在就在杭州。她也知道朝廷整顿江湖的计划,正准备将她的二
妹嫁给杭州将军的儿子。希望以杭州将军的威望或是势力逃脱朝廷的打压,更想
借着这次的机会成为朝廷在江湖上的代言人。我见她如此心思便不敢向她说些什
么,只是挑些无关要紧的事聊。这才回来想向主子要个主意。”
  “先缓缓吧!毕竟她也要顾着她那一大家子,没理由让她冒这么大的风险,
何况我们在这里也做的很隐秘。一时半会儿朝廷也不会知道。你继续留意他们的
动向吧!来!”说着,我的手微微用力,蓝凤凰就乖巧的俯身含住了我的分身。
  天快亮时,师娘被我和蓝凤凰激烈的动作吵醒。才张开眼,映入眼帘的便是
一对交合着的性器。蓝凤凰正跪在她脸上,而我从蓝凤凰的身后脔干着。淫水四
处飞溅,不时的落在师娘的脸上。“啊!”师娘立时涨红了脸。眼睛却还直直的
看着我和蓝凤凰的交合之处。
  师娘的轻呼让我知道了师娘已经醒来,却不揭穿,只是越发用力的脔干着蓝
凤凰。
  “主子……奴又要泄了……”蓝凤凰颤抖的叫着:“主子……奴要死了……
啊……”随着蓝凤凰一声长叫,今天第五次的泄身让蓝凤凰再也撑不住了,软软
的倒在了师娘的身上。
  师娘被我肉棒抽出时从蓝凤凰体内带出的淫水浇了一脸,正失神间,我的分
身已经抵入了她的口中,抬眼正迎上我的坏笑,娇羞的应着我的动作吞吐起来。
我俯下身去吻向师娘的花瓣,蓝凤凰也挣扎的爬上来和师娘并头,舔舐着我的肉
袋。我很快就爆发了,在师娘的口中爆发了,师娘努力承受着,吞咽着。我抽出
肉棒坐倒在床上,看着蓝凤凰偎了上去,吻上师娘。
  师娘微一抗拒,却迎上我鼓励的眼神,便任由蓝凤凰从她的口中将还未咽下
的阳精吸去。两人口舌纠缠片刻,师娘已是不知所以,忘情的在蓝凤凰的身上抚
摩起来。
  蓝凤凰渐渐向师娘的身下舔去,一口咬上了师娘情动的蜜桃,开始专心舔舐
起来。师娘也自然的吻向蓝凤凰的大腿根处。一时见只听的舌间搅动的声音,景
象真是说不出的淫糜。师娘哪是蓝凤凰的对手,不一会儿就绷紧了双腿,败下阵
来。蓝凤凰紧贴着她的蜜壶,将喷发的淫液尽数吞了下去。
  我起身穿衣,吻了吻还在喘息的二人:“师娘,您再睡会。凤凰儿,好好照
顾师娘,我去杭州府看看,很快就回来。”也不待二人反对便走了出去。心中却
是希望二人好好聊聊。以蓝凤凰现在的性格,一定能让两人亲密无间的。
  走到前院,仪清正忙着打水洗衣。,仪敏却带着大家练剑。我一怔,才想起仪
清正受罚,见她步履蹒跚心知昨天打的不轻。走到她身边,从怀中摸出一粒“小
还丹”塞入她的手中。
  “师妹,师兄这样做也是不得已。万望你能谅解。待强敌一去,师兄再向你
请罪。”
  “掌门师兄说的哪里话来,仪清犯戒自当受罚,师兄此举实是爱护于我…”
  我见她明白,心下甚是欣慰,转头向仪敏道:“仪敏师妹,你带大家多练练
剑阵。日后遇敌便七人一组,万不可各自作战。”说完,摆摆手便行了出去。
  一路打听,行到杭州府衙,绕到后门一跃而入。一路小心才躲在了后堂的梁
上,才稳住身形就听脚步声响,一行人走了进来。“五个人,没有高手。”我听
的仔细,便探头向下看去,“咦!有六人,居然有一人的脚步我都听不见。是哪
一个?”
  居中坐着的自然是杭州知府,方正的脸上三缕长须。虽颇有官威,可眼色浑
浊,一看便是体虚气弱。不是他。
  身后一脸精干的想必是他的师爷。也不象。
  上位是一个身穿铠甲的将军,看他的服色想必就是杭州将军李玉杰了,虽孔
武却也不象。
  “是他了,”看到李玉杰的下首,不由一惊。这是什么人?
