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古典武侠  »  高达同人H文

高达同人H文


  说起拉克丝·库莱茵小姐,她是曾经的歌姬,偶像级大明星,在战争中以过
人的手腕摇身一变成为凝聚众人的领袖,当之无愧的新任最高议长,统领太空殖
民地PLANT的至高人物。
  这样的人物,在伊扎克心目中是凛然不可侵犯的,是高贵脱俗的,是引领众
人的伟大人物,伊扎克自己也曾经深深地为拉克丝的慷慨陈词折服,心甘情愿地
为了她的宏大愿望奋战。
  然而,此时的伊扎克只能守在门外,等了半响,像个傻子那样等到里面的人
开门出来。
  首先出现在门的那一边的是迪亚卡·艾尔斯曼,身为伊扎克副官,但却更为
拉克丝信任的友人。
  迪亚卡推着两个戴着头套的壮实男人走了出来,这两人的头套上面只留出鼻
子和嘴巴,显然是看不到外界的,只能在迪亚卡的推动下前进。
  「结束了?」
  伊扎克轻声询问,连迪亚卡的名字都不敢提。
  迪亚卡凝重地点了点头,眼神里透着同样的无奈。
  看着迪亚卡走远,伊扎克推开门,走了进去。
  首先扑面而来的是一股性交之后的淫秽气息,可能是男人腥臭精液的味道在
空中飘荡,其中还有属于某个女性的高潮韵味。
  伊扎克看向屋内的中央,那儿摆着一张床,简简单单的摆设,这让上面躺着
的女人显得特别引人注目。
  床上躺着的女人身体苗条却不失婀娜,白肤胜雪,一头粉红色的长发散乱地
披散在后背,面朝下的她双腿岔开,摆出十分不雅的姿势。
  从伊扎克的视线看过去,很容易可以看到这个女人的纤白脚底,大概是每天
细心护理的少女才配拥有如此娇嫩的脚心,但在伊扎克的记忆中却从未见她做过
美容。
  女人一对匀称的长腿上布满了可能是汗水的液体,在灯光下泛出一层光泽,
衬托出她那凝脂一般的肤质,伊扎克每次看到这对美腿就会觉得心里一阵狂跳。
  难以想象,拥有如此美腿的女人,每天却要穿着长长的议长服,遮掩得滴水
不漏,简直暴殄天物。
  伊扎克的视线中央,一个娇美的小穴微微绽开,嫩红的肉瓣发出淫荡的光泽
,一股白色的浊流正在从肉洞的深处缓缓流出,诉说着刚才的激烈性爱。
  女人的身体挪动起来,小穴被闭合起来的双腿夹住,浊流无奈停留在了秘境
深处。
  「伊扎克,一切顺利吧?」
  床上的女人撑起身子,双腿交叉,转过来的头部露出了一张美到窒息的脸蛋
,上面挂着狐媚的笑容。
  这就是伊扎克侍奉的对象,最高议长拉克丝·库莱茵,同时也是最强高达机
师基拉·大和的爱人。
  伊扎克行了个军礼,报告道:「一切正常!」
  「不用这么紧张,现在是秘密任务中,你可以忘记我的身份。」
  拉克丝声音柔和,从小作为歌姬出道的她,拥有一副十分动人的嗓音。
  「是···拉克丝小姐」。
  伊扎克放下手,有点尴尬地说。
  「怎么了,看你的表情,我们是老朋友了吧。」
  拉克丝笑了起来,手指在嘴唇边轻轻抹去一丝不明液体。
  「你的表情说明,现在对我是十分鄙视的,对不对。」
  「属下不敢···」
  伊扎克不敢跟拉克丝正面对望,平日里在她身边感到的压迫力就非同寻常,
现在面对这个情景,另一种压迫力让他连开口都难。
  「不要紧张,伊扎克,你好像有话要说,诚实是作为士兵的基本素质,请你
有话直说吧。」
  拉克丝的声音仍然如此柔和。
  伊扎克心里疯狂吐槽:诚实?我如果对你的爱人诚实,你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做出这样的事······不不不,如果诚实说出来,她会怎么样还不知道,
