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美国的娇妻地狱

美国的娇妻地狱


???? 我叫周强,一个农村出来的傻小子,我是我们村唯一出来上了大学的人,还
好我毕业后很幸运的进了一家不错的公司,还幸运的遇到了我的妻子周蓉。当时
我刚毕业因为专业对口,进了家发展前景很好的科技公司,当时进公司培训时遇
到了我的妻子,当时的她在一同培训的人群里显得鹤立鸡群,我们这边的男人们
都看着她吞口水,她清纯俏丽的容貌让我们直呼我们找到了心中的小仙女,1 米
65的身高让职业套裙下那双美腿显得特别的修长完美,声音也特别的清脆好听,
带有江南水乡的那种吴侬软语的软糯,让人不禁想要和她说话。

  培训时,将来的那些同事都对周蓉大献殷勤,可是犹如女神般的她虽然都一
一的谢绝,但是又让人生不起气来,反而更想要攻下这朵高岭之花。我知道这种
级别的女神自然不是我这种屌丝能够触及的,我只能在别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的
看上几眼。培训后周蓉被分到经理助理的位子,那些想要采花的狂蜂浪蝶们见此
都认为是经理想要摘这朵花,都不敢再和经理挣,一下子周蓉身边的人就都不见
了。本来我和她是没有交集的,可是一次意外的英雄救美的老套剧情却让我和周
蓉走到了一起,这是我做梦都想不到的。

  我们两两年后终于结婚了,直到结婚那晚,我才第一次完全看到老婆那身白
嫩的娇躯,我看到洞房后床单上那点点殷红,我大喜,本来同事劝说我说老婆肯
定是经理玩剩的,可是看到妻子那清纯的样子怎么也不像是小三的样子,看到妻
子把处女献给我后,我心中最后的一点纠结也消失了。妻子告诉我,经理只是他
爸爸朋友,所以才这么照顾她的,她听到我把同事间的传言告诉她后,她却哈哈
大笑,顿时毫无平日那淑女形象可言。

  我家本就没什么钱,只是在家请了乡亲们吃了顿便算是结婚了,我很感动像
女神般的蓉蓉居然嫁给我这个穷小子,我为了能让蓉蓉高兴,把我这两年存的钱
全拿出来报了个很便宜的去美国的旅行团,打算和妻子来个美国蜜月行。

  我两来到美国,感受到那自由的气息,看什么都很新鲜,可是因为我报的团
费用很少,所以我们住的地方很靠近美国的贫民区,设施也不是很好,导游只叫
我们别晚上出去便不理我们了,我和老婆都是初尝欢爱,也没想浪费这夜晚外出
便也没注意。

  在异国他乡,我特别兴奋的和妻子上了床,我两靠在一起正说着情话,突然
听到隔壁传来大声的叫床声,从那叫声里的英语来看,肯定是个外国女人。由于
是很便宜的酒店,和音效果很差,那个女人的叫声和床摇动的声音一丝不漏的被
我们听到,我们夫妻两听后都羞红了脸,我和蓉蓉在那激荡的叫床声中渐渐也动
了情。蓉蓉湿润的眼眸看着我说道:「强,我要……」我点点头:「老婆,我也
是。」这一晚我难得的和蓉蓉相亲相爱了一个多小时。早上,我看着在阳光照耀
下的蓉蓉绝美的脸庞,心中一阵疼爱,蓉蓉醒来自然的抱住了我:「老公,爱爱。」
我看到蓉蓉在我怀里撒娇的样子不禁又想疼爱她一番,就在我两钻进被窝里打算
来个早晨的相亲相爱时,导游来敲门催我们起床。

  我出了房门鬼使神差的看向昨晚传来激烈的叫床声的房间,刚好看到旁边那
间房间里走出一个穿着很是性感的西方女人,一个40多岁的中国男人把一张美元
塞进那个女人鼓囊囊的胸口。那个中年男人就是我们旅游团里的,他是一个人来
美国的,蓉蓉不是很喜欢他,蓉蓉说那个人用很猥琐的眼神看她。那个中年男人
把那个西方女人打发走后看到我正在看他,他回了我个微笑:「嘿嘿,哥们,美
国的大洋马真是不错,昨晚没打扰到你吧。」我不好意思的说:「没,没有。」
想到昨晚那羞人的叫声脸又红了,那人见我脸红大笑说道:「小伙子看来还是初
哥啊,刚结婚吗?」我木讷的点头,那人说道:「小伙子,我叫张元超,叫我超
哥吧,嘿嘿,来小伙子,超哥给你说啊。」超哥说着把我招过去悄悄的说道:
「小兄弟,来着美国啊,有些地方不去玩就白来了,超哥今晚带你出去玩,不过
可不能给你小娇妻说哦。」我看着超哥冒着淫光的眼神,木讷的点头答应了。

  今天我和老婆玩的很高兴照了很多照片,就在老婆进卫生间的时候,超哥来
敲门叫我走了,我本不好意思的,但是超哥一直拉我走,说还有几人在下面等着,
我无奈下只好给蓉蓉说超哥叫我出去吃宵夜,蓉蓉「哦」了一声,我便跟着超哥
出去了。

  我和超哥等4 人来到了酒店附近的一家夜场,我们进到乌烟瘴气的喧嚣夜场
后,随便点了几瓶啤酒,这时正是台上表演脱衣舞的时候,我这是第一次来这种
地方,一时来我也不习惯,显得很拘束,超哥他们见我这么拘束便殷勤的劝我喝
酒,我两瓶酒下肚,顿时脑子就兴奋起来了,我一下觉得天旋地转的,很来是偷
偷瞄台上的脱衣舞娘的我居然放开胆的冲到台前一边喝酒一边抬头仰望看着那些
性感的脱得只剩一条丁字内裤的脱衣舞娘,还跟着那些观众起哄。很来不怎么喝
酒的我连喝几瓶酒后便渐渐的醉了。

  第二天醒来,我居然躺在酒店外的大街上,我晃了晃还没完全清醒的头回到
酒店,看着紧闭的房门,摸了摸钥匙,发现浑身上下的东西都不见了,我懊恼的
拍了拍头,自己躺在大街上一晚东西肯定被偷了,还好我钱包里没什么钱,我请
酒店的人帮我打开房门,只见房间里被人翻得乱七八糟的,我心中一慌喊道:
「蓉蓉!蓉蓉!」房间里没有人回应我的呼唤。最后导游报了警,超哥几人也来
安慰我,现在我在异国他乡身无分文,老婆也不见了。警察说要把我遣返回国,
我想到我答应了蓉蓉的父母要好好照顾她的,如今蓉蓉失踪,我也没脸回国了,
我决心一定要找到老婆,活要见人,死要见尸。我乘着警察不注意,我偷偷的溜
了出去。

