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人妻熟女  »  被丈母娘捉奸在……

被丈母娘捉奸在……


  沙发!
   看着满面精液、一脸妩媚之色的姐姐,叶皓轩的心扑通扑通的跳,好不容易 才收回眼神,赶紧逃之夭夭。

   经过这一香艳的场景,他对于那个魏文杰,他一开始的那种莫名的怀疑倒是 消除了不少,本来也只是一种天生的敏感细胞在作祟,连他都觉得那种感觉诡异 的很。

   加上姐姐对他的那种爱慕的眼神,而魏文杰本人的眼中他也没有发现像李少 东那样的的诡异,有的也只是对姐姐的迷恋和淫欲。

   这种迷恋和淫欲也很正常,毕竟,像自己姐姐那样拥有天使面容、魔鬼身材 的女人,本就能轻松地勾起男人的欲望,即便是他自己也有些控制不住,更何况 近距离接触的魏文杰呢!

   想到这,叶皓轩有些自嘲地笑了笑,自己的姐姐找男朋友管自己毛事啊?

  无 聊的他再次回到一楼的沙发上盯着电视发呆。

   正当他昏昏欲睡的时候,电视里的一条新闻引起了他的注意。“据报道,昨晚八点二十分,我市的海天高级公寓的一所高层住宅发生剧烈 爆炸,并引起大火……目前火势已经得到控制……

  据警方宣称,这是因为天然气 泄漏而引发的爆炸……目前伤亡人数正在统计中……” “天然气泄漏?这些警察真有想象力……”叶皓轩的面色有些古怪。

   不过想起昨晚的那些凶悍的黑衣人,即便是在杀手界已经颇有威名的他也有 些心颤,那种悍不畏死的精神,实在是有些恐怖,这那里还是杀手啊?

  简直就是 死士。

   还有那些心电波炸弹,差点让他都是阴沟里翻船,虽然他在五年中有两年都 是在世界各地执行任务,但是还真没听说过使用这种炸弹的杀手组织。

   其实也不能怪他,毕竟在他入行之前,暗影就已经误认为被覆灭,三大杀手 组织中暗影的位置已经被另一个组织所取代。

   而罗尔斯也带着暗影销声匿迹,近几年也是全心全意地利用暗影的庞大资源 在恢复着元气,几乎没有接任何的任务。

  并且对暗影大力加以改造,使其暗杀风 格与以往几乎完全不同,就算是暗影老大复活也未必能认出,叶皓轩认不出来也 很正常。

   而且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五年前暗杀他的人是那个组织的,虽然他也问过他所 在组织的首领,不过首领只是轻描淡写的说那个组织已经覆灭,他也就没有多问。“难道是新冒出来的?”叶皓轩喃喃自语,不过他的神色倒是越来越凝重。

   再他看到母亲和她的秘书李少东在偷情,并发现了李少东可能有什么不可告 人的阴谋之后,也并没有太过在意。

   在他看来,最多也就是母亲商业上的竞争对手或者说是父亲的政敌在背后搞 鬼而已,顶多也就是拍一些艳照来威胁。

   这对别人来说或许是大事,但是对于他这种可以说是高级杀手的人来说,实 在是有点小。

   本来他也不想打草惊蛇,尽管他有能力跟踪李少东,但是考虑到即便是李少 东也并不一定知道幕后的主谋,这样做反而会让幕后的人隐匿起来,所以他也就 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或者说正在观察期间,还没有正式的采取行动。

   他的想法很简单,等幕后主谋正式伸出黑手之后,他只要找到主谋,然后再 把他送去地狱和小鬼作伴,毁灭一切证据资料之类,这件事情就完美解决。

   虽然这样做会让母亲收到伤害,但是对母亲出轨很是愤怒的他也是想借此告 诫母亲要恪守妇道,不要做那种经常红心出墙的女人。

   毕竟,这不是别人强迫她和人上床的,这是他母亲自愿的,就算是他也无可 奈何,虽然眼睁睁看着母亲和人偷情的感觉让他几乎要忍不住把李少东送去喂食 人鱼,但是他还是忍住了。

   总不能直接把两个人捉奸在床吧?

