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春色  »  鸳梦重温

鸳梦重温


  一般暑假到了,对于楚楚来说是个兴奋的时期,这么长的假期,可以好好地放松休息在家了,但这个假期她有些不痛快,她的学校组织去外地参观考察半个月,她做为骨干教师,推辞不得,想着要和辛键分开半个月,楚楚心里就很舍不得。辛键安慰她就那么十来天,会天天给她打电话的。

  “不是啦,那么久没见面,心里怪难受的。”楚楚说道。

  “哦,这样啊!如果我能请假,我陪你去好了。”

  “是啊!我听说赵艳是和他老公一起的。”楚楚明知道要辛键与她一起去是不可能的,但嘴里还是这般说。

  “我不在的时候,要注意保重自己身体哦,不要太劳累。”

  “知道了,还说呢,你在的时候,我最累了。”辛键回答道。

  “什么?讨厌我啦,我一走,就感觉轻松了?”楚楚眉毛一扬。

  “非也非也,娘子在家的时候,每天晚上都要,你说我累不累?”辛键放低声音说道。

  听到这话,楚楚一下脸儿都红了,她轻捶打了辛键一下,“讨厌,你……还不是你啦……”

  楚楚说不下去了。

  “好啦好啦,回来我好好地和你累一累。”辛键笑着抓住她的手,楚楚甜蜜地用手抓了辛键一把。

  “哎哟,你是不是现在就想来呀?老婆大人?”辛键抱住楚楚,双手抓住她浑圆的臀部抚摸,楚楚笑着挣脱开了。

  夫妇俩当天晚上尽情地大战了一场。

  楚楚去外地考察后,辛键每天依旧工作繁忙,只是晚上回家后没人准备好饭菜了,他只好在外面的餐馆胡乱应付,好久没有过这样的日子了。

  晚上一个人睡觉,床铺上旁边空荡荡的,真的还有些不习惯,想着以前楚楚娇柔的身子躺在身边,他的欲望涌起时,只好打电话与楚楚联系,在电话里他开玩笑地叫楚楚模仿作爱时娇哼的声音让他听听好慰籍慰籍自己,被楚楚笑骂了一通,但远水解不了近渴啊!辛键觉得有劲无处使唤,和楚楚过惯了恩爱的夫妻生活,她才没离开几天,自己就那么地饥渴。

  辛键有时找出收藏的性爱光碟一个人看着,欲望是要解决的,听着光碟里日本漂亮的AV女优销魂的叫声,辛键兴奋地勃起,手动起来,多年来已经没有手淫的习惯被勾起了,看着女优被抽的画面,辛键也兴奋地射了出来。

  有时候他就想到了沈思,她的欲望是如何解决的呢?难道也是用手或是工具,还是她有秘密的情人?

  ***    ***    ***    ***

  周末晚上,辛键与客户有个饭局,在市区内的一家酒楼大家热闹了一番,说着客套虚伪的大话,谈笑着,五湖四海地瞎侃吹嘘着,似乎亲密无间。这种饭局辛键都有些厌烦,但又是必须去应酬的。

  有时候他觉得真的很累,辛键记起小时候看的那些香港枪杀电影,里面最经常出现的一句对白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当时是觉得顺口而且豪气,不明白其中的含义,如今在这灯红酒绿的社会里混久了,他才深有体会,当时电影里说这句话的人是多么地无奈与沧桑。

  饭后,其中一部分人去了KTV唱歌,辛键陪着其中两个不喜欢热闹的客户去了一家咖啡馆坐。咖啡馆名字叫“知更鸟”,里面人不多,散落地坐在四周,环境有些幽暗,但气氛很好,萨克斯吹奏的乐曲缓缓地在空气中流淌,很舒适惬意。

