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我和同事去嫖老女人

我和同事去嫖老女人


  来HZ市出差好多天了,前几天一直阴着,到了下午偶尔会下些雨,HZ市的气候很让我这个黄土高原上的人受不了,见个太阳太难了。今个天气很好,虽不能说是万里无云,但也是阳光普照,真是运气。

  我和同事勇决定进市区里看看。但具体看什么呢,没有想好,反正走哪算哪。我俩给一个印刷厂安装机器,在开发区这个只见鸟拉屎不见人头现的地方待着无聊得快发疯了。

  我们并排走在路上,向着不理发的理发店走去,我脑海里不时地现出毛片中的镜头,心想这下子可是大场面。两个大学生VS一烟花女,真刺激,真荒唐……

  听厂里胶印的工人们闲聊时爆料,有一回,罗兰机组上的四个人集体去嫖,对付一个小姐,完事后,人家嫌他们几个不中用,说很不过瘾。乖乖,那可是四个一米八的大汉呀——以前这个印刷厂效益相当的好,想来这当工人的人实在是太多了,领导们没有办法,就出台了个规定,身高大于一米八,所以,现在的机长和助手都是大个。

  菏泽的小姐都这么猛,我们两个估计就更不行了,又瘦又小,说不定人家小姐还不愿接我们呢,真是那样,那可太丢人了。

  但担心只是暂时的,不能因为怕满足不了她而压抑一个正常男性的需求,再说,是我们去嫖她,又不是去做善事,让她爽歪歪。

  我与勇在西安路走来走去,听厂里的工人师傅们说,这条路上经常有小姐出没。走了好一会也没看见女的,正在我俩要放弃,准备转移到别的路上时,三个妙龄女郎出现了——迎面走过来的。

  中间的最漂亮,个挺高,瓜子脸,尖下巴,披肩发,眉毛画得弯弯的,淡淡的妆,皮肤很嫩很白。吊带背心,胸前鼓鼓的,紧身牛仔裤,曲线很诱人……两边的两个也不错,圆脸,胖乎乎的,小嘴巴,大眼睛,一看就是姐妹俩,都染着红发,妆很浓,反射着阳光,脸很亮,像在发光,穿着很是暴露,也是吊带背心,下面是热裤,露出修长的白腿……

  我盯着中间美女的脸看了几眼,扭头看了看勇,那家伙眼睛直勾勾的。三女迎面走来,明显看着了我俩的色样,越来越近了,我竟不争气地心跳加速了。她们的皮肤好白好嫩呀。来菏泽好多天了,所见到的全是黑面神。乍一见如此美肤,真的好吸引……

  错身而过时,我与勇一直直勾勾的盯着她们,此三女也用一种异样的眼光看着我俩。中间的MM面无表情,离我们最远边上的女孩朝我俩笑了笑。

  竟然还敢跟我们笑?勾引?错身而过没走几步,我和勇就停下来了,勇手指向后点了点,使了个眼色,我也正有此意,默契地转身跟上此三女。

  三女相互挽着手臂,脚步明显加快,显然是知道我们跟上她们了。她们快我们更快,走了十几米,我和勇跟上了她们,三女靠着路边,勇挨着她们,我在最里边。看着我们跟上了,那三女斜着眼睛看了看我们,把头歪到那边去了,眼角余光注视着我俩。

  我和勇颇为大胆地把整个头扭过去盯着人家,我点了点勇,让他开口问话。他不问。五个人沉默地又走了近十米,我忍不住了,作了一个自认为比较帅的笑容,道:“小姐……”中间那个女孩扭过头来瞪了我一眼,后面的“卖不卖”我没敢往出说。

  边上的两个也回头瞪了我一眼,我马上装出一副深沉的样子看着此三女。勇噗嗤一下笑了,我也不由自主地笑了。这三女在我们贼笑中,突然默契地跑进了前面最近的一个巷子里……
  看着三女走进巷子里,我和勇面面相阙。我问:“追不追?”