  如果他这么做了,或许他和柳茹眉之间将 会永远的存在一条无法弥补的伤痕,这不是他愿意看到的。

   但是,接下来事情的发展却有些出乎他的意料。

   昨晚的那个狙击手袭杀时,让他感觉到了五年前一模一样的感觉,这让他很 是震惊,同时他也意识到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

   所以他才叫组织里的情报组织调查李少东的位置,准备从李少东的嘴里套出 点什么来,但是迎接他的却是十几个杀手。

   这让他不得不谨慎起来,因为他从那个狙击手身上感觉到,五年前暗杀自己 的哪个组织似乎并没有像首领说的那样就此毁灭。

  而是像一条毒蛇一样隐藏在不 起眼的暗处,随时准备反咬一口。

   这让他在谨慎的同时也有些惊骇,他知道自己组织的实力有多强,自己组织 的首领如果叫想要一个人今天死,那么这个人就绝不会活到明天。

  可是那个暗杀 他的组织居然从首领的手下逃脱了灭亡的命运,还隐藏的如此之好,连首领都为 察觉。

   要知道即便是桀骜不驯的他,在那个神秘强大的首领面前也要服服贴贴。

  就 算是首领一年前因为重病去世,他也在组织中继续呆了一年才回来。“看来是死灰复燃了啊!”叶皓轩的声音渐渐变冷,他对这个组织可以说是 恨之入骨,如果不是这个组织,他也不会经历五年的地狱生涯,之前认为他毁了 也就罢了,可是现在居然又出现了,这让他消失的恨意再度涌上心头。“皓轩,喝点汤看味道如何?”正当叶皓轩心里盘算着怎么对付这个深藏的 组织之时,母亲柳茹眉温柔的声音传来。

   柳茹眉端着一碗香气四溢的热汤来到叶皓轩的面前。

  一身居家打扮的她没有 了平时的那种身居高位的高贵不可侵犯,也没有了在李少东面前是时的那种妩媚, 有的只是属于贤妻良母的温婉贤淑。“哦!”母亲的温柔让叶皓轩心中略微有些自责,或许他不该那么做,虽然 母亲出轨的行为让他很愤怒,但是从某种方面来说母亲也是个可怜人。

   毕竟,这已经是他回家的第三天了,但是,他还是没有见到父亲那威严的面 孔。

   叶皓轩收起有些自责的情绪,换上一副阳光的微笑,结果柳茹眉手中香气四 溢的汤碗。“味道如何?”柳茹眉笑靥如花的问道。“还……” “妈!您也太偏心了,有汤喝都不叫我!” 叶皓轩刚要回答,叶依萱娇嗔的声音便从旁边传来。

  已经基本上恢复正常的 两个人从楼上缓缓地走了下来。“你还没喝够吗?”叶皓轩撇了撇嘴,他的话自然指的是刚刚叶依萱喝的那 些精液。“当然没喝够!”叶依萱倒是没听出来叶皓轩的画外音,不过其身后的魏文 杰倒是嘴角勾起一抹淫亵的弧度,显然想歪了,不过显然他想到的才是叶皓轩所 说的。“好了,你能姐弟俩不要一见面就斗嘴,汤都有份!”柳茹眉无奈的看着又 要开始斗嘴的两姐弟。