  辛键不是很喜欢喝咖啡,那其中的苦涩滋味他品尝不出来,他也不觉得喝咖啡是很有情调高雅的事情,好象外国电影中的女主角多数是喜爱品尝的。每个人的触觉、味觉、感觉都不尽相同,楚楚倒是非常喜欢喝,在家里清闲的时候就泡来尝,和朋友同时出去也常去咖啡馆闲坐聊天。“知更鸟”是听楚楚以前介绍过的,所以辛键有些印象,才带着客人来此坐坐。

  辛键看了店里的介绍文字,才知道咖啡原来是舶来品,是外国牧羊人从羊儿吃了一种植物出现异状时发现的,那份关于咖啡起源的文字介绍做得很雅致,色泽清淡,画面古朴,构思巧妙,散发着古典的意韵,看得出店主人的一份心思。

  在谈话的的时候,辛键随意地往四处瞟了一下,不远处看到了一个女子很像沈思,侧坐着,再仔细一看,真的是沈思。

  她和一个外国人在一个角落里坐着,好象在争执着什么,又停了下来不说话,辛键正考虑着要不要过去打声招呼,就已经看到沈思站了起来,转身离去,那外国人呆在那里摊开手,叹着气不动。

  看着沈思一个人匆匆离开,辛键赶忙和客户说了一声,就追了出去。

  街上倒是人群熙熙攘攘,车辆往来,灯火闪烁,霓虹灯在高楼中闪耀着五颜六色的迷幻般的光环,这都市的夜晚人们大都出来消遣作乐。

  沈思的身影还在灯光明亮的大街上,辛键追了上去。

  “沈思,去哪?”

  沈思回头看是辛键,“哦,是你呀,这么巧,没去哪,随便走走。”

  “你吃了吗,车呢?我送你。”

  沈思并没有开车出来,辛键开着车与她兜了一圈,沈思在车上问楚楚回来没有,就不再吭声了,过了好久,她好象有些疲倦似地说:“回去吧!”

  辛键就把她送回到住处,在小区的楼下停了车。这还是辛键第一次来到沈思住的地方,他大致望瞭望,花园似的公寓楼,几幢楼层很高,在沉沉的夜色中灯光闪烁,几座仿欧式风格的雕塑散落在周围。

  “上来坐坐吧!”沈思说道。

  辛键想想也没什么地方可去,就随沈思上楼了,随口问着:“这里价格不菲吧?房子装修得漂亮?”

  “很简陋的,你看了不要见笑。”

  沈思的房间空间宽敞,布置得简洁精致。客厅里几座沙发,一套组合音响,一个大萤幕的电视机,两幅山水画。辛键转了转参观了一阵,两人坐下来聊了会话。

  渐渐地没什么可聊的了,房间里静了下来,辛键注视着沉思白皙的双手,交叉在一起,她翘着腿,纤巧的小腿弧线优美。房间里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某些东西在暗暗涌动着。

  辛键觉得应该离开了,他准备站起来说告别,看了沈思一眼。沈思的神情显得有些落寞,辛键忍不住坐了下来,靠近她,搂着她的肩膀,陪着她。沈思身子稍微地抖动了一下,没有做声。

  许久,她转过头来望着辛键:“可以了,我没什么,谢谢你!”

  辛键看到她明亮晶莹如秋水般的双眸,如此美丽的脸盘与神情,动人心弦,心中一动,对着沈思的嘴唇就吻了下去。

  沈思一楞,嘴唇已经被吻住了,温暖而湿润。她神思激荡,忙推开辛键:“不可以,不能这样……”

  “为什么?”辛键抓住她的肩膀。

  “我们会对不起楚楚。”沈思有些犹豫。

  “早就已经对不起过了,你为什么让我进房?思思,我们都是成年人,该做的我们会做,该负责的我们会负责,何必顾虑那么多呢?并且,我想念你,我需要你,真的需要你。”

  “是的,当年已经和他有过一次……”沈思想着,况且当时还是她主动引诱的辛键的,今天让他进屋来,难道自己潜意识里地在诱惑辛键,希望与他交好,面对着这种情形,她动摇了。