  “别追了,一看就是混的,不像是卖的,咱别招惹了。”勇似乎有懂。

  我和勇返身往回走,走了几步,想想那几女的柔嫩肌肤,我心有点不甘,对勇说:“你说,咱们是不是再去问问。”

  勇笑了一下,露出他那两个大门牙,作出一副牺牲状:“你想追,那咱就追,不就是几个女生们,没什么大不了。”

  我和勇又转身回到那个巷子里,那三女早已不见踪影,跑得倒快。

  这片民宅的步局是“田”字型,四四方方的。我们继续向里走,到了路口,竟然发现那三女在另一个路口站着,正四处张望。她们也看见了我俩,最漂亮的那个竟然朝我们走来,我俩自然不会放过这一亲香泽的机会,也朝此女走去。

  勇个不大,走得倒挺快。我眼好,发现另两女在朝另一个巷子里招手,好像在叫什么人,忙把勇叫住。朝我们走来的漂亮女看见我们不对了,疑惑地回头看她的两个同伴。
  从另一个巷子里出来两辆摩托,上面各有两个男的。其中一个女的手指着我们,向车上的男人说着话。

  “不好,有情况……”勇大喊一声,还没等人家摩托车启动,吓得转身就跑。我拐弯时慌忙回头瞟了一眼,那几人动也没动,正笑得前仰后合。妈的,吓唬我俩。跑到另一个路口,勇气喘吁吁地道:“歇会吧。”

  歇了不大会,那三女从另一条路向我们走来,走得慢悠悠的,相互笑着,很开心的样子。我问勇:“你说,她们是不是卖的,怎么又跟来了?”

  “我哪知道呀,咱还是走吧,离得越远越好。不像什么好……”勇话还没说完,刚才见的那两辆摩托在三女身后,朝我们冲来。我和勇再一次撒腿就跑,慌不择路,冲进一个院子里。
  进去才知道,这是个废弃的院子,里面没有一个人,倒有一些旧木板。我将一木板抄在手里,心跳得像要迸出来。勇也学着我捡了个厚一点的木板,道:“操,跑来了个这,连个人也没,要是被堵住,肯定被打个够呛。”

  心砰砰地剧烈地跳动,我使劲平稳了一下心情,道:“咱往里走吧,他们进来见不到人,也就出去了。”

  我和勇抄着家伙,一步一回头地往院子深处走去,这个院子不知道是做什么的,挺大,好几排房,估计以前是个工厂。走到最里边那排,正好有个断墙,我和勇躲了进去。勇把木板往地下一放,就坐了上去,看见我捡断砖块:“别捡了,估计不会来了……”

  “小心点好,我长这么大,可还没打过架呢。”我压低嗓音道。

  勇看见我坐下来时手里还各拿一块板砖,大笑道:“操,见过胆小的,没见过你这样的,你也太夸张了吧?”

  看着勇那夸张的笑,我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了,把左手的砖扔了。站起来看了看外面。

  “你乍又站起来了,不怕外面人看见呀。”

  “你也起来吧,真要是进来,坐下来不及站起来,可吃大亏呀!”

  我们身后的一间旧房子的门开了,出来个肱二头肌发达的寸头男。没想到这旧房子里竟然有人,门打开后,从里边传出声音,这里边还有人!我一阵紧张。回头瞧瞧勇,他脸色也不好看。

  “你们干什么的。”一看那家伙就像打手。

  “我们上厕所。”我边说边往外走,勇也忙着跟了出来。寸头男看着我们离开,没再说话,回去了。

  勇悄悄地道:“你说,这是不是黑社会踞点呀。”

  “你别吓我。应该不是,估计是赌博呢。”

  最里边是没法子待了,幸好是好几排房呢。我们在中间的一排房檐下蹲着。等着追我们的那几个离开。在旧院子里待了近一个小时才出来,路上行人渐渐多起来,人多了就不怕了。但是想想刚才的表现,真是窝囊。越想越觉得自己这几年白混了,太软了。

  难得的是,我们嫖妓之兴致没减,得把今天的怨气全撒在她们身上。我俩朝红灯区进发,在路上逮太不靠谱。

  大白天的,红灯一条街都关着门,时间怎么打发呢,只好去上了一会网,七点钟出来,天色已暗了下来,店全开了。

  有个单身女从我们身边经过,穿着暴露且艳丽,走路一扭一扭,丰臀微颤,花枝招展的。我看着特有感觉,准备上去问卖不卖。勇说别了,有店面就不要采野花了。

  正巧,理发店里有人朝我们招手,勇就进去了。很窄小的一个屋子,里面两个女人,一老一小,小的看上去20出头,老的近40了吧。

  进去还没来得及打量环境呢,女的就问我们谁先来。本来我俩商量着是能不能两人齐搞,想玩“双飞”,但既然人家女的问了,我就一指勇道:“他”。

  年轻女陪勇进去了另一间屋,说另一间,其实也不算,就是跟外面拿木板隔开,挂了个帘子。

  那个40岁女坐在门口,向外张望着,观察着哪个是潜在顾客。我坐在沙发上,没事干,就问这个老的:“你们这有什么服务?”