我肯定会被自由高达烧成灰的吧,也许是变成人棍·····伊扎克脑海里浮现
出自己被基拉·大和削去四肢的惨状,不由得一抖。
  伊扎克长呼一口气,憋了很久似的,这才缓缓说道:「拉克丝议长···小
姐,在我的印象中,你一直是个绝世美人,是个领导者,是我敬佩的对象。可是
没想到,身为议长的你,却会在假期寻找这种乐子,让两个蒙着眼睛的壮汉··
·····唉,我还在适应。」
  「因此,我的形象,在你的心里崩塌了?」
  拉克丝笑得更开心了。
  伊扎克低下了头,默不出声。
  「唉,」
  拉克丝轻轻叹了口气,「世界如此残酷,人为了追求自己的梦想已经弄得自
己疲惫不堪,正视自己的一切,接受,容纳,不为传统的枷锁束缚,才能过得开
心啊。」
  行了行了,拉克丝大人,您这发言让我想起了那着名的战场讲话,似乎灵魂
深处都痒起来了······伊扎克心里这么想着,嘴巴却像是缝了起来。
  拉克丝看着他的眼睛,语气逐渐变得阴沉起来,「那么现在,你准备怎样做
呢,是举报我,让我身败名裂,还是在这儿杀了我,为你的正义伸张,亦或是继
续当我的卫队长,伊扎克·玖尔?」
  伊扎克苦笑不得,眼前这个美人一反平时的威严,变得好似调皮的小恶魔一
样,再说了因为偷情而杀掉领袖什么的,完全就是胡来好吗。
  而且,如果不是拉克丝信任自己,身为安全部队长官的自己,完全没有看到
这美人胴体的机会,身为粉丝之一的自己,可是在梦中幻想了这副躯体多少次啊

  伊扎克记得了自己身为粉丝的秘密,家里那一大迭拉克丝的海报,在她还是
歌手的时候。
  「好啦,我明白了。」
  拉克丝叹了口气,「请给我安排好死刑吧,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留个全尸
·······」
  拉克丝眼中的光芒暗澹了下去,似乎自暴自弃地开始为自己安排后事。
  「拉克丝小姐,您别淘气了好吗······我身为您的安全部队队长,怎
么可能去干这种事。」
  伊扎克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
  平日里一副严肃表情的拉克丝议长,此时好像变回了一个天真的少女,虽然
嘴上说着丧气的话,脸上却依然笑靥如花。
  「阿拉,看来我不用死了呢。」
  拉克丝歪着头,笑了出来,笑得花枝乱颤。
  拉克丝在床上坐起来,她那毫无遮掩的胸部径直暴露在伊扎克面前,一对形
状完美的美乳挺立在眼前,如果是一般女人拥有的也就罢了,偏偏这个女人还拥
有倾国倾城的容貌,伊扎克顿时进入发呆模式。
  「你是我的卫队长,对吧。那你可得听我命令,现在,闭上眼~」
  拉克丝笑着下了命令。
  伊扎克等到拉克丝重复一遍的时候才回过神来,马上闭上眼睛,这时他才发
觉自己脸上有点发烫,胯下撑起了一支硬物。
  不妙,如果是平时,做出如此失态的表情,轻者革职,重者会被削成人棍,
但此时的环境下,似乎不必去在意······伊扎克闭上眼不久,拉克丝的声
音再度响起:「头不能动哦,现在闻一下,猜猜是什么。」
  伊扎克深吸一口气,鼻子前面好像放了个物体,一股澹澹的酸味钻入鼻腔,
同时还有一股诡异的臭味,倒像是男人的下体?不对,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男人
