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60岁和40岁

60岁和40岁


????我们坐在桌边,我伸长了脖子看着舞池里跳舞的男女,而她则一边使劲喝着她的伏特加酒,一边也向舞池里张望着。其实,她并不是在看跳舞的男女,她只关注其中的一个舞者,一个高大、帅气的30岁男人。
  自从我的脚骨折以后,那男人就成了我妻子曼迪摩尔的固定舞伴儿。看他们俩那种异性相吸的亲密样子,在银宫夜总会跳舞的每一个人,包括我在内,都知道他们早晚会上床的。但是,曼迪摩尔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而那个名叫托比的男人即使想到了,也不敢奢望能把那种想法变成现实。
  在过去的15年里,曼迪摩尔和我至少每月去银宫夜总会玩两次。曼迪非常喜欢跳舞,而我则对跳舞不怎么感冒,但为了让她高兴我还是经常陪她来这里跳舞。
  ***    ***    ***    ***
????和曼迪摩尔相识的时候,我已经是个中年人了,但我们的感情仍然发展得很快,最后我主动向她求婚了。每一个认识我的人,对,是每一个人,都对我发出了警告,警告我千万不要和曼迪结婚。我知道他们说得都对,但曼迪那时实在太吸引我了,让我心甘情愿地为她做任何事情。
  我也曾经许多次警告过她,说我们之间有20岁的年龄差距,这在以后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问题,但是她回答说:「你就别废话了!你就告诉我,你到底爱不爱我吧?如果你现在爱我,那你以后也要爱我,这就是我要的一切。」
  她说的至少有一部分是没错的,我的确非常爱她,以后我也会一直爱她,甚至比现在还要爱她。但反对我们结婚的人也没有错,现在我就处于我早就预料到的尴尬境地,只是曼迪摩尔一直没有被大家和我说服而已。
  我已经60岁了,而曼迪却只有40岁,如果没有那个蓝色小药片伟哥的帮助,我是根本无法勃起的,而那个小药片也不是每次都管用。更糟糕的是,曼迪正处于性欲极其旺盛、需求特别多的年龄段,虽然她并不承认,但我知道她一直处于性饥渴之中。
  经过长时间艰难的思索,我最后郑重地告诉曼迪说,这样让她忍受生活的痛苦是不公平的,我愿意给她自由。曼迪摩尔听完我一本正经的话哈哈大笑起来,说别像这样轻易就把她从家里打发走,「我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的,但我因为非常爱你才跟你结婚的,所以,你就别再想什么混蛋主意把我从你身边赶走了。」
  几周以后,我发现每周总有两、三天曼迪表现得有些烦躁、易怒,我知道那是什么原因引起的,所以,我再次坐下来,认真地告诉她,必须要对引起她烦躁不安的原因引起注意了。
  「我真诚地希望你找个情人,那并不算是对我的背叛,亲爱的,因为那是得到我允许和祝福的。你需要注意的只是别太投入感情就好,我还是会一如既往地爱你的,我希望你不要整天被性欲折磨得烦躁不安。」
  她亲吻着我,感谢我对她如此爱怜、如此宽宏,「但我还是不能那样做,我的宝贝,我是属于你的,身体和灵魂都是你一个人的。」
  不久以后,我的一次以外受伤更加打击了她的情绪,因为我不但无法和她做爱,甚至都无法做她非常喜欢的另一件事情——和她跳舞。有一次我在拴马的时候被马踩断了脚骨,至今已经一个多月了,仍然不能正常走路。
  尽管如此,我还是每个周末都带曼迪去银宫夜总会跳舞,虽然我的脚断了,起码她还可以和别人跳,这样开心的时光可以缓解她心中的烦闷。曼迪摩尔是个非常漂亮、性感的女人,所以在舞厅里并不缺少舞伴儿,有很多男人都积极地邀请她跳舞。无论是哪个男人来邀请她,曼迪一般都不会拒绝,但我注意到,她总把跳慢舞的机会留给那个叫托比的男人,特别是在跳那种舞伴儿可以紧紧拥抱在一起慢慢摇的舞曲。
  同时,我还注意到她时常和托比走出舞厅去吸吸新鲜空气。他们出去的时间并不长,应该不会有什么别的事情发生,这让我多少有一些失望。每次从夜总会回到家,我都有些无奈地躺在床上,看着曼迪在卧室里进出的欢快脚步,心里总不免诅咒自己无法带给她更多的快乐。