  那老女说:“洗头,按摩。”

  “能不能说得直接点?还有什么服务?”

  “没什么,也就这些,最多用手打飞机”这老女人态度很冷淡,声音一点也不动听。

  我一听心就凉了。我们是来打炮的,哪是来按摩的。

  “你洗头吗?”从里屋传出年轻女温柔的声音。这声音还像回事。

  勇道:“等会吧。”

  “你不像是本地人呀?”

  “问这么多干什么?”在外不能随便表露自己的身份,我们常出差在外的人都知道这个道理。
 
 接下来就是沉默。

  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你好帅呀,哪里人呀?”

  勇一听女郎夸他,笑着道:“江西人,我哪里帅呀?”
  “鼻子和嘴。”

  “你不想尝尝呀?”我能听出勇现在肯定是嬉皮笑脸,我对他太熟悉了。

  “不了,有的是时间,你怎么把衣服脱了?冷。”

  “有你在我就不冷了,你不得给我暖脚呀。”勇说,这句话听着很淫荡。

  “不要急嘛,说说话,外面的是你同事吗?”这年轻女并不上当。

  “当然是了,你也快脱了吧,我一人光着也没意思”

  里屋的对话声音低了。我竖起耳朵,认真听,但没有听到脱衣服和呻吟声。

  过了一会,那年轻女衣服完整地出来了,在水管上洗了个手,又进去了,马上又出来,问我按不按摩。我点点头,跟着走进里屋,里屋太简单了,只有一支很窄的床。勇在整理衣服,对我眨了眨眼睛,我忙对那女说我是陪他来的。

  “操,真他妈逼背!”在路上,勇破口大骂,“这也叫鸡?奶奶的,郁闷!不让打炮!”我忙问怎么回事。勇和年轻女进去后,那女的就让勇躺在床上,还是面朝下,隔着衣服给他按摩。欲火冲天的勇当然不愿意,就仰躺着,并脱衣服。

  可是那女的就是不脱。勇死缠烂打,人家只是同意让摸一摸。勇伸进手去摸胸,还戴着胸罩,胸一点弹性也没有,毫无手感,再往下摸女人死活不依。

  最后只是用手给勇打了飞机,而且套弄时用力很大,勇一点也不舒服,反倒有点痛。幸好有他的前车之鉴,我没有进去,真是太失败了!

  “回去还是怎么的?”我问勇,“就这样放弃吗?”我不想回去,但是又不知该干什么。

  勇无奈地说:“只能回去了吧?找不到能打炮的地儿呀。”

  我笑着说:“你给人家打手了,要真找到地儿,你能行?”

  “操,你可别小看人呀!”
  我俩仍在红灯区转悠,又有女人朝我们招手。勇已经有“经验”了,我跟在他后面。

  这个店面明亮宽敞,上面还挂着牌子:姐妹发廊!我小声道:“厂里工人说有店名的都不卖!”

  “你听我的!”勇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先生坐吧!”我们一进门,两个年轻妇女就给我们搬来了椅子。

  虽然屋里的灯光不太明亮,还是淡粉色,但我还是看清了给我让座女人眼角细细的鱼尾纹。她的皮肤白皙,胸部挺挺,柳腰细细,如果能打炮,是个不错的炮筒。我胯下之物倒有点蠢蠢欲动了。

  我不说话,完全听勇的安排,有了上次的亏,这次勇首先就问:“你们这有什么服务呢?”

  “什么服务都有。您是要理发还是要按摩?”我一听心又有点凉,这雄雄欲火要是被这么打击几次,非完全泯灭不可。

  “我们是想……”打炮两个字勇有点不好意思说,“那个。”
  “噢。明白!那你们是一起来还是一个一个来?”在他身边的女人笑了,那女好像比我这边这个漂亮些。

  勇吃过这亏,又反问道:“来哪个?”

  两女人全乐了,显然我俩表现得太雏了。“当然是打炮呀!难道您来了不是打炮?”我身边的女人道。她这么直接的粗俗的语言弄得我竟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女人问我:“这位帅哥怎么不说话?您怎么称呼?”

  “我姓陈,他姓张!”我答完又问:“你们叫什么名字?”