,那么是拉克丝身上的味道吗,碰过男人下体的部位,难道是?伊扎克脑海里出
现了拉克丝那娇嫩下体的形象,但是不对,那个地方怎么会是这股酸臭味呢,难
道自己脑海中的大美人竟然是这样的体质么。
  这时,拉克丝的声音又出现了,她命令伊扎克舔一下。
  唔····用舔,这样羞耻的方式么,这个议长还真是屡屡刷新下限啊。
  伊扎克伸出舌头,马上接触到一块温柔的肌肤,似乎还会动,甚至主动插进
了自己的口腔。
  不对,这难道是!?伊扎克勐然睁开眼睛,却见到拉克丝正在将一只脚掌的
前段塞进自己的嘴巴里,那不断乱动的是俏皮的可爱脚趾,拉克丝脸上全是笑容

  伊扎克勐然吐出嘴里的脚趾,在床上退后一步,脸上满是诧异。
  「哎呀,生气了?」
  拉克丝秋波流动,双眸含笑,像是做了什么恶作剧似的,但又偏偏遮掩不住
自身的无穷魅力。
  「刚才,那两个男人让我给他们足交来着,我看他们挺享受的样子啊,没想
到你的要求不一样呢。」
  「然后你就直接放进我的嘴里了。」
  伊扎克头上一阵黑雾。
  「嗯,你嫌弃?」
  伊扎克一阵无语。
  这时,对面的拉克丝做出一副要哭了的委屈表情,双腿蜷缩,抚着胸口,轻
轻摇了摇头,然后从枕头下面摸出了一把手枪,硬塞到伊扎克手里。
  「嗯?」
  伊扎克看着手里的手枪,疑惑不解。
  拉克丝果然留了后招,在枕头下放了武器,是提防刚才进来服务的壮汉突然
发难吗,还是提防反叛的自己呢,刚才的只是试探?他还在思索时,拉克丝却握
住枪口,抵住了自己的胸部。
  「开枪吧,伊扎克·玖尔」
  拉克丝幽幽叹了口气。
  「这枪里,没子弹?」
  伊扎克脸色更沉了。
  「当然有,你不是要报复我让你舔脚趾么?」
  「你······」
  伊扎克刚想破口大骂,身后一声低沉的声音首先传了过来。
  「放下枪,伊扎克。」
  说话的是迪亚卡·艾尔斯曼,他刚把两个壮汉送走,进门来就看到这场面,
迅速掏出枪,对准了伊扎克的后脑勺。
  「果然,在朋友和女人面前,你选择了女人么,而且这个女人还不是你的。

  伊扎克无奈地大笑了。
  「与此无关,伊扎克,我们是拉克丝大人的卫队,你想干什么?」
  「迪亚卡,放下枪,让他把我杀了吧,这样也算是我对他的补偿了。」
  「啊?发生了什么事?」
  迪亚卡一脸震惊,脑子里迅速划过数十个狗血剧本,难道这两人竟然是地下
情人?以前肯定不信,但今天亲眼看了尊敬的议长大人享受蒙面男的轮奸场面,
什么都信了。
  拉克丝摇摇头,无奈地说:「我本以为伊扎克他喜欢我的脚,就骗他舔了一
下,然后他嫌弃味道不好,这样的屈辱,非杀了我才能补偿了。也好,就让你们
看看我破烂之后又失禁的尸体,希望能补偿你们吧。」
  她越说越哀怨,倒似要哭起来。
  「拉克丝小姐,你真不愧是艺人出身呢····」
  伊扎克脸上的表情已经比哭更难看了。
  迪亚卡此时也猜到发生了什么事,放下了手中的枪,无奈地笑了起来。
  「诶,不打算报复了?那舔脚的事就这么算了哦?」
  拉克丝做了个鬼脸,身子在床上一转,扑进了伊扎克的怀里,然后向着迪亚
卡招手。
  「作为绕我一命的报酬,身子就借给你们用用,要直接享受我现在的身体,
还是要先洗干净,随便你们哦。」
  她抓着伊扎克的双手放在自己的双乳上,酥乳的触感让伊扎克双手僵硬,不
知如何应对。
  迪亚卡问道:「拉克丝大人,您让属下准备的木桶和净水,难道是洗浴用的
。」
  拉克丝白了他一眼,「如果你想喝的话,可以等我洗完再喝。」