   虽然每次斗嘴的后果都是叶皓轩被具有稍微暴力倾向的叶依萱修理一顿,但 是这毫不妨碍叶皓轩反抗暴政的决心。“咦?皓轩!这爆炸的公寓是哪啊?”柳茹眉此时才注意到电视里面的新闻,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她也有些好奇。“哦!海天公寓!”叶皓轩继续喝着汤,看似漫不经心滴回答道。“海……海天公寓?”柳茹眉花容失色,颤声道。“对啊!有什么问题吗?”叶皓轩当然知道自己母亲惊骇的原因。“没……没什么……
  你……
  你们先坐一会儿……我去打个电话……”柳茹眉 支支吾吾滴应付着,匆匆地走进屋。“爆炸?这么刺激!小轩子,给你个机会,快给你姐讲讲!”叶依萱的注意 力倒是没有放在神色异常的柳茹眉身上,而是居然被爆炸所吸引。“你个暴力狂!”叶皓轩翻了翻白眼。“哟!几年没见你翅膀硬了?”叶依萱的双手已经凑到了一起,开始做出打 人的准备。“喂!说好了不动手的!

  好吧!我讲就是!”叶皓轩满脸黑线的看着做势欲 打的姐姐,只得举手投降。

   就在叶皓轩慢悠悠的讲着事情的经过时,屋内的柳茹眉却是焦急万分。

  手忙 脚乱的到处打着电话。

   她先拨打了公司主管的电话,再听了公司主管报告李少东今天没有到岗的时 候,柳茹眉的心开始往下沉。

  紧接着她又拨打了李少东的手机。“啪嚓!”随着电话里传来无人接听的声音,柳茹眉手中的仿古话筒也是掉 落在地。“难道又和三年前一样么?”柳茹眉面色苍白,眼中有着泪花闪烁,贝齿仅 仅地咬着红唇。

   昨天在地铁中,她几乎被那个拥有着邪魅声音的男子干的昏迷过去,如果不 是李少东及时出现扶住她,或许她会直接瘫倒在地铁中,到时候内部几乎真空以 及精液横流的下体一定会被人发现。

   虽然柳茹眉对李少东的解释在地铁中突然被挤开很疑惑,但是在后者巧舌如 簧的花言巧语下,她那仅有的毫无凭据的疑惑顿时烟消云散。

   况且她还想掩饰刚刚被陌生人等同于强奸的性行为,尽管两人是见不得人的 情人关系,但是女人总是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自己在乎的人面前。

   毕竟不会有那个男人会对自己的女友被强奸不抱有介蒂的,即便两人的关系 不可告人。

  陷入恋爱中的女子的大脑总是会很短路,显然柳茹眉已经对李少东动 了真情,虽然这种情感是建立在性爱的基础上。

   昨晚是李少东把她送回家,两人在楼下还缠绵了一番,如果不是因为下体因 为今天实在是激烈不已的性行为而红肿不堪,加上怕被自己儿子发现,柳茹眉或 许会再次把李少东带回家盘肠大战。

   昨天李少东温软的话语犹在耳畔,可是今天,居然和三年前她的第一任情人 失踪一样,居所同样的爆炸,人同样的失踪。

  不管她用什么办法去寻找,都没有 一点儿音讯。

   况且两人的关系还是见不得人,她也没有办法动用那些人际关系和家族的势 力。

  仅仅是依靠她手头的力量,找人实在是有些力不从心。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她有些接受不了,呆呆的做坐了一会儿,这个坚强的女 强人也是忍不住将头脸埋入枕头中痛哭起来。“不管是什么人做的,我一定会找到你的!我不会再让三年前的事情重演!” 哭了一会儿,柳茹眉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眼中流露出坚定的目光,喃喃的自语了 几句,而后整理了一下面容,便走了出去。