  一年了,这一年来我以黑户在唐人街的一些餐馆打着零工一边寻找蓉蓉,一
年来的煎熬已经让我绝望,还好上个月一家小餐馆的张老板在听了我的遭遇后很
同情我,便留我在他的餐馆打工还让我住在餐馆的仓库里。稍微稳定些后,我的
心也疲惫了,对于找到蓉蓉已经不抱希望了,哪知就在我打算放弃时事情却出现
了转机。

  那天很晚了,中餐馆也打烊了,我们几个伙计把大厅厨房收拾干净后,阿昌
拉着我很神秘的给我说:「强哥,过来,今晚我可是有好东西给你看啊,今晚到
我那,还有阿彪和阿坚都要来,你也来吧,男人都知道的哦,嘿嘿嘿。」阿昌一
边说一边给我打淫荡的眼神,作为屌丝我也自然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哦?今晚
有什么好东西?如果是洋妞的那就算了,我每天看那些洋妞都看的不想看了。」
我想着我每天看着的那些洋妞,虽然丰满,但是皮肤却很差,脸上的雀斑就像洒
满了芝麻一样,再想到我那失踪的老婆蓉蓉那一身娇嫩细致的无暇肌肤,这一对
比我就觉得受不了。「嘿嘿,当然不是洋妞啊,给你说啊,这次是中国少妇哦,
那模样,那身材真是没话说,不是好东西我怎么可能会介绍给兄弟呢,你说是吧。」
阿昌说着拍拍的我的肩膀就去换衣服了。

  在我心中只有蓉蓉才是最美的,我的挚爱,我也不以为意,先洗了个澡,回
仓库换了身衣服,正打算休息,突然想起阿昌说的,中国少妇,想到这,我一直
压抑的欲火突然暴涨,想想也没事做,也好,去看看吧。阿昌住的也不远,就在
附近租的一个华裔老夫妻的阁楼,平日我们也去过几次,那对老夫妇人不错,也
不介意我们去打扰,还会和我们聊中国的一些事。

  我顺着梯子爬上阁楼,阿昌他们都已经围着电视开始看了,我走过去一眼就
看到电视里,一个壮硕的金发白皮肤的20多岁的洋人正浑身赤裸的抱着一个黑头
发的女人,显然是个东方女性,两人正抱在一起相互调情爱抚,他们几个正看得
起劲,只是随口招呼我一声便不理我,我也随便的拉过一个垫子盘膝而坐看起来,
电视里那个浑身肌肉的洋人抱着那个东方女人不停的激吻,他的一双大手也在那
个女人细腻的嫩滑的裸背上细细的爱抚着,那个女人背对着我们,可是却能看出
那个女人的身材极好,那腰是腰,臀是臀的,完全是蜂腰肥臀,那个女人一双修
长美丽的腿正紧紧的盘在那个健壮的洋人腰间,只见个女人的挺翘的肥臀下一个
长满了金毛的硕大的卵袋随着那个男人的走动一晃一荡的,他的肉棒在那个女的
臀下时隐时现。那个女人虽然与那个洋人激吻,但是也时不时的发出几声好挺的
让我们欲火更盛的略显矜持的呻吟声。

  看来今晚阿昌可能真找到一部不错的A 片,好久没看到东方女人那细腻娇嫩
的身躯,我也一下就勃起了。电视里,那个壮硕的洋人抱着那个东方女人一下倒
在床上,可能是倒下时突然的刺激,那个女人一下受不了突然挣开那个洋人的嘴
一下弓起身子,那乌黑如瀑的秀发也甩开了,一张绝美清纯的脸显露出来,阿昌
他们几个立刻叫了起来。

  「哇!好漂亮。」

  「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拍这种东西啊。」

  「真是女神啊,这种美女应该被收藏在金屋里。」

  我也震惊了,可是我震惊的是,那里面的女主角居然是我的失踪了一年的老
婆。我愣愣的看着画面,我不敢相信,我那清纯可爱的老婆会拍这种东西。阿昌
他们还在那一边评价一边看,我突然站起来伸手把电视关了。

  「强哥,你这是干什么啊,我们正看得起劲呢。」「是啊,就算你不看,我
们还要看啊……」

  阿昌他们看着挡在电视机前的我不停的说着,我此时怒气冲顶一下子吼道:
「看什么看,不准看,你们谁都不准看,你们谁要看我就杀了谁。」

  阿昌看我不像是开玩笑,觉得气氛不对,他便先安抚下阿彪和阿坚再对我郑
重的问到:「强哥,到底怎么了,这片子有什么问题吗?还是说我们有什么得罪
了强哥你的,你说一声,大家也好明白啊。」

  我低着头抽泣着,阿昌他们也看着我不说话,沉默了许久,我无力的说道:
「这里面的女人就是我失踪了一年多的老婆,阿昌,你能告诉我这片子你是从哪
搞到的吗,希望你能帮我,我会感激不尽的,求求你。」

  阿昌「哎……」的叹了口气,他们都知道我偷偷留在美国找老婆的事,听我
这么说,都明白了些,「强哥,你先冷静,不要慌,既然有了嫂子的线索,那就
好了,你们夫妻早晚会团聚的。」阿昌搭着我的肩安慰我说道。我微微的点了点
头没有说什么,「这是我在楼下那家影视租赁店里的角落翻出来的,我也不知道
这是哪出的,不过你可以去问问那的老板,或许他会知道。」

  我抬起手拍了拍搭在肩上的阿昌的手,哽咽的说道:「谢谢。」阿昌没有说
什么只说了:「都是故乡来的兄弟。」

  「我先把这片子带回去了,我明天去找那老板。」我知道,大家都是兄弟,
大恩不言谢。

  「好的,强哥,你没什么吧,要不要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对了,帮我给老板请个假。」我一边说一边收拾东西。

  「好的,强哥,没问题。强哥,如果有用得到兄弟们的地方,说一声,在这
异国他乡,我们中国人就要团结。」阿彪说道我感动的流泪的看着他们点了点头,
不再说什么便回去了。