  辛键已经抱住她,吻了上来,手也摸到了她的胸前。沈思稍微有些挣扎,但被辛键紧紧抱住,她有些迷离了,仿佛又回到当年。

  辛键热情地吻下去,沈思渐渐地回应着,结结实实地热吻起来。两人急切转到里屋沈思的香闺,双双倒在了床上,在滚动中,两人的衣服脱尽。沈思完美的娇躯呈现在辛键的眼前。

  雪白柔嫩的肌肤,饱满高耸的乳房,淡红的乳头挺立在一圈乳晕中,圆润修长的玉腿,丰盈匀称,一团淡黑的毛丛覆盖其间,浑圆挺翘的臀部,雪白光滑,全身的曲线玲珑动人。而辛键依旧健硕的身体,也让沈思心跳不已,毕竟好久没有面对如此生动健壮的男性肉体了,他胯下的物体已经昂首挺立。

  看着相互赤裸的躯体,辛键与沈思刚才的一丝犹豫早已抛弃的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是喷火的眼神与涌动的情欲。两人开始动情地相互抚摩亲吻起来。

  辛键亲吻着沈思,吻过了她平滑柔顺的小腹,来到了她微微隆起的阴阜上,细长卷曲的淡黑阴毛长满了她的肉缝两旁,沉思修长圆润的洁白美腿微微夹闭着。

  辛键看着她闭合的那条狭长的肉缝,想到了当年与她的交欢,这么多年了,她还认识他的阳具吗?今天,终于又要来造访这令人销魂的穴眼了。当年沈思的肉洞看得不太真切,这回可要好好地看个够了。辛键心情激动,这般想着。

  辛键将沈思的双腿打开,拨开她的两瓣大阴唇,看到了里面的肉沟,只见粉红色的肉洞口微微翻开,露出了里面淡红色的肉膜,鲜嫩的肉壁在微微蠕动着,在肉沟顶处,一粒通红的阴蒂充血挺立。

  沈思躺在床上微微呻吟着,她的手握住辛键的肉棒套弄着。她的情欲翻涌,想到了当年和辛键的那一次。

  这么多年了,除了大阴唇的颜色变得有些暗红外,沈思的肉洞还是那么的粉嫩无比啊!辛键感叹,他开始爱抚起沈思娇美的肉体,这美丽娇艳的女子,这成熟性感的胴体,他要熟悉她,他要使她热起来,他要使她快乐起来。那种触手肌肤的娇嫩柔软,使得辛键舒适万分。

  在辛键的爱抚下,沈思的肉缝里湿润无比,她轻声哼着,透明的淫液从嫩红的肉洞里缓缓地流出。沈思觉得燥热万分,阴道里骚痒痒的,心里盼着辛键动作快一点。她的腰肢扭动,雪臀摇晃着向上挺擡起来。

  辛键知道沈思的需要,他拨开她那鲜红湿润的两片阴唇,握着硬挺的阳具顶住沈思翕张的肉洞口,一点一点地挤压了进去,感觉到沈思阴道中的肉壁紧紧地向外挤压着似乎阻挡着自己阳具的进入。

  沈思双腿擡起勾在辛键的腰间,尽管她觉得这种姿势淫荡无比,但这种姿势可以使和她做爱交欢的男人身心贴近,她喜欢这种感觉。

  沈思的肉洞还是这般的紧凑,肉壁的吸力十足,辛键感觉到她肉洞里的火热温暖。辛键开始缓慢地抽动起来,他知道今天要肯定要疯狂一场,所以首先要保存体力,一开始不要过于猛烈。

  沈思在辛键沉稳缓慢的抽动中,闭着双眸,享受着他的爱怜。火热的阳具在湿润温暖的阴道里的感觉真的很棒啊!涨满酥麻的感觉!好久没有这种体味到这种滋味了。她晃动着臀部迎合著辛键的抽送,两人的配合还是很默契啊!