  ***    ***    ***    ***
????我再次伸长脖子朝舞池里看了看,又转头看着正对着舞池里跳舞的男女发呆的曼迪说道:「曼迪,去吧,去找他吧。我知道你想去,你也明白那对我没什么伤害。请你去做好吗?如果不想为你自己做,那你就为了我去做吧。看着你不开心的样子,还真不如杀了我算了。」
  她转过脸,微笑着看着我,说道:「抱歉,我的宝贝,你说得对,我确实想去,但是,尽管你说你不在乎,可是事情总是那样,一旦真的发生了,你一定会非常在意的。我可不愿意冒那样的风险,我必须确保没有一点危害才可以。」
  那天晚上在开车回家的路上,我一直思考着曼迪摩尔说过的话。回到家躺到床上,感觉身边的她翻来覆去,我再次思考着她刚才说过的话。
  第二天早上,我跑到外面去做了一些安排,然后给托比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我要出门去办几天事情,希望雇佣他在我不在家的时候帮我打理一下我的股票帐户,并照顾一下曼迪摩尔的生活。
  「把家里的一切都交给她来打理,还真是有点难为她呢。」
  我说道。
  「没问题啊,很高兴能有机会帮你照顾曼迪,你就放心吧。」
  托比在电话里热情地说道。
  从外面回到家,我把这事告诉了曼迪摩尔,她有些不解地看着我问道:「你在干什么啊?」
  我微笑着对她说道:「我给你个机会,让你在我不在场的情况下做你想做的任何事情。如果你不想做,那也没关系,反正在我脑子里,我一直相信你肯定是做过了,而且,我会像你做过了那样来对待你。我要离开家4天,你开心的生活吧。记住,我爱你,永远都爱你。」
  我收拾了一下在外面住所需要的东西,把行李装在我的小货车的车厢里。时间不长,托比就到了,我带着他在屋子里转了转,告诉他该做些什么。然后,我和曼迪摩尔吻别,就开着我的车离开了家。
  其实,我并没有什么地方好去,但为了给曼迪提供一次机会,我只能假装出去旅行。开车走出不长一段路后,就到了离我家不远的一个小山坡上,我已经提前在那里找好了一个藏身的地方。我一直比较喜欢打猎,养成了作为一个猎人所必须的耐心。躲在我的事先找好的藏身地点,我拿出了双筒高倍望远镜朝我家那边观望着。
  我看到,曼迪摩尔正在洗衣房里晾着刚洗好的衣服,托比则在给我的马喂料喂水。到了晚上,我看到他们一起坐在门廊前吃着晚饭、聊着天,后来,托比就去了马厩。
  曼迪摩尔收拾完吃晚饭用的盘碗之后,又在皎洁的月光下坐了一会儿,然后也起身朝马厩走去。我继续观察了大约一个小时,她还没有从马厩里走出来,我知道可能发生了什么事情,便微微一笑,钻进我的睡袋里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当我再次用望远镜朝我家观望的时候,正好看见曼迪摩尔赤裸着身体从马厩里走出来,回到了我们的大房子里。5分钟以后,托比只穿着一条内裤,也从马厩出来走进了大房子。
  透过厨房的窗户,我看见曼迪摩尔依然是一丝不挂,正在为托比准备早餐。
  他们一起在门廊前吃完了早餐,然后曼迪就牵着托比的手,一起走进了房间里,我估计他们应该是去卧室了。
  我等了大约10分钟,然后拿出我的手机,拨了家里的电话号码。铃声响了5声以后,曼迪才接起了电话,只说了声「HELLO」就不吭声了。我问道:「亲爱的,你正在做着呢吗?」
  她回答:「你真是个邪恶的家伙!但我爱你。不,我没有在做着,我不得不停止吸吮他的阴茎来接你的电话,他正等着我回卧室去继续我的工作呢。我真诚地希望你以前说的话是真的,当你回到家的时候,不会在意我成为托比的淫贱女人。我想问你,当你决定促使我和托比的事情的时候,知道不知道托比的阴茎简直就跟马的家伙那么大?我估计他没时间帮你做股票交易了,我的宝贝,因为在你回家之前,我不想让他离开卧室半步。好了,我以后再跟你聊吧,宝贝,我得回到他身边去了,我可不想让那根雄壮、漂亮的大肉棒等得软下去。我爱你,宝贝,而且,我的宝贝——我非常感谢你!」
  我也有个好消息要和她分享,可是还没等我说出一个字,她就把电话挂了。
  我是想告诉她,刚才在和她通话的时候,我的阴茎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这是一年多来在不吃伟哥情况下,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我满心欢喜地收拾起宿营的东西,决定前往海伦那,在那里待上三天,拜访几个朋友。