  我回到仓库后再次拿出那张影碟,之前我没仔细看,现在我看到封面上果真
是蓉蓉,封面上印着蓉蓉穿着一件高开叉的白色旗袍,一条修长白嫩的美腿从开
叉到腰际的旗袍裙摆里伸出,贴身的紧致旗袍完全显示出蓉蓉美好的身段,胸口
的纽子没有被扣上,大敞开显露出蓉蓉那对饱满圆润的美丽B 罩杯嫩乳。一旁是
用英文打在上面的《中国来的骚货人妻爱吃美国大香肠》,看到这标题,我就怒
气上涌。

  我觉得我还是需要看看里面的内容,我想要从影片里面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我怀着这样的心情看起来。画面一开始,就是一间典型的美式别墅,然后镜头慢
慢的进入别墅里面,只见大厅里的宽大的欧式复古沙发上坐着穿着旗袍的蓉蓉,
她穿的就是封面那件旗袍。然后镜头里就出现之前那个壮硕的美国男人,那个男
人不停的对着镜头介绍着:「大家好,让我给你们介绍这位,我们的东方女神,
蓉!蓉是一位已婚的人妻,可是他的中国丈夫不能满足淫荡的她,所以她背着丈
夫偷偷的来到了美国,她就想尝试下我们美利坚男人的大鸡吧,来吧不要让美女
等急两了。」那人说着坐到的蓉蓉的身边,蓉蓉缓缓的转过头以奇怪的眼神看着
那个美国男人,那个美国男人对着蓉蓉说了许多赞美的话后轻轻的伸手揽过蓉蓉
的头,两人开始嘴唇对着嘴唇轻轻的轻吻起来。

  看到这,我不禁怒火中烧,在我面前,我美丽的妻子居然和别的男人亲吻。
但是这一年的磨练,让我很好的控制住了我的情绪,让我继续看下去。蓉蓉在那
个美国男人的口舌挑逗下渐渐张开了自己的嘴,那个男人舌头轻轻一锹就钻进了
蓉蓉娇俏的小嘴里。我看着电视里蓉蓉和那个美国男人激情舌吻,那个男人一边
接吻还一边解蓉蓉旗袍的纽扣,不一会儿就拉开了蓉蓉胸径上的衣物,他手法熟
练的挑逗着蓉蓉,轻吻着蓉蓉的乳房,慢慢的他把蓉蓉的旗袍全解开了,敞开的
旗袍丝毫不能遮掩蓉蓉那副诱人的绝美娇躯,那个男人轻吻着蓉蓉的肚脐,双手
微微用力便大大的分开了蓉蓉的双腿,这时镜头对着蓉蓉的娇躯开始了近3 分钟
的特写,蓉蓉瘫坐在宽大的欧式沙发上,白色的旗袍大敞开来,旗袍里蓉蓉没有
穿胸罩,只是在下身穿了条性感的红色绑带蕾丝丁字裤,镜头还专门对着蓉蓉清
纯的面容来了个特写,里面,蓉蓉小嘴微张,不停的娇喘,一双无神的眼睛微眯
着,不知道在看哪。

  然后那个男人让镜头对着蓉蓉的下身来了个特写,半透明的红色绑带蕾丝丁
字裤上一撮黑影,几根乌黑油亮的阴毛钻出来,内裤底部,有着一滩明显的湿痕,
那个男人伸出两根手指轻轻的抵在那坨湿痕上揉动了几下,只见蓉蓉突然在沙发
上扭动了几下,「噢啊……」的叫出声来,那个人把手指凑到镜头前,「湿了,
这个荡妇已经湿了,她已经准备好我来操她了。」那个美国男人一边说一边想镜
头展示手指头上的晶莹的粘稠淫水一边说着。那个美国男人抓着蓉蓉穿着尖细高
跟鞋的脚踝提起来,把蓉蓉提的的屁股微微离开沙发,然后解开蓉蓉那条性感内
裤的绑带,他拿着蓉蓉的内裤凑到鼻子前深吸一口气说道:「嗯,不错,真好闻。」
说着还把那条内裤凑到镜头前展示一下。然后他快速的脱掉了衣服,他在镜头前
展示了他健壮的肌肉,以及他那条粗长的肉棒,如果不是之前看到过,我不敢想
象这么粗长的家伙能插进蓉蓉的体内。

  那个美国男人双手抓着蓉蓉的脚踝,双手大张一拉,让蓉蓉的长腿大大的分
开,然后他慢慢的顶进了蓉蓉的阴道,他一边慢慢插入一边还对着镜头深呼吸说
道:「噢……真是好紧,太舒服了,我都快射了。」蓉蓉双手紧紧的抓着沙发靠
背腰肢扭动,胸部挺起晃动,一双无神的眼睛大大的睁开,小嘴也大张的喘着粗
气却发不出什么声音。那个男人把肉棒完全插入后便不再动了,他抓着蓉蓉的一
条美腿轻轻的从尖细的绑带高跟鞋一直吻到大腿,这样的调情足足有十多分钟,
然后他终于开始缓慢的挺动起熊腰,蓉蓉挺腰「哦……」大叫,他抽动了几十下
后,双手依然抓着蓉蓉的脚踝,腰轻轻的抽送这,俯下身张嘴含住蓉蓉的娇小的
乳头。

  之后就是如一般那些A 片一样,他把蓉蓉带上了高潮后,一边和高潮后的蓉
蓉舌吻,一边把蓉蓉的腿盘在自己腰际,然后就是我在阿昌那看到的一幕。我紧
紧的抓着床栏,咬牙切齿的看完了这部片子,气红了眼的我恨不得提着菜刀去砍
死那个侮辱蓉蓉的人。我看到影片里那个美国男人和蓉蓉在床上以各种姿势翻云
覆雨,肆意调情,我的心在滴血。我慢慢冷静后,确认了两点,蓉蓉肯定不是自
愿的,如果蓉蓉是自愿的就不会不告而别,再来就是在片子里蓉蓉没有完整的说
一句话,加上那呆滞的眼神和迟钝的反应,我相信她是被人喂了类似迷幻药之类
的东西。

  第二天一早我就去找那家影视租赁店,我焦虑不安的等到10点多那个肥胖的
老板才来开店。我等到他开店后第一个冲进里面,还把那个老板吓了一跳,我拿
着那张光碟对那个老板询问:「你好,先生,我有一件事情想要拜托你,你能帮
我看看这片子吗?」老板接过我手里的光碟仔细的看了看,「哦,不错啊,小伙
子,这是我这一年前租的很火爆的成人片,里面的中国小妞真是美爆了,你真有
眼光啊,嘿嘿嘿,当时我还看着这片子打了一晚上的飞机呢。」老板一边说还一
边猥琐的冲我笑。我压着怒意严肃的说道:「先生,我想请问这部片子是那家公
司出的,我能在哪找到这家公司。」