  渐渐地,沈思的肉洞里分泌出来的液体多了起来,“滋滋……滋滋……“的声音响起,这种声音听起来太淫荡了,沈思睁开眼睛望瞭望辛键,她知道是自己的淫液涌流的关系,有些不好意思起来,但她双眼还是望着辛键,充满着无尽的媚意。

  辛键看着她酡红的美艳脸色,她胸前饱满白嫩的乳房上下摇荡着,他心中激荡起来。他双手捏握住沉思的丰乳,揉搓挤压,下体一边用力地抽送。

  “哦……啊……啊……”沈思喘息着,婉转呻吟。

  她雪白的臀部往上开始加快地顶擡起来,辛键开始也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在沈思的娇喘声中,辛键胯下抽插的速度和力度更加猛烈,沈思柳腰粉臀不停地扭动迎合。

  “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音不断响起,沈思小嘴里“嗯……嗯……啊……哦……快点……噢……喔……“地哼吟着,似乎是从鼻子里娇软无力地哼出来一般,媚人入骨。

  这娇媚的声调使辛键更加地狂暴起来。想当年由于偷窥到王枫与沈思的交欢,辛键就对沈思迷人的叫床声音兴奋得要发射,他对沈思的叫床声绝对是念念不忘。

  辛键把沈思优美的双腿擡高,在沈思的娇躯上快意地驰骋纵横,在她的肉洞里猛烈地抽送着,在沈思阴户的浓黑阴毛丛中,他的肉棒进出她狭窄的肉洞间。由于沈思涌出的大量玉液,湿滑无阻,从辛键与她的肉洞出没的空隙流了下来,滑过了沈思的会阴,流到了她的雪臀上,热热的又凉凉的,沾湿了床单一大片。

  看着沈思动人雪白的身子在他的抽弄下婉转翻腾,香汗淋漓,娇喘不停,左摇右摆,上下迎凑,她如云的长发四散飞扬,辛键感觉畅快极了。

  两个人的喘息声,大床的摇晃声,交合处的抽动声结合在一起响着。

  沈思摇晃挺动着圆臀,动作如此热烈纯熟,她白嫩的娇躯由于激烈的动作都变粉红了,身子汗津津的,她哼哼唧唧的喘息声有些上气不接下气。辛键奋力地来回抽送,握住她扭动的细腰,深深猛烈地插到沉思的肉洞深处。

  如此剧烈的抽送中,两人都兴奋得涨红着脸,动作越来越快。沈思的娇躯猛然一顿,颤抖着娇声叫道:

  “啊…喔……喔……不行了……哦……”

  她全身不住地抽搐抖颤,辛键的阳具感觉到沈思的肉洞里嫩肉急剧的收缩,拼命紧紧地夹吸着自己的肉棒,几乎都动弹不了,他用力挺动阳具,猛地往她紧小的阴道深处一顶。

  “哎……”沈思娇躯酸软,身子都快要弯成拱状了,背部离开了床铺,丰满高耸的双乳更加显得又圆又大地挺立颤抖着,乳头发硬地竖起,她的魂魄都要飞到天外了,身子汗津津地紧紧贴缠在辛键的身上,浑身哆嗦着,喘息着,肉洞里颤抖着,美丽的脸颊桃红一片。

  辛键停止了抽动,双手抱住沈思的细嫩圆臀,也在不停地粗喘着气,看着颤抖的沈思,她娇躯的曲线真的是玲珑美妙。

  良久,两人的呼吸才稍微平缓下来。辛键的阳具还插在沈思的肉洞里。

  沈思抱着辛键娇媚地说道:“来吧,从后面操我。”

  她没有想到自己能够在辛键面前赤裸裸地说出这样羞耻的话,辛键听了也感觉十分刺激兴奋,沈思的风情荡到骨子里去了,他阳具一抖一抖地,从沈思紧窄湿润的肉洞中抽了出来,整个湿漉漉的粘着沈思肉洞里流出的淫液。