  ***    ***    ***    ***
????从海伦那回来,在离家还有5英里的时候,我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告诉曼迪摩尔我就要到家了,好给她一些时间做准备。到家的时候,托比正在马厩里给马喂水,曼迪则坐在门廊的阴凉下静静地看着书。我刚一进院子,曼迪就兴奋地跑过来拥抱住我,给了我一个长时间的亲吻。然后,她松开我,后退了几步端详着我,问道:「你一切都好吗,我的宝贝?」
  我对她微笑着说道:「回头没人的时候我们再好好聊,不过,当然,我们俩都一切都好,不是吗?」
  我把这几天雇佣托比的工钱付给他,他告诉我如果需要帮助的话可以随时给他打电话,曼迪听他这么说,不禁脸红了起来。看着托比开着他的小货车离开了我家,我和曼迪手挽着手一起走进了房子。
  我对曼迪说道:「在你告诉我所有的细节之前,我要先告诉你一件事情。那天,就是我离开家的第一天,在我给你打电话听你告诉我你正在做什么的时候,我不由自主地硬了起来。这在最近一年里,在不吃药的情况下,可是第一有这样的反应啊。所以,你必须告诉我所有的细节,一丁点都不要遗漏。我想看看会有什么样的事情发生。」
  曼迪告诉我了所有的细节。在我离开家的那四天里,他们几乎从没有停止做爱。但托比是个守信用的人,他总是在和曼迪缠绵之后,尽可能抽出时间做我交代给他的各种事务。但让我和曼迪感觉失望的是,他们的激情故事并没有让我勃起。
  「也许上次你勃起,是因为我们通话时我正在和他做着。」
  曼迪说道。
  我考虑着这个问题,认为她说的有道理,「那么,你打算什么再见他?」
  我问道。
  她的脸笼罩在忧郁中,回答道:「不会再见了。」
  「哦,为什么呢?」
  「上次我那样做,是因为你不在家。我不敢想象,把你一个人留在家里,我自己跑出去约会,然后再若无其事地回到你身边。」
  「可是,如果这样可以让我勃起呢?是你告诉我说,当我回到家的时候,你就变成了托比的淫贱女人,难道那只是随便说说的吗?你到底是不是他的淫贱女人呢?」
  她扭头看着别处,说道:「是的,我是他那根粗大鸡巴的淫贱女人,绝对是的,因为我让他对我干了所有他想干的事情,可是,现在你回来了啊。」
  我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不是说,如果我每周离开家两、三天的话,他就可以在我离开的时间里和你肏屄,其他时间不行,是吗?」
  「好吧好吧,我的确想跟他肏屄,可以了吧?」
  我笑着说道:「这就对了。这才是我们需要做的。」
  第二天早上,曼迪给托比打了电话,安排晚上见面的时间和地点。晚上,当她到达托比租住的房子跟前的时候,立刻用手机我打电话告诉了我。我等了10分钟,然后回拨过去。
  「喂,你好。」
  「在享受快乐吗?」
  「噢,是啊,宝贝,我好想你。」
  「他已经进入你身体了吗?」
  「是的。」
  「你吸吮他的阴茎了吗?」
  「是啊,吸吮了。」
  「过一会儿你还要吸吮吗?」
  「当然啊,我的宝贝,你知道我会的。」
  「很好。告诉你啊,我现在已经硬起来了。你好好玩吧,好好享受,完事后赶快回家。」
  曼迪摩尔两个小时以后才回到家,这时我的阴茎已经软下去了。
  「噢,我的宝贝!」
  曼迪叫道,「我急着往家赶呢,亲爱的,真的,我的确尽量早地赶回来。」
  我耸了耸肩膀,说道:「不,这不是你的错,我亲爱的。即使你挂上电话后就马上赶回来,也不一定就能让我保持勃起的状态。我只硬了大约15到20分钟,然后就软了。」
  她看着我沉思了很长时间,说道:「就20分钟吗?」
  ***    ***    ***    ***
????曼迪摩尔喘息着、呻吟着、哭喊着,她的身体扭曲着、颤抖着,任凭托比巨大的阴茎在她湿润、火热的阴道里肆意抽插着。我躲在卧室的壁橱里,偷看这样的场面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他们似乎仍然没有停止或者减速迹象。