  老板见我没有因为他的美式幽默而笑,顿时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小子,这
部片子是一年前的了,我每个星期要取很多货,我也不记得了,抱歉。」我见那
个老板不愿意帮我,我只好全盘托出,想用我发生的事感动老板让他帮我。美国
人果然是一些热血的英雄主义泛滥国家,正义心泛滥的老板被我感动的为我仔细
的查了一年前的记录,还把那家公司的地址给了我。我郑重的向他道谢后,老板
小声的告诉我那家成人影片公司的背景是当地最大的,而且很凶残的黑人黑帮,
叫我一切小心,最好能找警察。

  我再次谢谢老板的忠告后,按照地址找到了那家公司,那家公司离码头很近,
是一个3 层的小楼,周围很多仓库和集装箱。我把平时送餐时骑的小摩托停的远
一些,然后悄悄的潜入到小楼附近,我发现小楼周围有好多黑人在巡查,我不敢
靠得太近,只能远远的看着小楼等待着,我也不知道等待什么,但是我现在只有
这唯一的线索。我等了一天,就在黄昏,我正打算放弃时,突然,我看到小楼的
门打开了,里面走出好几个穿着黑色西服的黑人,从他们不经意间摆动的手臂下
我看到了枪,我一下子紧张起来。接着我看到一个穿着和那些黑人明显不同的黑
人走了出来,他的臂弯里还搂着一个穿着很性感的黑色深V 连衣裙的黑发女人。
那对男女钻进一辆加长奔驰轿车里,我刚好看到那个女人在钻进车厢时随手撩起
头发时显露的脸,我心里顿时激动起来,那是蓉蓉,我亲爱的老婆蓉蓉,可是周
围那些带枪的黑人却让我不敢轻举妄动。

  那辆轿车从我眼前开过,我刚好看到那个黑人把手伸进蓉蓉那深开的V 字胸
口内,一年的相思让我激动,可是一年的历练也让我冷静,我赶紧跑到我的小摩
托那,紧紧的跟在后面,好在我为了找蓉蓉同时打黑工走了不少地方,我穿着小
巷紧紧着,加上那辆加长奔驰轿车在市区里开,车速不是很快,我没有被甩掉。

  最后那辆轿车停在一家夜总会前面,夜总会外面有很对人在门口迎接那个搂
着蓉蓉的黑人。我站在街对面看了看周围,不禁唏嘘,这家居然就是我当时度蜜
月是喝醉了的那家夜总会。我到现在为止我都没怀疑过这家夜总会,加上这是我
的伤心地,我无意识的会避开这里,我也没多少钱可以进夜总会,我了解蓉蓉也
不会进那种地方,所以我这一年多来从来没想过去夜总会找。

  我在外面等了很久,等到晚上夜总会营业后,我才低调的进去点了瓶啤酒坐
在角落里,冷冷的观察着周围。直到接近凌晨,舞台上的主持人说道:「先生们,
欢迎光临,现在是每半个月,我们的性感女神表演的时候了,请大家呼唤我们的
女神,蓉小姐出场。」台下的那些男人们大声的呼喊着「蓉,蓉,蓉」,只见舞
台上烟花燃起,激荡的音乐响起。

  本来如死寂般的我终于来了精神,我仔细的看向舞台,只见穿着一身闪耀如
镶满钻石的性感连身短裙,画着妖艳浓妆的蓉蓉跟着音乐的节奏,从幕后走出来,
然后对着台下飞吻拍媚眼,我不敢相信那台上的性感尤物居然是我清纯可人的娇
妻。蓉蓉向台下的那些色狼们打了招呼后便开始围着钢管扭动起来,看着蓉蓉那
性感的身姿和诱人的动作,我不禁勃起了,而台下的那些男人也沸腾了。蓉蓉走
过舞台边,那些男人纷纷拿出钱塞进蓉蓉的渔网丝袜里顺便在她性感的修长大腿
上摸一把。然后蓉蓉伸手拉掉了闪耀短裙的一边肩带,台下的那些男人欢呼起来,
蓉蓉又慢慢的扭动起来,她跪在台上挺翘的屁股在钢管上上下耸动摩擦,那些男
人纷纷把钱抛到台上,蓉蓉见下面的观众抛的钱差不多了,终于脱下了自己的连
衣短裙。下面的那些男人都吹起了口哨,蓉蓉站起来,踩着高的几乎只能脚尖着
地的高跟鞋,穿着性感的内衣围着钢管走动起来,我不禁大吃一惊,台上的蓉蓉
那带着半截乳罩露出一片白嫩高耸的乳肉和深深乳沟的胸部,完全不是我映像中
的蓉蓉,我的记忆里,蓉蓉只有和一般中国女性一样的B 罩杯乳房,可是现在蓉
蓉在台上,明显有着比一般西方女性还大的胸部。如果不是看过那部A 片,我都
不敢确认那就是蓉蓉。

  蓉蓉开始跳起钢管舞来,性感的身姿和舞蹈把夜总会里的气氛带到高潮,那
些男人纷纷把钱塞进蓉蓉的胸罩和内裤里,同时他们也在蓉蓉身上吃尽了豆腐。
只见有个50多岁的老头,把钱塞进蓉蓉的胸罩里时顺手捏了把蓉蓉的乳头,收回
手后惊呼道:「哦……我的上帝,这个中国骚货居然还有奶。」蓉蓉听到那个老
头的叫喊回过头对他一笑,然后走到台中央,伸手拉开背上胸罩的绳子,把胸罩
抛下舞台,引得一群男人哄抢。那个抢到蓉蓉胸罩的男人挤到舞台前,蓉蓉微笑
着走到那个幸运儿面前,捧起胸部,那个男人看来知道这的规矩,张开嘴,伸出
舌头,蓉蓉捧着乳房,把她粉嫩的长奶头对准那人的嘴,然后用她纤细如玉的手
指挤弄乳头,只见一道乳白的乳箭射到那个男人嘴里,蓉蓉每挤一下便咬着下唇
喘着粗气,仿佛很刺激一般。