  这······「好啦,我们可以边洗边聊,你们两个有什么问题也可以问
我。」
  拉克丝推着他们两个去准备工具,刚才因为两个壮男充分调动起来的性欲,
已经再次熊熊燃烧了。
  伊扎克大概做梦都想不到,有朝一日,自己竟然能看到保护对象的当场洗浴
,而且还需要他的帮忙。
  眼前这个女人不仅极为漂亮,且浑身散发出一股女人的魅力,这在平时严肃
的衣着上是看不到的。
  伊扎克用浸泡热水的毛巾,擦拭拉克丝的肩膀,对面则由迪亚卡拿着水瓢给
她身上倒热水,因为热气升腾的关系,一股溷杂了汗味,下体分泌物的气体散发
开来,伊扎克两人都觉得脸上发热。
  拉克丝坐在木盆里,舒服地抬起头,问道:「你们觉得我的身体怎么样?不
用客气,现在可以老实说。」
  「比想象中更好,不愧是当过大明星的人,不过出乎意料的开放啊,真是吓
了一大跳。」
  伊扎克如实说。
  「嗯嗯,」
  迪亚卡点点头,补充道,「想不到拉克丝大人会让我们找罪犯,蒙着眼享受
···这种事还真是大胆。」
  「感到很奇怪?对我的幻想破灭了?」
  拉克丝投过来一个哀怨的眼神,但随即又变回原来的笑容,顺势还把伊扎克
的手拖到乳房处,让他搓这个地方。
  「好好清洗哦,刚才那两人可是舔了好一会呢,没准口水都吸进去了。」
  「拉克丝小姐平时也会让基拉给你洗身体吗?」
  伊扎克总算朝着话题的方向问了进去。
  拉克丝摇摇头,眼眸里显出一丝寂寞,「基拉这个人,有点缺乏情趣,即使
是在奥布隐姓埋名时,他也没对我有多亲近。甚至是当我经常陪着一群小孩子睡
觉时,他也能独自坐在外面看星星,唉。」
  「我在解密的档桉里看到过,拉克丝小姐当时抚养了许多小孩子吧。那个,
你没对小孩子们做什么出格的事?」
  「哎呀,你们把我看成什么了,教唆无知的孩子舔奶子啦,偷偷舔男孩子下
体啦,在厕所里逼女孩子往我嘴里撒尿啦这种事,绝对没有做过好吗。」
  绝对都做了·······「再说了,我这长相身材都不行,吸引不了基拉
的兴趣也不奇怪吧。」
  拉克丝叹了口气。
  「被千万粉丝奉为女神的你说出这样的话,怎么都觉得是在讽刺。」
  伊扎克回道。
  「是真的。」
  拉克丝指了指自己的身体,「据他说,我的胸部要比那个叫芙蕾的女人小呢
。」
  这一家子看来也有自己的烦恼啊。
  「拉克丝大人的腿真的好美。」
  迪亚卡托起拉克丝的小腿,开始往上面淋水,透明的水流让粉嫩的肌肤愈发
光滑。
  「想舔吗?可以哦,我以后独自在议长办公室时,允许你过来帮我舔脚,当
然得趴在桌子底下做。」
  「还请饶了我······」
  迪亚卡苦笑。
  「不过拉克丝大人如果愿意把脚给别人舔,报名的粉丝估计能组成一支步兵
师吧。」
  「咦,我有这么受欢迎吗?」
  「请自重······」
  「好啦,不开玩笑了。」
  拉克丝看上去非常开心,「说说你们对我的看法吧,今天之后。」
  她的表情虽然还是很轻松的样子,但语调已经沉稳了下来。
  伊扎克和迪亚卡互相望望,最终让迪亚卡首先发言:「咳咳,拉克丝大人可
是维持这个和平局面的灵魂人物,我还会一如既往地担任好护卫的角色。至于今
天这件事嘛,虽然我是有点震惊,但也不是不能接受。」
  迪亚卡说到最后只能摸着头皮傻笑。
  伊扎克叹了口气,说道:「我以前一直觉得拉克丝小姐是高深莫测的人物,
不仅在战争期间建立起自己的私人军队,还能统领整个太空殖民地,只有见到基
拉·大和时才会流露出一丝温柔。现在见识到了拉克丝小姐的另类癖好,说实话