  沈思转过身子,才发觉一股温热滑腻的粘稠淫液正从自已的肉洞里流了出来,顺着她光滑娇嫩的雪臀流下去,流到臀部的下方时,感觉已是冰凉的一片,刺激着肌肤。

  沈思双手撑在床上,跪着伏下身子,双腿向后张开,撅翘起白瓷般发着光泽的丰硕浑圆的美臀,两瓣臀肉之间狭长的粉红肉沟显露无疑,淡黑的淋湿的阴毛贴在肉缝两边,肉洞口微微绽开收缩着,露出里面肉壁的通红嫩肉,湿漉漉的淫液使得嫩红的肉瓣泛着亮光。

  辛键看着这诱人的情景画面,心情又激动起来,阳具斜斜地翘得老高。他抓住沈思的小蛮腰,轻轻抚摩着她柔嫩的臀肉,将两瓣臀肉剥张开来,下身用力一挺,滚烫粗大的阳具从沈思的雪臀后一举插入她细小的肉沟中,钻到了她翕张的肉洞里,感觉到龟头被一块柔软的嫩肉紧紧包住吸吮。

  他整个人伏在沈思雪白光滑柔嫩、香汗淋漓的背上,嗅着沈思身子的芳香,顶撞抽送着阳具,低着头狠狠地抽插,阳具在沈思温暖湿滑的肉洞中出没,上面满是沈思乳白的淫液。

  沈思疯狂地扭动圆臀,向后猛顶,她摇晃着秀发,嘴里不断地娇叫着。那么久以来没有得到男人雨露的滋润,那么久以来小穴里没有火热的阳具抽插,一直压抑的情欲一旦喷发出来是惊人的。沈思似乎是要弥补似的,屁股纵情地前后扭晃,雪白的玉臀往后顶撞迎合,身子不停地前后摆动,使得撩人坚挺的两个乳房不停地晃动着。

  辛键左手伸向前去捏揉着沈思晃动的滑腻的丰乳,右手则抚摩着她白晳细嫩柔软的香臀,他不住地向前用力挺进抽出,时而左右研磨她的肉洞口,时而狠狠深深地插刺进去,腹部撞击在沈思高翘的雪臀上,“啪啪……啪啪……”地响起肉击声。

  沈思脸色酡红,轻咬银牙,双眸微闭,吐气如兰,娇喘吁吁着,雪白高翘的屁股还是扭摆着向后迎凑顶撞。她的肉洞中淫水直冒,在辛键抽送中带着流了出来,辛键的阳具在她的玉臀后面顶得她的肉洞里一阵阵地酥麻快活,她兴奋舒畅到了极点。

  “噗滋……噗滋”的声音有节奏地响起。

  “喔……唔……哦……啊……”

  沈思激动地娇声尖叫,曲线玲珑的雪白娇躯加速地前后狂摆,身子上布满了一层细细的汗珠。沈思回过头来,脸色通红地看着辛键,辛键明白她的意思,低下头,吻向她。沈思热情的舌头卷入辛键的口中,辛键只觉得一阵清香,两人舌头互相搅动,口水互流。

  辛键的腰部用力,加快着抽插的速度,沈思的肉洞口两片细嫩的的阴唇随着她的抽送翻进翻出,带着她肉洞里涌流出的大量热呼呼的透明的淫水。

  沈思双手拼命地抓住床单,高耸着臀部,急速地摇晃,辛键一阵猛抽急送,腹部撞击在沈思富有弹性的屁股上,一阵“啪啪啪”的急响。沈思拼命擡挺玉臀迎合辛键的的冲刺,浑身颤抖,口中“唔…唔…唔…“地乱叫,阴道里嫩肉一阵剧烈收缩,紧紧地吸住辛键的阳具,一股热乎乎的液体急速地涌了出来,浇在辛键的龟头上。