  最后的余兴节目完后,蓉蓉便回到了后台,我也悄悄的走出了夜总会,我走
到夜总会后面的小巷,看了看确定没人后,我从这开着的厕所窗口翻了进去,果
然如我猜测的一样,这是夜总会的后台专用厕所,我从这悄悄潜到后台,我找到
门上用英文字母拼写的「蓉」的化妆间,我钻了进去,很好,里面没有其他人,
只有蓉蓉坐在化妆台上卸妆。蓉蓉听到关门声说道:「我知道,告诉主人,我很
快就会上去的。」我听到蓉蓉的话不禁皱了皱眉头,轻轻的用中文喊了声「老婆」。
蓉蓉突然愣住了,飞快的转头看向我,「你……你是……强,老公!」蓉蓉看着
我泪水滚滚而出,我们两夫妻分别了一年后终于拥抱在一起,我和蓉蓉来了个深
吻,蓉蓉深情的看着我问到:「老公,你是怎么找到这的?」我正想开口,蓉蓉
突然脸色一变,对我说:「老公,快,你快走,不要被他们发现,他们都是恶魔,
你快走,你快回中国去,你就忘了我吧,你回去再娶一个妻子吧,我已经不能再
当你的妻子了。」蓉蓉不住把我往门外推,我一把死死抱住蓉蓉大声喊道:「不,
我不走,你是我老婆,你永远都是我妻子,我的妻子只能是你,周蓉。我知道,
我都知道了。」蓉蓉抬起头呆呆的看着我,然后悲哀的低下头呢喃的说道:「不,
强,你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我现在已经不配做你的妻子了,你就放过我吧。」

  就在我还打算说什么时,突然化妆间的门被人踢开,三个健壮的黑人冲了进
来。我把蓉蓉护在身后,忌惮的看着面前三个黑人打手,这三个黑人打手是被我
刚才大声表白时的声音吸引过来的,三个黑人的身手不错,而我经过一年的黑工
经历,身子骨也健壮了许多,也学了些街头的打架方式。如果是一个黑人打手我
可能还能坚持些时间,可是三个,我也就几招便被他们攻破了防御,被他们轮流
毒打。

  我被打的站不起来,然后被他们拖到到夜总会二楼的一个豪华房间,我看到
那个下午看到的与众不同的黑人正坐在沙发上抽着雪茄,蓉蓉局促不安的侍立在
他身旁,我被那些打手扔到那个黑人老大脚边,他用脚踩着我的头说道:「听说
你是我可爱的小性奴的丈夫,你好啊,我叫彼得,是鲨鱼帮的老大。哈哈哈哈哈」
彼得嚣张的大笑,脚却使劲的踩我的头,他把一条狗项圈扔到茶几上,对一旁的
蓉蓉说道:「我的小性奴,在你丈夫面前,让他看看你是多么的顺服,让他看看
你做我性奴时的喜悦的样子。」蓉蓉苦着脸颤抖的说道:「主……主人,不要…
…求求你,不要在……我老公面前,我都愿意做你的性奴了,求求你放过他,不
要伤害他了,求求你。」彼得冷笑着对蓉蓉说:「哼,很好,居然敢违抗主人的
命令,看来我要好好的处罚你了。」蓉蓉听到处罚立刻跪下求饶,然后自己带上
那条象征着屈辱的狗项圈,我在彼得的脚下拼命的喊着:「蓉蓉,不要,补药戴,
不要啊。」蓉蓉却不理我自己带上了项圈然后当众脱掉了自己的衣服,乖乖的跪
伏在彼得脚边,彼得看到蓉蓉那顺服的样子,仿佛打胜仗的将军般大笑起来,我
只能无力的被彼得踩着流着泪呼唤着蓉蓉。

  「蓉奴,为我服务。」彼得说完顺脚把我登开,叉开腿坐好。蓉蓉爬到彼得
的腿间,用嘴叼住彼得裤子的拉链拉下来,顿时彼得半硬的鸡巴顶着内裤弹了出
来,我看到蓉蓉的脸顿时羞红,可是眼里却有些期待,难道是我看错了吗,重伤
的我感到意识有些模糊,但我还是看到蓉蓉用嘴把彼得的内裤拉下来,哦,天哪
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一根特别粗长如婴儿手臂的黑肉棒,更可怕的是上面还
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钢珠,蓉蓉仰望着彼得说到:「主人,请允许蓉奴品尝你至高
无上的神器。」彼得「嗯」一声便算是答应了,蓉蓉双手捧住彼得的肉棒努力的
张大嘴含住他的龟头,然后努力的把肉棒吞吃到嘴里,从蓉蓉喉咙的隆起来看,
彼得大概已经把肉棒插到蓉蓉的喉咙里,可是蓉蓉虽然皱着眉头却依然奋力把彼
得的鸡巴整个含进嘴里,以彼得的长度只怕快插到肺了。

  我看到这愤怒难平,血气一下上涌,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我再次醒来时,我发现我身处一个简陋的混凝土房间,四周只有一道门,我
做起来才看到趴在我床边睡着的蓉蓉,我看到放在一旁的那些药还有我手上和脚
上的夹板绷带,我知道肯定是蓉蓉在照顾我。我看到蓉蓉熟睡的脸庞仿佛又回到
了我两刚结婚时的情境。我情不自禁的伸出手抚摸我失踪一年多的娇妻,我一碰
触到蓉蓉的脸颊蓉蓉便惊醒了,蓉蓉赶紧站起来,关切的问道:「老公,你醒了
怎样,有哪里不舒服的?」看着蓉蓉穿着一件窄紧短小的T 恤,把她胸前的那对
饱满线条完整的勾勒出来,蓉蓉下身只穿了条巴掌大的黑色蕾丝高腰丁字裤,眼
前的性感女神几乎让我不敢相信她就是我清纯可爱的妻子。

  我看着蓉蓉情不自禁的喊道:「老婆,我找了你这么久,你怎么会……」蓉
蓉听到我的呼唤,身子一颤,轻轻的问到:「强,你都看到了,你还要我做你的
妻子吗?」我用我最真挚的眼神和蓉蓉对视说道:「我,周强,永生永世的妻子
就只有周蓉一人,永远不会变。」蓉蓉听到我的话后流着泪扑到我怀里,我用我
能动的那只手环抱着蓉蓉,蓉蓉在我怀里轻轻的哭着,抽泣着,我就在她耳边说
着我这一年多来对她的思念和我寻找她的经历。蓉蓉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看着我深
情的说到:「老公,你受苦了,对不起。」我赶紧说到:「不,老婆,是你受了
这么大的苦,这么大的罪,是我没有及时找到你,是我的错。对了,老婆,当时
你是怎么失踪的?」蓉蓉靠在我怀里抽泣了几下才用一种及恐惧又说不出是兴奋
还是悲哀的语气诉说起来:那天晚上,你说你和他们出去吃宵夜,我把我们白天
的照片导入到电脑里,然后整理了一下,可能是白天累了所以就不等你回来去洗
澡打算先睡了,可是我洗完澡出来,擦头发时发现我们的房间被翻得乱七八糟的,
突然背后有人把我抱住,那个人的劲很大,我怎么都挣不开,然后我发现还有另
外一个人用布把我的嘴蒙住,然后就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接着就什么都不知道
了。