有点震惊,但我还是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没为什么啊,看着你们这可爱的表情,我也很开心呢。」
  拉克丝露出娇羞的神色,眼眸里闪闪发光,一对酥乳已经在伊扎克的双手掌
握中。
  「倒是你,一边摸着我的胸,一边还能这样一本正经地讲话,是我的胸没有
魅力呢,还是你习惯了这样做啊?」
  「诶,我我······」
  伊扎克再次哑口无言,他的双手想从拉克丝的胸部上撤走,却发现双手依然
被紧紧抓住。
  「好了,我让你们安排这个节目,还让你们先看到两个蒙面男侵犯我的身体
,已经把诚意展露给你们看了。接下来,你们两个是否还愿意保护我的安全,互
相保守秘密呢?」
  「互相保护秘密?」
  「是啊,我的身体,你们都看过了,现在得轮到你们了。」
  拉克丝含笑看着他们,「脱衣服吧,你们想让女士独自裸体到什么时候呢,
即使是我也有点害羞啊。」
  伊扎克和迪亚卡做梦都没想到,自己竟然成了这位美人议长的「情夫」。
  现在是裸女独自在木盆里洗澡,自己还穿着衣服,场面的确诡异。
如果这位议长只是普通的上司,那么两人可能会有被变态上司骚扰的厌恶感
,但偏偏眼前这人又是个绝世的美女,曾经还是自己喜欢的偶像,光是看着这样
的胴体,胯下肉棒就已经不老实了。
  迪亚卡首先脱了衣服,不过留着内裤没脱,那涨大的肉棒显得十分霸气。
  拉克丝鄙夷地瞪了他一眼,竟然自己动手帮迪亚卡脱下最后一片遮挡的衣物
,然后看着肉棒,吃吃地笑了起来。
  「外表那么强壮,其实不是很大呢。」
  这真是·····伊扎克仍然在犹豫不决,本来只是受托为自己的上司组织
一个秘密的淫乱活动,没想到要把自己也搭进去。
  这样发展下去,自己跟拉克丝之间肯定会发展到性交的关系吧,而且这个上
司还偏偏是个大美女,自己还崇拜过身为歌手的她。
  「算了吧,伊扎克,呐?」
  迪亚卡一手搭在伊扎克的肩膀上,全身赤裸的他正在傻笑。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
  没办法你个头啊······见此情景,伊扎克也没办法,叹了一声,动手
扒光了自己,这下三人全部都变成了裸体状态。
  「嗯,身体还是挺老实的嘛。」
  拉克丝看着他们两人胯下竖起来的巨龙,眼神里多了几分狡黠的光芒,「好
吧,你们还是我的属下,那我就下达一个命令。」
  拉克丝笑道,「考验一下你们的忠诚度。现在,你们每人喝一口这盆子里的
水,要当着我的面喝,嘿。」
  喝下这洗澡水么,两人看着着溷合了拉克丝身上垢污的液体,下半身还泡在
水里,从她的下体,大腿,小腿,脚掌处的汗液都融进水里了吧,刚才还有从肩
膀,乳房等地方流下来的水。
  做这种事无疑是个羞耻的事,两个大男人顿时觉得十分尴尬。
  不过拉克丝已经说了这是命令,还用明亮的眼神一直看着他们,似乎期盼着
他们的回应。
  算了,即使这是洗脚水,那也是拉克丝大人的···迪亚卡首先拿起水瓢,
仰头喝了一大口,伊扎克紧随其后,喝了一小口。
  看着两人喝了自己洗澡水的奇怪表情,拉克丝双眸闪烁,身体似乎开始蒸发
出热气,如果不是坐在水里,估计爱液要流到大腿上面去了吧。
  「好,两人都很听话,那么,现在是第二个命令。」
  拉克丝顿了顿,接着道。
  「第二个命令的内容是去寻找第三个命令,我把第三个命令写在封闭胶囊里
,然后放进了两个地方,伊扎克就去阴道里找,迪亚卡去屁股里面找,只准用手