   吃饭的时候,叶皓轩看着有些魂不守舍的母亲,心中暗叹,但是也只能装作 不知道。

  叶依萱虽然也感觉到母亲的异常,但是不知道内情的她也没有多想。

   饭后,叶依萱和魏文杰便急匆匆地出门了,也不知去干什么了。

  叶皓轩本想 劝慰一下母亲,但是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只得放弃。

   本来还想计划一下如何找出那个深藏的组织,但是南宫月语突然打电话来要 他去陪她,禁不住那个丫头的撒娇和威胁,叶皓轩只能放下手中的事物赶去南宫 月语的家。“叮咚!” 随着清脆的门铃声响起,屋内传来了一阵急促地脚步声,门开了,随着一阵 少女的馨香传来,南宫月语那娇俏的身影也是出现在叶皓轩的面前。“唔!终于来了,快饿死了都!”一身粉色连身睡衣的南宫月语看到叶皓轩 之后,本来睡眼惺忪的她面露喜色,而后更是一把搂住了他的脖子,整个人便挂 在了他身上。“好了好了!先让我进去!”叶皓轩有些怜爱的看着缠着自已脖子的南宫月 语,伸手搂住她的小蛮腰,让她舒舒服服地搂住自己,扑鼻的少女馨香让他有些 迷醉,那些烦人的事情似乎也随之远去。

   由于已经是暮春初夏时节,互相穿的衣服都不是很多,叶皓轩上身只是穿了 一件白色的T桖,而南宫月语由于是在家中,更是只穿了一件面前带有维尼熊的 的粉色睡衣。

   当南宫月语撒娇般的挂在自己身上的时候,叶皓轩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胸前传 来一阵柔软地触感,甚至可以感受到少女那初步发育的蓓蕾,他可以断定在这件 粉色的卡通睡衣下,至少上身应该是雪白一片。“我让你买的吃的呢?”南宫月语好不容易才从叶皓轩的身上下来,一脸希 冀的看着他,水灵灵的大眼睛似乎会说话似的闪亮着,甚是可爱。“在这呢!”叶皓轩朝她晃了晃手中精致的包装盒。“哇!好香哦!
  快进来吧!我还没吃饭呢!”南宫月语轻轻的嗅了嗅,大眼 睛顿时眯成了月牙儿,不过说到没吃饭的时候,眉头好看的皱起,一张笑脸顿时 苦了起来,小嘴撅的老高。

   叶皓轩忍不住在那张莹白如玉的粉嫩光滑小脸上捏了捏。“讨厌!把脚抬起来,我帮你换鞋子!”南宫月语可爱的摇了摇头躲开叶皓 轩的骚扰,蹲下身子帮叶皓轩解开鞋带。

   叶皓轩一脸笑容地看着蹲下的南宫月语,享受着少女贴心的服务,不过,很 快的他的笑容就僵硬了,因为他的眼中出现了两团虽说不是很大,但是却又白又 嫩的少女娇乳。

   由于蹲下的缘故,加上睡衣的领口比较松散宽大,南宫月语的一对刚刚开始 发育的娇乳清晰地展现在叶皓轩的眼前,自然如他所料,睡衣里面空无一物,那 一片片光滑的雪白晃人眼球,那柔嫩的雪白惹得人禁不住想要去抚摸一下。“好了,快进来!”南宫月语忙完之后,便急急忙忙拉着叶皓轩进了屋,显 然是饿坏了。“嗯!真不错!”南宫月语急匆匆的洗完手,而后坐在沙发上吃着小巧精致 的小笼包,一边吃一边赞叹道。“怎么这么久还没吃饭?”叶皓轩看着吃的津津有味的少女,爱怜地说道。“妈妈去法院上班了,臭哥哥不知道去哪儿疯了,爸爸前几天好像出国谈生 意去了!所以我今天一个人在家喽!出去好麻烦的,所以就只喝了点牛奶。”南 宫月语含糊不清的说道。“一个人在家?”听到这句话之后叶皓轩的眼睛一亮,狭长的黑眸里开始闪 烁着兴奋的光芒。“对啊!”南宫月语用筷子夹起一个小笼包看着叶皓轩回答道,而后很是优 雅淑女的咬了一口。