  然后我觉得突然很痛,可是头很晕,想要把眼睛睁开却挣不开,只听到旁边
有外国人在说英语,但是就是听不清,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只觉得身子很热,
很痒,很想要,然后就有一根很烫的东西插进我体内。老公对不起,我……

  我拍了拍蓉蓉的背安抚她:「老婆,没事,只要你没事就好,继续说吧。」
蓉蓉在我怀里继续说道:当时我以为是你,也没多想,只觉得那东西好烫,好粗,
在我身体里面搅的我好舒服,我觉得我的身子轻飘飘的,然后我就什么都不想了,
等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一个很强壮的黑人压着我,把他的生殖器插在我嘴里,我
当时想也没想就使劲咬了一口,当时我不知道他就是鲨鱼帮的老大,彼得说本来
他们只是打算当晚把我轮奸以后就会把我送回酒店的,可是这次我把他的生殖器
咬成重伤,所以他要惩罚我,本来我不愿意的,可是他们给我灌迷幻药,给我注
射强力春药,还给我拍A 片,呜呜呜呜呜……

  蓉蓉说着说着便在我怀里哭起来,我没想到老婆居然遭受这么大的侮辱,我
怜惜的紧紧抱住老婆,「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我来救你了,老婆。」蓉蓉泪
眼朦胧的抬起头看着我,「老公」「老婆」我两终于阔别一年多以后吻到了一起。

  我两深情拥吻,我们的舌头缠绕在一起,突然我感到一些不对劲,我放开了
蓉蓉的嘴,「老婆你的舌头……」不等我说完蓉蓉再次流泪,她缓缓的伸出自己
的香舌,只见她的小香舌中央居然镶嵌着一颗钢珠,「蓉蓉,你这是……」就在
我震惊时,彼得带着几个手下推门进来了,彼得一把便把蓉蓉从我怀里扯到自己
怀里,他反扭着蓉蓉的手问道:「小性奴刚才在和你丈夫说什么呢?」蓉蓉痛苦
的皱着眉头说:「主,主人,请轻点,蓉,蓉奴的手快断了,奴刚才在和老公说
奴怎么落到主人手里的。」彼得松了些手里的劲,「哦?那你说道哪了?」彼得
微眯着眼盯着我问道,蓉蓉乖乖的回答:「奴,奴说到……奴当时有眼不识泰山,
错咬伤主人的神器,奴有罪。」

  彼得的几个手下为她搬来一个单人沙发,和我面对面的坐下,他一把揽过蓉
蓉的柳腰,把蓉蓉拉到他的怀里,「你不知道,当时你老婆把我的鸡巴几乎咬断
了,我当时相当的愤怒,所以才没及时把她送还到你身边,不过幸好这样,不然
怎么会有我现在这根无敌的大鸡吧和我这美艳骚浪的小性奴呢。」彼得说着嚣张
的哈哈哈大笑,他的一张臭嘴压住蓉蓉的香唇,没想到蓉蓉居然张开嘴让彼得的
舌头进入到她的嘴里,我看到两人的舌头在蓉蓉的嘴里搅动,蓉蓉的脸颊上不时
凸显出彼得的舌头的位子。我愤怒的喊道:「混蛋,放开她!」我正欲翻下床时,
我被彼得的几个手下死死按住。彼得抬起头,放开蓉蓉的嘴,可是没想到的是蓉
蓉居然张着嘴伸出自己的香舌去追逐彼得的舌头,彼得仿佛胜利者般瞟了我一眼,
然后又伸出舌头,两人就这样张着嘴让两条舌头如两条肉蛇般在空中交缠,蓉蓉
的舌头上的那颗钢珠上沾满了彼得的臭口水。这样淫靡的场面让我怒吼道:「蓉
蓉,你在干什么。」蓉蓉听到我的怒吼这才反应过来,赶紧收回和彼得纠缠在一
起的香舌,羞红着,不安的埋着头不敢看我。

  「哈哈哈哈,怎么样啊,我给你老婆舌头入的舌珠,你不知道,你老的舌头
本来就很舒服,被我入了这舌珠后,每次都把我的鸡巴舔的好舒服啊,只要接吻
我舔到她的这颗舌珠她就会忍不住想要舔我的舌头。」彼得说着还把蓉蓉的嘴掰
开,夹出她的舌头轻轻捏住把玩。

  蓉蓉乖乖的坐在彼得的怀里,张着嘴伸出舌头任由彼得把玩,蓉蓉满脸潮红
的喘着粗气,仿佛一幅不堪挑逗的样子,「你不知道,你老婆可是我手里的宝贝,
她出演的A 片可是很卖座的,而且也很聪明,什么都学得快,去年的她还是一个
什么都不懂,只会在床上乱叫的婊子,现在已经被我调教成在床上最后侍候男人
的荡妇了,而且也是我旗下脱衣舞夜总会的头牌脱衣舞女郎,只要她一出场,当
晚就能帮我赚10多万美元,真是我的好宝贝啊。」彼得说着就把蓉蓉抱着面向着
我跨坐在他腿上,双手抓住蓉蓉硕大的丰胸,使劲的揉搓起来,那力道,把蓉蓉
的乳肉抓的从指缝间涨出来,蓉蓉昂着头大口的娇喘,时不时还发出几声娇吟,
看起来蓉蓉正在极力的忍住不发出声来,蓉蓉的手按住抓着她丰胸的彼得的被爪
子,但是却不是阻止他,而是自己在引导彼得玩弄自己的乳房。

  「怎么样啊,你老婆很性感吧,你一定很奇怪她本来那么小的胸部怎么会变
成巨奶的吧。」彼得说着还屈指在蓉蓉T 恤上明显顶起的两颗乳头上轻轻一弹,
「嗯哼……」蓉蓉被弹的忍不住叫出声来,彼得把蓉蓉推起来站好,面对着我,
然后抓着蓉蓉的一条美腿放在他的沙发扶手上,让蓉蓉一条腿站立,一条腿蹬在
沙发扶手上,她最神秘的胯间腿心展露无遗。