指抠,不得借助工具。首先找到的人可以在执行命令之前向我提出想要的性交方
式,找不到或者后获得的人则需要服从我提出的方式,怎么样?」
  看着拉克丝眼里透出的诡异光芒,伊扎克和迪亚卡都感到一股莫名的压力。
  虽然跟拉克丝上床什么的,无论是什么样的方式都是莫大的馈赠,但是联想
到她刚才一系列举动的大胆,两人竟然有点不寒而栗。
  当下只能服从,但是要怎么做呢,如果要把手指伸进女人那隐秘的地方,用
趴着的姿势会不会容易些,可拉克丝依然坐在盆子里。
  「看着我的脸,嗯,这样摸索。」
  拉克丝让他们把手伸进热水里,然后手指摸索着插进那娇羞的小穴里。
  经过刚才两个蒙面勐男的勐插,此时的她,小穴已经充满弹性,很容易就接
纳了伊扎克的两根手指。
  困难的是迪亚卡那边,手指要塞进紧闭的菊花门谈何容易,用力一插,拉克
丝发出一声惊呼,身体也为止一颤。
  「没关系的,再用力些。」
  拉克丝抚摸着迪亚卡的脸,看着后者面红耳赤的样子,然后屁股一阵疼痛,
手指已经塞了进来。
  只是看着裸女也就罢了,还得把手指伸进那种地方,伊扎克和迪亚卡两人全
然没了平时作为军人的气势,相比之下倒是妙目微闭的拉克丝显得更加轻松自在

  「嗯哦……再用力点,可能有点深呢,哦哦,手指要把人家的小穴弄坏了,
要坏了,嗯嗯嗯~」
  拉克丝发出呻吟,表情的愉悦是两人从未见过的,双腿也夹住了两人的手,
木盆里的水不断泛出阵阵波浪。
  伊扎克伸进去的手指没有碰触到任何胶囊,也没碰到明显的阻碍,不知道到
底有多深,只好加大力度,好像搅拌棍那样将小穴挖得不断变形,他越是心急,
手的动作就越大,手指上传来的软软触感让他无法冷静。
  毕竟,这可是那位拉克丝·库莱茵的小穴,是平时自己想都不敢想的部位。
  迪亚卡那边更加麻烦,未经开发的屁眼比小穴要紧得多,手指摸来摸去都是
滑滑的肠壁,无法再进一步,用力一动,似乎还能感到伊扎克那边的动静。
  拉克丝的身体不断摇晃,不安的双脚想要夹住下体,但只能换来更加激烈的
快感,她的媚态全部爆发,让两个盯着她看的男人惊叹不已。
  眼看着继续摸索下去要把这位美人的下体都给弄伤了,伊扎克和迪亚卡对望
一眼,同时抽出了手指,无奈地叹了口气。
  「怎么,都没找到?」
  拉克丝看着他们,眼神里带着一丝玩弄的气息。
  伊扎克和迪亚卡都摇了摇头。
  「哼,你们还真是没用啊,看来你们都要接受我的方桉了。」
  得意的美人宣告了自己的胜利。
  拉克丝指着放在一旁的袋子,说道:「那里面有个扩阴器,现在你们用工具
把胶囊拿出来。」
  她说罢就自己走出木盆,躺到床上,岔开了双腿,一副准备接受检查的样子

  给拉克丝上扩阴器什么的,发展越来越离谱了,伊扎克一脸无奈,只好跟迪
亚卡两人找出扩阴器,然后毛手毛脚地塞进拉克丝的阴户里面。
  拉克丝的阴户毛发不多,小穴弹性很好,骤然看到如此富有冲击力的部位,
饶是两个精英军人也不禁手抖。
  冰凉的扩阴器让拉克丝发出舒服的呻吟声,似乎阴唇也变得油光发亮起来,
里面的精液都已经在刚才洗净,呈现在面前的是一条不断蠕动的粉嫩肉肠,属于
拉克丝的阴道,女人奥秘的核心。
  两人不禁吞了吞口水,这景象实在太诱惑人了。
  「能看到吗?」
  拉克丝问。
  伊扎克和迪亚卡瞪大眼睛仔细看,只能看到蠕动的肉壁,看起来非常淫荡的
透明液体和些许白沫,以及肉洞深处那红色的子宫颈,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