  那天晚上,曼迪摩尔沉思了很长时间,终于同意当着我的面和托比做爱,但一定要我躲在卧室的壁橱里偷看他们。就这样,我们安排了第一次在我不离开家的情况下,请托比到我家里来肏我妻子。
  托比来了以后,曼迪没有再浪费时间跟他寒暄,直接把他带进了卧室,扒光他的衣服,把他推倒在床上,然后就跨骑在他身上。在这期间,曼迪的眼睛不时地朝壁橱这边看过来,因为她知道我正目不转睛地盯着她。当托比在她的嘴里射精后,她朝壁橱转过头来,我看到一缕精液顺着她的嘴角淌了下来。
  曼迪看着我这个方向,抬手将流到下巴的精液抹起来放进嘴里,接着就把满嘴的精液咽了下去。然后,她再次将托比的阴茎含在嘴里吸吮着,直到它重新坚硬起来。曼迪吐出阴茎,仰身躺在床上,尽量张开大腿,等着托比来使用她的身体,并带给她更多更强烈的性欲享受。
  托比趴在曼迪的身上,巨大的阴茎再次插进她那娇小、紧窄的阴道里,使劲抽插起来。只过了几分钟,曼迪就似乎已经忘记了我的存在,她大声地呻吟着要托比使劲肏她,她的身体在连续不断的高潮中颤抖着、痉挛着。
  看着如此淫荡刺激的场面,我的阴茎迅速地膨胀、勃起,像铁棒般坚硬了。
  我再也忍不住了,就按照事先和曼迪的约定,掏出手机拨通了家里的电话。铃声响了7下后,曼迪才从性欲恍惚中清醒过来,赶快跑出卧室接了电话。
  我没有说一个字,但曼迪知道是我的电话,也知道该怎么做,只听她说道:「是啊,我的宝贝,我正等着你回来呢。」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曼迪跑回卧室,对托比说道:「不好,你必须马上离开,我丈夫很快就要到家了。」
  托比马上跳下了床,懊恼地说道:「真该死,我就要射精了啊。」
  曼迪说:「抱歉啊,我的爱人,下次我一定让你好好满足一下。有时间的话我一定给你打电话约你。」
  托比刚刚离开卧室,我就从壁橱了跑了出来。等送托比出门的曼迪刚一回到卧室,我们立刻拥抱着躺到床上,我把坚硬的阴茎使劲插进她那刚刚被托庇肏得无比湿润的阴道里,迅猛地抽插起来。我们肏了半个多小时,直到我把精液射进曼迪的阴道里才停了下来。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夫妻的性生活过得非常好。我的性欲被重新激发出来,在不吃药的情况下,仍然可以每周做爱两到三次。后来,托庇显得有些嚣张了,常常强求曼迪和他做爱,让曼迪有些气恼,不得不放弃了和他的关系。
  于是,在后来的六个月里,我重新开始服用伟哥,而这个蓝色的小药丸也只能让我每周勃起一次。我有点想念托比了,噢上帝啊,我太想念他了。
  在曼迪和托比分手两个月以后,我们重新又回到银宫夜总会去跳舞。跟往常一样,我还是坐在座位上看着曼迪在舞池里旋转,她已经在舞池里待了20多分钟了。虽然我的脚伤已经痊愈,但还是不能过多活动。
  一曲结束,曼迪从舞池返回我们的座位,对我说道:「以前没觉得托比有这么混蛋啊,你知道他做了什么吗?不过,这也许是个好事呢。」
  我看着她,等着她说下去。
  「他告诉泰德说,我是个无比淫荡的贱女人。现在泰德正想办法找我证实他的话是不是真的。」
  我还是不太明白她说的话,于是她又微笑着说道:「你想想,如果我让他把带到我们的汽车后座上,你能找到一个地方偷窥我们吗?」
  那天晚上,泰德先在我们汽车的后座上奸淫了曼迪摩尔,而我在他离开后立刻就进入了我妻子的身体里。那个该死的托比把他和曼迪的事情告诉了去银宫夜总会玩的许多家伙,所以每到周五和周六晚上我们去那里的时候,曼迪都会在汽车后座上和不同的男人享受激情时刻。
  有一天晚上,就在曼迪正在汽车后座上吸吮泰德阴茎的时候,有个男人从夜总会出来,看到我躲在车外从窗户偷看着里面,就走过来,不由分说就要加入。
  没办法,曼迪只好同时和两个男人发生了性关系。从此,曼迪就不得不花更多的时间在汽车后座上应付那些男人,而我则不得不耐着性子等着轮到我的时候。
  就在昨天晚上,在银宫夜总会的停车场里,我不得不等着7个男人干完我妻子后,才能挺着早已坚硬发疼的阴茎插进曼迪污秽不堪的阴道里。曼迪对此毫无怨言,而对我来说,既然她的淫荡可以让我勃起,我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