  宽宽的太师椅上缩着一个人。怀中抱着一件兵器,又象刀,又似剑。虽是缩
着,可全身就象待发的弓箭。他不是中原人,这是我看他的感觉。虽然他并没有
什么和我不一样的地方,可我总觉得他身上有些什么是和我不一样的。
  “啊!是倭人!”我陡然记起向大哥和我说过的这个远在海外的民族。什么
忍者啊!什么刀流啊!什么道啊的!还记得向大哥说过的:这个民族不可小视,
他们不懂武功,却心志坚忍。将杀人的方法推向了高峰。是天生的杀手。
  我收摄心神向左边二人看去,却是两个道士。看衣服应该和灵心是师兄弟,
武功也似乎和灵心在伯仲之间。
  “王大人,李将军。”一个道士站起身道:“小道灵骨,这是我师弟灵意,
奉魏公之令前来询问二位,杭州城里的铁剑门是否已经归附朝廷。若没有是否需
要我师兄弟相助。若已收服,便让我二人带着这位伊藤先生前往湘西,助我大师
兄灭了排教。”
  “道长,坐下说话。”这位王大人摆了摆手:“铁剑门不足为患,伊藤先生
已经将铁剑门灭了。倒是近日唐门的大小姐欲与李将军结亲,李将军生怕其中有
诈,想留伊藤先生帮个手。”
  “这……”灵骨低头沉吟着。
  我在梁上衡量了一下利弊,一跃而下,拔剑便向那个什么伊藤刺去。心想解
决了他,其他的就不足为惧了。
  “当……”果然是高手,在仓促间他居然架住了我的剑。可身下的椅子却禁
不住我的力量,“哗”的一声碎了开去。
  “什么人?!”李玉杰起身护在了知府的身前。
  我更不答话,一剑紧似一剑向伊藤刺去。伊藤左挡右架,虽是狼狈万分,却
也将我的剑尽数挡了下来。
  “天地无极,万法乾坤……重。”随着话音。一张黄符在我面前飘落。
  手上一沉,顺手的长剑突然变得沉重异常,刺到中途便向下落去。伊藤一见
我慢了下来,立时回手一刀便向我眉间劈来。刀锋未到,刀气已直刺眼眉。我心
知是着了两个道士的法术了,忙弃剑后跃,从怀中掏出一把制钱便回首向二人撒
去。
  “天地无极,万法乾坤……护。”我打出的制钱象长了眼睛一般,都打在了
已经漫天飞舞的黄符上。我心知不妙,解决不了这两个道士再让他们施出什么古
怪的法术可就大大不妙了。
  我又撒出一把制钱挡住了追击而来的伊藤,回身便向外逸去。在花园里绕了
个圈子,才摆脱了伊藤的追踪。
  又在园里躲了片刻,决定再杀回去。想来他们也猜不到我还敢回去。何况不
杀了那些人,事情迟早会连累到梅庄的众位兄弟。在地上拣了根树枝,又从怀中
掏出一把制钱和一锭银子,悄悄的又潜到了后堂。
  “再三剑,我死。”才靠近内堂就听见一个怪异的声音。该是那个伊藤吧!
  “二位大人都不知道刚才的是谁吗。”灵骨问道。似乎两人都摇了摇头,又
听见灵骨道:“杭州城有如此高手,还请李将军派出军中高手保护二位的安全。
我和师弟先去京城找二师兄。他来了必能制住……”
  我听好了大家的方位,似乎和刚才没什么改变。左足一点,跃向厅口,夹杂
着银子的值钱向最近的灵意掷去,右足再一点地,手中的树枝闪电般的向灵骨喉
中挑去。瞬间的巨变让灵骨连惊谔的时间都没有便被我刺穿了咽喉。
  随身而来的刀锋让我没有时间拔出树枝,只有顺势前跃。刀锋也如影随行的
跟了上来,竟让我无法转身。无耐之下只有顺手抓住英勇挡在知府身前的将军大
人向后甩去,就势一滚才转过身来。
  刹时间鲜血四溅。将军竟被一刀两断了,肝肠之物掉了一地。我忍住恶心看
了一眼全场,定下心来。
  灵意和他的师兄一样倒在了地上,胸腹凹进了一块,想来便是那锭二两的银
子。“二两啊!不知道能喝多少酒啊!”知府大人和师爷早在角落大吐特吐,唯
一的威胁就是眼前横刀浴血的伊藤了。
  我抄起一张椅子将椅脚扯下握在手中,全当剑使。虽说粗了点,可也够了。
  “哈……”伊藤一声断喝,举刀向我当头劈下,颇像拳脚功夫中的“独劈华
山”,气势却是比开始弱了许多,也慢了不少。
  我椅腿晃动,接连击中他的太阳穴。刀刃还未到我的头顶,人便倒了下去。
  我俯身点了他的穴道将他拎在手中,这才回身道:“王大人是吧!”
  “是……是……下官王文灿,大侠……有什么吩咐!”王知府颤声道。
  “大人客气了。我今天来过的事我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
  “大侠放心,下官万不敢向别人提起此事。”
  “那这些人怎么办……”
  “啊!!这个……两位道长已带了伊藤先生走了。至于李将军嘛……,本府
派他外出公干了。”
  “好……,王大人决策果断,定可加官进爵,长命百岁。”我见这个知府如
此快的时间做出决断,不由也是十分佩服。
  “不过……”我的眼睛望向早已晕厥的师爷。
  “大侠再请安心,师爷的身家性命都在下官的手中。他是一定不敢说的。”
  “哦…那在下就祝大人全家安康了,对了,这里可就要靠大人收拾一下了。
哈哈。”
  我说完就带着手中的伊藤,听着身后传来的狂呕声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