  「拉克丝大人,真的,没,没发现啊。」
  迪亚卡说出了疑问。
  「阿拉,难道我忘记塞进去了?不好意思哦。」
  拉克丝吐了吐舌头,抱歉地笑了笑。
  难道,这一切其实都是个幌子,真实目的是让两人用手指抠她的下体,还要
撑开阴户用手电筒照着看?伊扎克和迪亚卡感到下限又跳水了。
  「诶,其实我也很想看看自己的那个地方啊,可惜够不到,能不能帮我一把
,将我的脸按到,按到那个地方去。」
  拉克丝越说越紧张,竟然脸都红了起来。
  身为偶像歌手的她,为了演唱会上的舞蹈,平时少不了身体柔韧性的锻炼,
纵使是退役了的现在,有外力帮忙也可以做到那个羞耻的姿势吧,大概。
  迪亚卡默默点点头,他托住拉克丝的后脑勺,试着将她的身体压得弯下去,
直到能看到阴户里面为止。
  但是拉克丝原本是躺在床上的,身体的柔韧性还是不够,用力按一下就发出
痛叫,迪亚卡生怕压断了这美女的嵴梁骨,不小心弄成暗杀领袖就大事了。
  「伊扎克,那个,帮帮忙。」
  迪亚卡露出无奈的笑容。
  「唉······」
  伊扎克摇摇头,双手抓住拉克丝的大腿,用力向上一提,将她的阴户变成了
斜朝上三十度角,恰好对准了她自己的眼睛。
  虽然是一个弯曲到令人发笑的姿势,但在拉克丝面前的只有自己那被扩大的
小穴,真真切切看着自己的穴肉在蠕动着,散发出一阵阵的淫秽气息。
  这羞辱的姿势,平日里决不能外露的器官,一股灼热的浊流在身体里翻涌,
小穴里面蠕动得更厉害了,收缩的频率高了几倍,似乎还多了不少透明的淫液。
  脸部越是靠近阴户,越能清晰地看到那褶皱的肉壁,还能闻到一股淫秽的气
味,脑子里充斥着高潮的画面,用力一缩还能把子宫颈退回去一点。
  「在抽出来之前,照个相吧,给你们留个纪念。」
  欣赏了自己的阴道之后,拉克丝轻松地把自己最最私密的照片给了两个部下

  伊扎克头皮一阵发麻,手握这样的照片,哪天被暗杀了都不奇怪,怎么可以
随便拿。
  他刚想出言拒绝,却见到迪亚卡拿着手机给拍了好几张,全是阴道内的特写

  「迪亚卡,你怎么真的照了?」
  「你不觉得这比一万张海报都值钱么?」
  迪亚卡收起了手机。
  「如果你们敢拿去卖钱,呵呵。」
  拉克丝的笑容里面透出一股令人胆颤的杀意,迪亚卡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伊扎克狠狠瞪了迪亚卡一眼,拉克丝可是在大战期间,以平民身份也能组织
起一支太空舰队的人物,将她的阴道写真拿出去卖的话,估计自己会跟买家一起
被抹杀吧。
  没想到,拉克丝的表情又缓和了下来,说道:「如果真的想拿去卖,那也没
办法。但是记得要先把我抓起来,丢进黑牢里面啊。伊扎克,听说你的部队拥有
一个地下牢房?」
  「嗯,那是我们临时审问危险人物的地方,出于安全考虑,这是必须的。」
  「嗯,那你觉得,有没可能把我关进去呢?作为囚犯的身份。」
  「啊?关进去,这可不是玩耍的地方,莫非拉克丝小姐怀疑我的忠诚?」
  「嘿嘿,你也太紧张了吧。我只是觉得,被关进牢里,然后用各种各样的酷
刑折磨到皮开肉绽,最后丢在肮脏的地上失禁排尿的场面,也有点意思而已。」
  这样说着的拉克丝,脸部潮红,喘息不已,竟似高潮一般。
  「唉,我不得不提醒你,全部士兵都认得你,发生这种事可不是开玩笑的。

  伊扎克手掌掩面,头上一阵黑雾。
  「啊,不行么?」
  美人兴奋的眼眸暗澹了下来,然后又迅速亮起来,对着迪亚卡道:「或者,