  辛键的龟头一阵酥麻,只觉得一种说不出的舒服畅快,他感受着沈思的肉洞紧紧地收缩吸吮的快感。辛键忍不住也想要要射出来,他快速疯狂地抽送起来,沈思在他的狂抽下也挺动着雪白的圆臀往后上下起伏迎凑,肉洞里火热滑腻,辛键全身力量注入般地地抽插了二三十来下,用力顶住沈思肉洞深处,身子一阵抖动,忍不住“啊”地叫了一声,一下子喷射了出来,持续着大量地射到沈思的肉洞深处,阳具一抖一抖的,他还感觉到了沈思在他的喷射中肉洞里肉壁的悸动与痉挛颤抖。

  太美了,这种感觉,辛键射精后通体舒畅。

  沈思整个娇躯都通红透了,娇软无力地瘫倒在床上,秀发披散成丝地遮盖着她美丽的脸,白嫩的娇躯弯曲着,有气无力地细喘着,小腹还在一颤一抖的,香滑的背上汗珠涔涔,完美的臀部微微起伏,浓黑的阴毛湿成一团贴在肉缝间,白玉般的足趾紧紧蠕曲着。

  辛键搂抱着她的身子,躺在一起。畅快的淋漓尽致的交欢结束了,两人还在仔细回味着刚才若生若死的感觉。

  “后悔了吗?”辛键抱着沈思。

  沈思不答声,白嫩修长的大腿横过来,缠在辛键的腰间,不言语。她知道今天是情欲一时的冲动与需要,和辛键才有了合体之欢,但刚才那种畅快淋漓的感觉,难道就能保证今后不会再发生吗?而且男人一旦打开了缺口,今后就会不断地索求。对于辛键,她并不讨厌,具体地说来还有好感。但这种关系一旦被楚楚知道,该如何解释。

  辛键环抱着她,手抚摩着她柔软光洁的背,汗水粘粘的,毕竟刚才那么兴奋激烈地做爱,有些累了,两人静默不语。

  沈思的手抚摩着辛键健美的胸膛,想着楚楚也在这身体下兴奋陶醉,楚楚也会骑在辛键的腰上套坐吧?不禁有一种说不出的情绪,不知是嫉妒还是欢喜?

  “你累了吗?”沈思轻声问了句。

  “还好,怎么啦?”辛键问她,沈思笑了笑不答。许久,沈思的手握住辛键软了的阳物,轻轻地上下套动起来。

  辛键有些惊奇地看着她,沈思的脸色还是红晕一片,这么快她就想要了?

  沈思一旦兴起,就管不了那么许多了,她想骑在辛键的身上做。辛键躺着抚摩着她饱满的玉乳,感受沈思的手对自己阳具的套摸,手法与楚楚迥然不同啊!

  沈思的小手温暖地握住辛键的阳具,上下捋套着包皮,时而用掌心包着露出的龟头划圈轻压,辛键觉得麻麻的,看着沈思娇美苗条的雪白身子,他性欲上来了。很快辛键就硬了起来,沈思低声道:“好快呀!来吧!”

  沈思跨坐上去,双手向后撑在辛键的腿上,扶住辛键的阳具,在她的肉洞中套插了进去,臀部慢慢擡起起落一会,然后飞快套坐起来。

  看着沈思洁白的娇躯微微粉红,圆翘的臀部上下起落套弄,时而扭动细巧的腰肢,两人的交合处,湿漉温暖,沈思小腹下的阴毛浓黑一片,自己竖挺的阳物快速出没在她的肉缝中,沈思白嫩丰满的双乳上下起伏跳动,辛键无限爱慕地伸手握住,感受她的弹性与柔软滑腻,用力捏撮把玩着。

  沈思挺动圆臀起落,娇喘着肆意放纵自己的情欲。

  当天晚上辛键就在沈思的闺房中度过,一来是太疲倦了,二来他也不想再考虑那么许多,迷迷糊糊地就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