   当鲜嫩多汁的小笼包汁液微微从少女那娇嫩的如同冬日凝露花瓣的樱桃小嘴 溢出的时候,一旁的叶皓轩不禁吞了吞唾沫,黑眸中的兴奋更加的浓郁了。
   即便是饿了,南宫月语对食物的需求量也不是很大,很快便吃饱了,看着吃 完去洗漱一下的南宫月语,叶皓轩嘴角露出一抹邪魅的坏笑。“咦?你看什么呢?”洗漱完毕的南宫月语看着在客厅液晶电视前不知在干 什么的叶皓轩,好奇的问道。“哦…额…
  我在找…教育片!”叶皓轩面不红心不跳的说道,如果南宫月语 知道他口中的教育片是什么的话,或许会直接将这个家伙赶出去。“现在的电视都是网络电视,比起小时候真是方便多了!”叶皓轩满意的拍 拍手,回到沙发边上搂着南宫月语。“日本电影?谁演的?”南宫月语看着那液晶屏幕上显示出日本某某协会的 标语,转脸问一脸邪笑的某人。“苍老师!”叶皓轩一脸正经。“苍老师?很出名吗?我怎么没听过?”南宫月语不解,对性爱一片懵懂的 她自然不知道叶皓轩说的人是谁。

   但是,随着影片的开展,令人面红耳赤的画面慢慢出现,南宫月语也是逐渐 的瞪大了双眼,小嘴张开,粉嫩的玉颊逐渐地涌上晕红。“啊!这都是什么啊?”当画面中的女子终于脱光,突然跪在男人的面前含 住男人的胯下之物的时候,南宫月语终于是反应过来,尖叫起来。“都说了是教育片!”叶皓轩一脸化不开的坏笑,一只手勾起少女的腿弯将 南宫月语抱到自己的腿上,柔嫩的翘臀触及腿部的感觉让叶皓轩销魂不已。“干……干嘛?”南宫月语一脸怕怕地看着坏笑的叶皓轩,精致的面容上浮 现两朵醉人的酡红。“你很快就知道!”说完,叶皓轩便低头吻住了那娇嫩的樱桃小嘴,将她的 话语堵在了嘴中。“唔!”由于不是第一次被吻,南宫月语也没有多大反抗,半推半就的顺从 了,最后更是抱住了叶皓轩的脖颈,忘情的热吻。

   不过南宫月语也是初尝男女激情滋味,不大搞得清楚状况,排贝似的玉齿也 不知道阖上,叶皓轩的舌头趁机探将过去,触上一截羞怯怯的丁香小舌。

   不过滑腻的丁香小舌毫不畏惧,大胆的向着火热的舌头缠去,叶皓轩自然乐 得配合,缠住那滑腻的香舌,缠绵起来。

   不住地吮吸着少女那醉人的香津,将舌头、唇瓣放入嘴中不住地吸允。

  随着 热吻的进行,两人的身体都开始升温,燥热不已。

   感受着怀中越来越火热的娇躯,叶皓轩依依不舍的松开嘴,一条淫靡的银线 滑落,南宫月语俏脸火红地窝在叶皓轩的怀中,娇喘吁吁,晕红的娇颜甚是娇俏 可爱,雪白的肌肤粉红诱人,水灵灵的明眸中透露出丝丝春意。“小语?热不热?”叶皓轩的声音已经有些嘶哑。“嗯!”南宫月语羞涩地发出低低的鼻音,算是回应,不过脸再次地朝叶皓 轩的怀中拱了拱。“那我们把衣服脱了吧!”叶皓轩的喘息已经是越来愈粗重,如果不是怕吓 着怀中的人儿,他或许会直接粗暴的把她剥的干干净净。“嘤咛!不要!”南宫月语连连摇头,娇嗔不依,虽然两人的关系早就已经 亲密的不能再亲密,但是少女的羞涩还是让她拒绝这个有些过分的要求。