  彼得搂住蓉蓉的纤腰,一手按住蓉蓉那被黑色蕾丝高腰丁字内裤遮掩住的肉
呼呼的微微隆起突出的阴部,蓉蓉身子一软,赶紧伸双手到背后扶住彼得身后的
靠背。彼得的手指轻轻使些力道便把黑内裤裹着手指插进蓉蓉那道神秘的缝隙,
只见蓉蓉轻哼一声,平坦的小腹一缩一鼓的,屁股也以彼得的手指为圆圈扭动起
来。

  我看到这愤怒的额头的青筋都爆出来了,我怒视彼得,看着他淫玩蓉蓉,如
果不是他手下按住我,我会立刻下床用我那条还没断的手狠狠给他一拳。

  彼得对我神秘的淫笑到:「嘿嘿,给你看样好东西。」彼得说完一把抓住蓉
蓉的黑色蕾丝高腰丁字内裤扯烂,然后随手把那条扯烂的丁字裤扔到我脸上,
「啪」的一声,被蓉蓉爱液浸湿了的内裤狠狠地砸在我脸上,然后缓缓的从我脸
上滑落,我愤怒的脸上残留着蓉蓉粘稠的爱液。「别,不要,不要在我老公面前,
不要……」彼得一巴掌打在蓉蓉的那对丰硕巨乳上,引起蓉蓉胸前一阵波摇乳荡,
「贱奴,闭嘴,你忘了你的身份吗,还是说想要我惩罚你。」彼得的威胁蓉蓉听
后不敢再反抗,只好羞涩的保持着双手撑住沙发靠背,一只腿蹬在沙发扶手上,
只靠一条腿支撑身体,展示着她腿间那美好的阴部的姿势。

  蓉蓉的腿间,她的淫唇正如花朵绽放般张开着,显露出她的两片殷红的小阴
唇和里面的美妙的粉嫩淫肉嫩芽还有那湿滑的腔道,她本身整齐的乌黑阴毛已经
消失了,光洁细腻的胯下看不到一丝的毛孔,仿佛蓉蓉就是天生的白虎一般,在
阴阜上,蓉蓉被纹上了一条凶恶的鲨鱼,蓉蓉的大淫唇看起来比结婚破处时看起
来还要粉嫩,突然在灯光下,蓉蓉的胯间闪了下光,我仔细一看,居然是蓉蓉的
阴蒂上穿着一枚白金小环。

  蓉蓉扭过头,小声地说着:「老公,别看,老公,别看……」我怔怔的看着
蓉蓉的双腿间,彼得兴奋的捏住蓉蓉的阴蒂环说道:「看,这就是我专门为她定
做的阴蒂环,上面还写着,献给我的主人彼得,怎么样,这可是你老婆主动要我
给她戴的,现在已经封死,取不下来了,还有,她阴蒂上的包皮已经被我请医生
用激光切掉了,你老婆的阴蒂再也藏不起来了。」彼得说着开始拨弄扭动蓉蓉的
阴蒂环,「不要,主人,太刺激啦,不要,求求你了,啊……啊哦……」蓉蓉在
彼得的玩弄下无奈的扭动着身子。

  彼得拍了拍蓉蓉阴阜上的纹身说道:「这是我请住在这的一个日本纹身师傅
纹上的,只要她发情就会浮现,平时就像是没有一样,这可是我们的帮派标志。
你不知道,那个日本纹身师看到你老婆时眼睛都直了,最后纹完后居然不要钱只
要你老婆陪他一晚,你老婆可是叫了一晚啊,嘿嘿嘿嘿,那老头第二天连路都走
不动。」

  我想到老婆被人遮掩侮辱,纹上屈辱的纹身,还被日本人玩弄,心里怒火中
烧,恨不得把彼得碎尸万段。

  我恨恨的盯着彼得,但是彼得却毫不在意的指着蓉蓉那如同盛开的鲜花般的
淫唇说道:「这是我最喜欢的杰作,每次看到都是那么美,你看,真像一朵花,
这可是我花了200 多万美元请的美国最好的地下外科医生做的,他把你老婆的阴
唇全部划开,然后从新培植塑造的,怎么样,你老婆只要张开腿,她的阴唇就会
张开,变成美丽的肉花,哦,看看,我美丽的肉花流出花蜜了。」蓉蓉腿间的淫
唇果然滴落出一小股的淫汁,从如花一般的阴部滴落出淫汁果真像是花蜜一般唯
美。

  彼得继续说道:「我还专门请人从黑市上买的违禁药品,来为你老婆增加敏
感度,你老婆的阴蒂,阴道,奶头还有肛门都注射了这种药,现在你老婆的可比
一般的那些妓女还敏感2 倍哦,感谢我吧。」彼得那副嚣张的样子,我真想给他
一脚。

  「查理,你来,让我们的蓉小姐尝尝你的手指的味道。」彼得对着一旁的年
轻黑人说到,查理听到老板的吩咐,淫笑着舔了舔舌头,他可是好久都没品尝过
蓉蓉的身体了。蓉蓉惊呼着:「不,主人,不要是查理,好吗,不要,不要他。」
查理蹲到蓉蓉的胯间,伸出自己的右手,我这时才看到这个查理的手指特别长,
而他的中指还比他其他的手指长出一个指节。

  查理的手插进蓉蓉的体内,「嗯……」蓉蓉不禁长长的娇吟一声,查理缓缓
的抽动着手指,抬着头盯着蓉蓉看她的反应。蓉蓉的脸不停地变换着表情,一会
儿皱着眉头,一会儿又舒服的舒张开来,一会儿紧咬下唇,一会儿张嘴粗喘。蓉
蓉胯下的甜美嫩肉随着查理的手指翻弄抠挖,是时隐时现,蓉蓉的淫液顺着查理
的手背滴答滴答的滴在地上。

  「啊……!!那里是……啊……呀……」蓉蓉突然惊叫,然后控制不住浪叫
起来,「不雅碰,啊……哦……我的G 点,呀……别按啊……」蓉蓉激烈的扭摆
着腰臀却始终脱离不了查理的手,「哦……不……啊……要……要……高潮了…
…」蓉蓉尖叫着,她的手死死的抓着靠背,脚趾也紧紧地抓紧,平坦的小腹一缩
一缩的痉挛,查理大张着嘴迎接蓉蓉高潮喷涌而出的阴精。突然我看到蓉蓉胸前
突然湿了一大坨,湿湿的T 恤紧紧地粘住蓉蓉的双乳,把蓉蓉的巨奶若隐若现的
透现出来。