迪亚卡你带一队暗杀部队,在路上劫走我,然后找个隐秘的地方奸杀了?」
  「暗杀部队···呵呵呵,上次想这样做的人,最后被基拉大人当场斩杀啊
。」
  迪亚卡只能傻笑。
  前任议长迪兰达尔,曾经派出特殊部队暗杀拉克丝,结果被重新登上自由高
达的基拉轰杀至渣。
  「那一次吗,那些无趣的家伙竟然想用一枪爆头的方式,如果他们肯用迷晕
后乱脚踩死的做法,也许我会稍微配合一下呢。」
  「拉克丝大人,这样我们会很困扰的······」
  「你们两个还算是精英吗,暗杀一个女人都做不到?」
  「拉克丝大人请别调皮了!」
  「唉,」
  拉克丝叹了口气,「既然你们不敢杀掉我,那就只好老老实实听我的命令了
。第三个命令,你们两人闭上眼睛,然后吃我喂给你们的东西,猜猜是什么,猜
对了有奖。」
  喂喂喂,不会给我们吃什么奇怪的东西吧,两人心中都是一阵不安。
  心里这么想,但他们都闭上了眼睛,毕竟拉克丝的语气是不可商量的。
  外界一片寂静,搞不懂拉克丝在做什么,但还是在等待着。
  会是普通的饮料吗?一般的调皮女友可能会这样做吧。
  但是眼前不断刷新下限的拉克丝,到底会拿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东西,两人不
禁忐忑起来。
  过了一会,只听见柔和的声音说道:「好了,你们都张开嘴,仔细品尝哦。

  话语刚罢,两人都感到有正体不明的液体倒进了自己嘴里,确实不多,但味
道却十分独特。
  迪亚卡用舌头仔细搅拌了一下,露出一脸困惑的表情,「咦,好像,味道很
澹,有点怪怪的,到底是什么啊?」
  「呃,这味道还澹?」
  伊扎克脸色迅速沉了下来,浑身都好像抖了起来,拳头拧得紧紧的。
  迪亚卡转过头来,脸上还是那么困惑,「真的挺澹的啊。」
  「哦,你们两人喝的东西可能不一样,这样也正常吧。现在可以猜了吗,你
们吃的是什么?」
  拉克丝好像恶作剧成功的小女孩似的,露出了有点害羞,有点得意的表情。
  「还,还用说吗,这东西是,你这个地方来的······」
  伊扎克指了指拉克丝的下体,身为军人的他竟然脸红了。
  「噗,伊扎克你喝了议长的妹汁?哈哈,哈哈哈哈哈。」
  迪亚卡捧着肚子大笑起来。
  「羡慕死人了你这家伙,哈哈哈。」
  拉克丝做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笑眯眯看着伊扎克。
  「轮到你了,迪亚卡,你喝的是什么呢?」
  拉克丝问。
  「嗯···」
  迪亚卡微一沉吟,刚才吃进嘴里的液体,绝不是淫液的味道,但也不像是清
水,那么可能是什么呢?他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拉克丝,从伊扎克喝下的东西来
看,两种液体多半都是拉克丝从自己身上取的,自己喝的东西味道很澹,肯定不
是尿,也不是汗水,那么久只有······他突然喊了起来,「口水,是口水
吗?」
  「恭喜,你们两人都猜对了。」
  拉克丝赞许地点点头,然后看下不愿把头转过来的伊扎克,说道,「怎么了
,是不是生气啦?」
  没有回应。
  拉克丝将整个身体贴了上去,两团玉脂轻轻碰触着伊扎克的上身,甜甜的声
音在他耳边响起:「觉得不够喝的话,特地允许你用嘴贴上去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