   但是在叶皓轩的半强迫之下,粉色的连身睡衣还是渐渐地脱离了她那青涩的 身体,她全身上下只剩下一条粉红色的小内裤。

   南宫月语今年也不过才十六岁,才刚刚开始发育,少女那初具规模的胸部顿 时就吸引了叶皓轩的注意力,见惯了丰硕高耸的美乳之后,把玩一下少女精致的 酥乳也不错。

   低头含住一颗精致小巧的蓓蕾,稍稍用力的吸允着,一只手抚上了另一边的 娇乳,手掌时轻时重,百般搓揉,指尖不时拨弄乳头,另一只手也开始在南宫月 语全身不住地抚摸着,少女肌肤的柔顺让他爱不释手。“……嗯……”敏感的玉乳不断被富有技巧的吸允,那种酥麻的快感令南宫 月语溢出阵阵甜美的呻吟。

   叶皓轩看着双眼逐渐迷离的南宫月语,停止了吮吸胸部,将嘴凑到她那雪白 酡红的耳朵上,含住了那精致耳珠,不断地向耳中呵着热气。

   耳边火热的刺激就好像是一波波的电流,划过南宫月语的心房,带来一阵阵 的酥麻,让她的心跳徒然加快。

   但是这些刺激并没有让叶皓轩停止侵袭的举动,那只在全身游走的手来到了 少女最私密的部位,隔着已经有些潮湿的内裤,在那花瓣之间的粉色沟壑上轻轻 滴一扫。“……啊……唔……”南宫月语发出一声有些压抑的呻吟,全身不住地颤抖 着,面部的红晕愈加浓郁。

   两条雪白修长的美腿紧紧地夹在一起,精致嫩红的小脚用力的绷起,少女的 蜜穴内喷出一股股香甜灼热的蜜汁,尽管有着粉色内裤的阻挡,但还是不可避免 地溢出少许。

   看着粉色内裤上不断扩大的湿漉痕迹,叶皓轩的嘴角再次勾起邪魅的笑容, 眼睛转向南宫月语的娇颜,此时的她白嫩的脸颊绯红一片,顺着脸蛋一直蔓延到 圆润剔透的耳垂。

   水灵灵的大眼似是不胜娇羞,柳眉低垂,无比的妩媚动人,密长的睫毛随着 急促的呼吸轻轻颤抖,将明眸中那火热的春意展现出来。“小语!舒服吗?”叶皓轩坏笑道。“嘤咛!羞死人了!”脸色火红的南宫月语似乎是刚刚从泄身中恢复过来, 娇嗔不已,羞涩万分,张口就在叶皓轩搂着她的肩膀上咬了一口,而后将脸深埋 进他的怀中,再不敢看他。

   叶皓轩看着像鸵鸟一般的少女,嘴角的笑意更浓,一只手勾着她粉色内裤的 边角,慢慢的拉了下去。

   一直拉到腿弯这才罢休,而南宫月语只是轻颤着身体,脸继续的埋在叶皓轩 的怀中,也没有阻止叶皓轩的动作。

   就这样,少女最私密的部位毫无遮掩的展现在叶皓轩的眼前,也不知是还没 开始发育还是天生就是这样,少女的私处雪白一片,没有一根乌黑的毛发,看起 来粉红诱人,格外可爱。

   刚刚泄身过的蜜穴还在轻颤着,花瓣上还带着丝丝的雨露,甚至蜜穴口还在 流出滴滴的蜜汁,一股淫靡的幽香味顿时弥漫开来。

   叶皓轩粗重地喘息着,手先是抚上滑腻平坦的小腹,然后慢慢的向着蜜谷滑 去,眼看着就要接近了潮湿的花谷。

   但是,这个时候,南宫月语似乎是感觉到了什么,忽然抬起头,看见叶皓轩 的手正在向着自己最私密的部位滑去之时,再次的嘤咛一声,居然直接地翻过身 子挣脱叶皓轩的臂弯,将头深深地埋进沙发中,就这么趴在沙发上。