  查理待蓉蓉的阴精淫液喷完后再次把手伸进蓉蓉的洞穴,蓉蓉刚刚高潮的肉
体,在查理的手指下再次扭动浪叫起来,彼得把蓉蓉湿了的T 恤掀起来,把蓉蓉
的巨乳裸露出来,没多久蓉蓉再次被查理弄到尖叫高潮,这时我不敢相信这一幕,
蓉蓉的一双勃起的奶头上,居然自己张开了乳孔,然后她的长奶头自己摆动弹跳
起来,一股股的乳箭随着奶头摆动而射到我身上。随着蓉蓉的高潮渐渐过去,她
的奶头抽动渐渐停止,射乳也越来越无力,彼得屈指重重的在蓉蓉的硬硬的长奶
头上弹了一下,蓉蓉的奶头不禁又弹跳一下射出乳箭。

  「怎么样,这可是真奶,还会喷乳,不是那些往奶子里塞东西的低价货可以
比的,我可是为你老婆的这对奶子花了100 多万,我还要医生把她的所有输乳管
全部集中到了奶头,并且用高价买的永不断奶的催乳剂,为了训练你老婆高潮喷
奶可是把我累坏了哦,哈哈哈哈哈,这个东西就是专门给她戴的。」彼得说着拿
出两个金色的东西,蓉蓉见后脸色都变了。

  彼得把那两个金色的东西套到蓉蓉还硬挺的奶头上时,我才看清楚东西,那
像是一朵金色的花,重叠的花瓣张开着,蓉蓉的奶头就从花瓣中间伸出,蓉蓉的
乳晕被花瓣完美的贴合遮掩,如此唯美的东西戴在蓉蓉的胸前,我不禁赞叹,真
是美丽无边,让蓉蓉看起来圣洁中又带点淫荡,真是无比诱人。彼得又拿出一个
金色的圈子,套到蓉蓉奶头上的金色花朵上,轻轻一扭,「嗯哼……」蓉蓉忍不
住呻吟一声。彼得又把那圈子套到另一只奶头上一扭,蓉蓉再次呻吟一声。

  彼得把手拿开后,我看到的是蓉蓉胸前顶着两朵含苞待放的金色金属花骨朵,
花骨朵紧紧地包裹住蓉蓉的奶头。「这就是我专门找工匠给她定做的奶头锁,这
个锁只有我手上的这个钥匙才能打开,如果她的奶头锁不能打开,她就不能喷乳,
最后她的乳房会被自己的奶涨爆,嘿嘿嘿,美吗。」

  这时的我已经被他们的残忍感到心惊,没想到蓉蓉居然被他们淫辱成这样,
我的怒气慢慢的消退,剩下的只有为蓉蓉的遭遇悲哀。

  他们在我面前轮奸蓉蓉,我看到蓉蓉在他们身下摧残,我心中滴血,我被那
些恶徒锁在床上,每日他们都会在我面前表演淫辱蓉蓉的秀。渐渐的,我看的麻
木了,蓉蓉在我面前被他们这些恶棍奸淫也不再害羞。

  就在我以为自己会这样被囚禁终老时,蓉蓉突然浑身是白浊精液的打开关着
我的房门,蓉蓉领着我跑了出来,她叫我赶紧跑,我看到她那一身的被摧残的满
身精液的样子,不拉住她说道:「我们一起跑吧。」蓉蓉流着泪摇了摇头说道:
「不,已经晚了,我不能走了,老公,你忘了我回国找个好女人再结婚吧,我已
经配不上你了。」「不,我绝对不会抛下你的,老婆,我爱你,跟我走吧。」我
抱住蓉蓉强势的说道,「不,老公,你不明白,我……我已经,不是你心中的老
婆了,我现在只是彼得的性奴,我,我……我现在已经离不开他了。对不起,老
公,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老公了,强,你快走吧,我乘着彼得不在,勾引了那些
守卫才有机会的,快走吧。」

  我听到蓉蓉的话如晴天霹雳,我还不敢相信:「不,蓉蓉,我不相信,不是
真的,为什么,为什么你甘心做他的性奴都不愿做我的老婆。」蓉蓉扭过头不敢
看我:「我,我已经被彼得的大鸡吧降服了,我的身体再也离不开他了,你不知
道,我现在的身体每天要来十多次高潮,你能吗?他的鸡巴又粗又长,还有入珠,
每次都把我奸淫的死去活来,舒服透顶,你行吗?你看看,这枚阴蒂环是我主动
求他给我穿的,怎么样,可以了吧。」

  我不可置信的看着蓉蓉,我感到眼前的人是这么陌生,「你这淫妇和那个坏
蛋都去死吧!」我转身就跑,我不愿让蓉蓉看到我流泪,我一直一直跑,跑到我
体力不支倒地,最后才被路过的人救了,我万念俱灰的找到了中国大使馆寻求庇
护,回到了我阔别已久的祖国。可是我的心已经死在了美国,我也不知道我为什
么活着。

  蓉蓉看到我跑掉后,流着泪,默默的说着:「对不起老公,我们已经回不到
从前了,只要你过的好,蓉蓉就别无他求了,永别了老公。」蓉蓉转身走回彼得
的淫窟,看到满地散落的毒品,捡起一直注射器,默默的把脚搭在沙发扶手上,
自己把自己的淫穴掰开,拿着注射器刺进自己的阴道,「哦……好舒服……啊…
…好热……嗯……好像要啊……」蓉蓉扔掉空了的注射器,一脸肉欲的爬上躺着
一堆男人的床,一边拿着电动振动棒在自己淫穴内抽插一边抓着那些睡着了的裸
男的鸡巴口交,蓉蓉大声的淫叫:「啊……好舒服……好爽……插死蓉奴了,继
续……搞死蓉奴……好爽啊……」蓉蓉的淫叫声在夜空中回荡。

  我回国后最终还是没有结婚,我把蓉蓉的父母接过来与我同住,我告诉他们
一年前我和蓉蓉出车祸了,蓉蓉已经去世了,我也是一年后痊愈才回国的,我会
把他们当成是我的父母一般来尽孝的。我每每看到蓉蓉的照片便会想起她在彼得
他们身下淫浪欢叫的样子,我总会忍不住撸一发。

????【完】