  经过一番攀谈,我知道了她们一点基本情况,漂亮一点那个叫小丽,白一点的这个叫小红,都是浙江温州人。出来打工没什么好干的,主要是赚不到钱,就做起了皮肉生意。
  在确定了我们要嫖后,小丽把门面的铁卷闸门放下来锁了。我和勇进了她们的里屋,里面也是很简单,干净整洁,摆着两支床,床也大些。

  让一个陌生女人给脱衣服真的是很不习惯,尤其是同事也在边上,我的欲念反而没有进门前强烈了。“陈先生,你的好大呀!”小红捧着我的阳根,夸张地道。

  “张先生,你的真大呀!”那边也响起了小丽的声音。我听着特好笑。同事勇望去,他也正朝我看来。我们相视一笑。

  我的肉棒很快就勃起来了,小红的手很柔,套弄抚摸的力道正好,我使劲地抬着头,观察着她抚弄我的命根子。小红慢慢地捋着肉茎上的表皮,捋到根,然后再反向向龟头处撸,我没有做过包皮手术,表皮还能包住龟头。龟头紫黑紫黑,在粉色的灯光下显得还有点发亮。

  “啊啊……”这个勇也太不耐了,竟欢快地叫起来,我扭头一看,那小丽正使劲地套弄着他的阳具。原来他的一直硬不起来,小丽就发力快速套起来。不知那家伙是快活地叫呢还是撸得有点疼。

  “啊!”我也舒服地叫了出来。小红把我的肉棒吞进了嘴里,牙齿轻咬着棒身,我感觉肉棒更加涨大了。小红把表皮全部捋到根部,紧紧含住肉棒,前后律动,为我口交起来。我舒服地只想躺得展展地,没有功夫再去看旁边情况。

  “你也帮我含一含。”勇在要求小丽。

  “嗯。绝对伺候得您舒舒服服地。”小丽的声音很媚。

  我享受着小红的口交,敏感的龟头清晰地感觉到她的香舌在上面绕了数十圈。怎一个爽字了得。看着我的肉棒已经涨得非常坚挺了,小红胯在了我的身上。她并没有脱衣服,只是把短裙向上捋了些。下面竟是真空。

  “啊!”我哼叫起来,肉棒很快就陷入了一个温润的场所,那是女性最为美好的秘处。她的私处竟这么湿润了。
  旁边小丽还在为勇使劲口交着,刚不久勇打了次飞机,这次要想既坚且挺,不容易呀。而我已经开始享受性爱的快乐。小红一起一落,越来越快,只听肌股相撞的“啪啪”声,她的呻吟声很小,几乎不可闻。

  我的双手不知该放到何处,伸手去摸她的乳房,软软的,没有弹性,我有点失望,大力揉弄起来。隔着丝绸衣服揉搓乳房,别有一番风味。在我的揉搓下,小红开始呻吟起来,动作也越来越大。我只觉得肉棒处受力更大,紧紧地,每次都像要撞到什么,但是却又撞不到。

  小红起落了数十下,大气直喘,水汪汪的在眼睛盯着我,没有说话。我双手箍住她的柳腰,下体挺动起来。刚才她动作时我没有觉得,自己挺动时才感到,她的蜜道挺紧的,想要深入半分都得使出大力。

  我缓缓地插进去,再快速地抽出来。越干越有劲,插得小红开始大声呻吟起来。

  “啊,快,快,你好棒哟。”我正得意,却发现这好听的叫床声是旁边小丽叫出来。勇终于硬起来,开始大干小丽了。听着这叫床声,我有种被打败的感觉,冲小红叫道:“喊呀!喊呀!”说着,下体再度用力,自下而上用力挺动,像是想要将整个肉茎全部插入她那柔嫩的花道内。

  “啊,爷,爷,好,好……”小红也叫起床来,原以为她不叫是叫得不好,不想也挺好的。

  两个鸡似乎叫上了劲,一个比一个喊得高亢,一个比一个叫得淫荡。我和勇则做着相同的动作,仰躺在床上,使劲挺动着下体。

  “啊,啊,我不行了!”我喘着粗气,腰间发力,快速挺动几下,下体精关一松,连喷出几股液体后,软软地躺在了床上。

  “啊!”小红也大叫一声,趴在了我怀里。我并没有感觉到有液体喷射在龟头上。她为了让我好受些伪装了高潮。

  一股空虚感自小腹处传来,我才意识到,自己没戴安全套。那边,勇也到了最后时刻,在一声大吼中喷射出来自己的精华。小丽和小红下地进了一个小屋子里,估计是清洗精液去了。

  我扭头去看勇,他朝我伸了个大拇指头。
  我们相视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