   叶皓轩看着娇羞不堪趴着的南宫月语,邪邪一笑,她以为这样就能将私处遮 蔽起来,但是殊不知这样却将少女雪白浑圆的翘臀送到了面前。

   看着面前雪白挺翘的小屁股,虽然比之柳茹眉的丰腴浑圆还要小上不少,但 是毫不妨碍它的吸引力。

   他的双手各自抚上一片臀瓣,用力的揉捏着,让那雪白挺翘的小屁股在他的 手里变幻出一个又一个淫靡的形状,在那臀瓣不住地变形的时候,那深藏咋臀沟 中的粉嫩菊蕾也是若隐若现。

   雪白的翘臀精致的没有哪怕是一丁点儿的瑕疵,臀部的肌肤甚是雪白晶莹、 娇嫩滑腻,形状也是优美的浑圆饱满,完美的圆月香臀。

  虽然现在还不是很大, 但是可以预见出将来会是是多么的一番勾魂诱人。

   叶皓轩更是情不自禁的将脸凑到了香喷喷的美臀前,让火热的气息侵袭着诱 人的屁股。

  叶皓轩伸出舌头,沿着臀沟,一路的扫了下去,滑腻火热的舌尖甚至 触碰到了吧精致粉红的菊蕾。“……嗯……啊……”南宫月语在菊蕾被触碰的时候,好像触电似的浑身剧 烈颤抖,樱桃小嘴中不断的发出销魂的呻吟。

   听着少女的销魂的呻吟,叶皓轩的忍耐也是达到了极限,他拉开下身裤子的 拉链,将早就已经坚硬火热的巨龙掏了出来,正好被南宫月语雪白诱人的大腿夹 在中间。“你……你要……干什么?”感觉到大腿上传来一阵火热的感觉,南宫月语 也是偷偷地回头看了看,再看到叶皓轩那坚挺的紫红色巨龙之时,预感到有些不 妙的她颤声问道。“诺!你看!”叶皓轩朝电视上指了指。

   荧幕中,一男一女正在激烈的战斗,男子的胯下之物正在女子肥厚的蜜穴之 中肆意纵横,淫水四溅,再配合上女子夸张的呻吟,好不激烈!“不要!不要!”南宫月语被画面中那粗暴的动作吓了一跳,看了看叶皓轩 的巨龙,而后又朝自己的下身看了看,似乎是在比较着大小。

   但是紧接着就好像触电似地缩回了双腿,远远地离开叶皓轩,抱起一个硕大 的靠枕,挡在了面前。“这……喂……这”叶皓轩目瞪口呆的看着反应激烈的南宫月语,张了张嘴 但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他没想到在这么长时间的前戏之后,少女的反应还是这么激烈。

  其实南宫月 语只是被画面中的情节吓到了,毕竟一个未开苞对性爱懵懂的少女刚刚接触这种 激烈的画面还是需要一个缓冲。

   而叶皓轩是自作聪明,认为这些画面可以让少女的心防降低,但是他没想到 居然会弄巧成拙!“你那么大的东西怎么可能放的进来嘛?我听人家说女孩子第一次会很痛的, 何况你的那个还那么大……”南宫月语躲在靠枕后面脸红红的嗔道。“谁说会很疼的,只是疼那么一点点而已,之后会很舒服的!”叶皓轩哄骗 道。“不!不!我怕疼!”南宫月语继续的摇着头拒绝。“小语!乖!第一次真的不会很疼的!”叶皓轩试图说服正如临大敌似的南 宫月语。

   但是回答他的却是一个小抱枕!“其实真的不疼!” 再次扔过来一个抱枕!…………

   大约十几分钟之后,南宫月语蹲在叶皓轩的面前,看着正怒挺着朝着她的巨 龙,使劲地撅着嘴,一脸地不情愿。“小语乖啦!快点帮我解决!”叶皓轩已经说的口干舌燥,好不容易才把这 个受惊的少女给哄骗过来。“可是为什么要用嘴!这个东西好丑哦!还有股怪味儿!”南宫月语皱了皱 小鼻子,用手怕怕的碰了碰狰狞的巨龙。“你看,人家不也是用嘴吗?”叶皓轩听了南宫月语的话之后,满脸黑线, 但是还是耐心地劝慰。

   南宫月语回头看了看荧幕中正吃得不亦乐乎的淫荡女子,有些面红耳赤的回 过头,继续盯着狰狞的巨龙撅着嘴。

   禁不住叶皓轩的哄骗,怯怯的伸出粉嫩的香舌,小心翼翼的在紫红色的狰狞 龟头上舔了一下。“对,就是这么舔,先用舌头仔细的润滑,然后含进嘴里!”此时的叶皓轩 就像是一个诱拐纯真少女的无良大叔。

   虽然南宫月语很不情愿把这个在她看来很丑的棍子含进嘴里。

  不过,在叶皓 轩的诱拐下她还是乖乖地张开小嘴,将巨龙含了进去,生涩的吞吐着。“对,就这样!不要用牙齿,用舌头舔!”叶皓轩舒服的指导着。

   紫红色龟头的尺寸比南宫月语的小嘴还要大,让她吞吐起来很是缓慢费力, 小嘴被撑得浑圆,香津自嘴角不住地溢出。

   虽然一开始的动作还很生涩,但是在叶皓轩的精心指导下,吞吐也慢慢的变 的顺畅。

   粉嫩的香舌在吞吐的同时不住地扫着龟头中间的马眼,生涩的绕着沟壑转着 圈,清理着下方的沟壑。

   或许是出于少女的好奇,南宫月语再将巨龙含进嘴中的时候,就开始不住地 吮吸,就像在喝饮料一样。

   这种不经意之间的吸力让叶皓轩爽的不行差点就把持不住。

   不过,虽然少女很是用心,但是生涩的口技还是无法让叶皓轩成功的发泄出 来,娇嫩的香唇随着吞吐的继续都有些红肿起来。“呜!还不行吗?人家好累哦!”香唇都有些微微红肿的南宫月语不耐烦的 突出巨龙,小脸一苦,不住的抱怨起来。“额……再加把劲儿!”叶皓轩鼓励道。“哼!坏家伙!”南宫月语小嘴撅的老高,不过还是继续吞吐起来。“啊……呼……”看着面色越来越不耐的南宫月语,叶皓轩也没有过多的忍 耐,当南宫月语嘴中的吸力再次传来的时候,他也舒服的松开了精关,火热的粘 稠精液一股又一股的射进了少女娇嫩的小嘴中。

   南宫月语措不及防之下,吞进了好多的精液,但是更多的却是顺着嘴角缓缓 地溢出。

   雪白之中透着粉红的肌肤,娇嫩粉红的香唇,再加上粘稠的乳白色精液,还 有正在嘴中发泄的巨龙,构成一幅淫靡的美人吹箫图。

   但是,就在这一精彩的时刻,门忽然开了!

   一名穿着法院制服的冷艳美熟妇迈进屋内出现在两人的面前,高跟鞋有节奏 地敲打着地板,发出清脆优雅的响声,她身着蓝黑色的法官制服,合身的短袖套 裙装衬托出她成熟丰美的身段,左胸前佩带着醒目的国徽胸章,显得庄重而高雅。

   本来美妇的面色冷艳,还带着一丝庄重的威严,但是当她看清楚屋内的情况 之后,冷艳的面孔顿时正目瞪口呆,双眼发直的盯着客厅的一男一女。

   南宫月语几乎是全身赤裸地跪在沙发前,嘴里还含着叶皓轩正在发泄的巨龙, 嘴角还在溢出乳白色的粘稠精液。

   客厅的液晶电视李里还在上演着更加激烈的画面,夸张的呻吟回荡在宽大的 客厅内。

   本来一脸享受的叶皓轩看清了来人的相貌之时,差点吓得下体直接软了下去。

   在他的心中,即使是同样具有暴力倾向的小姨和姐姐加起来,也没有面前的 美妇恐怖。

   因为她正是南宫月语的母亲,也就是他未来的丈母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